“那就好。”

    白凝霜微笑道:“相信奶奶,最多七年,她就会回来,还是你记忆里的她,还是那个最疼你的人。”

    “只是不相认而已,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秦轩说:“我就是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

    “话说你们也真过分啊。”秦轩:“竟然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么骗我,你就没别的话说?”

    “对不起,”白凝霜说:“画妖师的世界太危险,我已经失去了太多,不想再看到生离死别。”如果可以,白凝霜其实还是更希望秦轩像个普通人一样活着,而不是跟秦期弦他们一样,一辈子都在为了理想而努力,最终却什么都没得到。

    “算了算了。”

    秦轩也无所谓了:“不过,问个问题啊。”

    “什么?”

    “秦无涯,”秦轩:“真的一分钱都没留给我?”

    白凝霜:“。。。。。。”

    原来问题关键是在这里吗?!

    “画妖师太拼家底了,哪里都要花钱,奶奶你好歹也是那个什么学校的校长,”秦轩说:“给我点山海币花,不过分吧?”

    长辈给晚辈零花钱,这还真不过分,白凝霜问:“你要多少?”

    “先来一个亿吧。”秦轩:“不够我再问你要。”

    “多少?!”白凝霜现在真的很想把秦轩抓过来,对着屁股就是一顿胖揍,你当她是开银行的吗,他们搞学派的本来就属于两袖清风的类型,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钱:“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当然是培养山海兽了!”

    “培养山海兽也不用一亿啊!”

    “谁说的!”秦轩示意貘梦和寒姬过来,又放出了小白,说:“你看我家的姑娘们,貘梦才3阶,但她是5星品质的山海兽,还要进化两次。”

    “5星?”白凝霜有些惊讶的看着秦轩,她怎么也想不到秦轩现在就有3阶山海兽了,而且还是5星品质。

    这才多久?

    两个星期多一些,他就已经得到3阶5星的山海兽了?

    “3阶升4阶要百万山海币,4阶到5阶,就是千万。”白凝霜若有所思的道:“消耗是有些大。”

    “然后是我家的小白,现在虽然才1阶,但她可是6星品质。”

    “六。。。”白凝霜觉得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有些顶不住了:“你从什么地方找来的?”

    这可是6星山海兽,不是路边的大白菜,随便一只都能价值上亿,就算是白凝霜也没有见过多少6星潜力的山海兽,而他们秦家在历史上,也没拥有过几只6阶。

    “眷兽蛋开出来的,6星品质的眷兽蛋。”

    秋老爷子已经无语凝噎,事实上,自从见过秦轩的本命药膳兔后,秋老爷子觉得自己再也不会大惊小怪,因为他的世界观早就被秦轩给颠覆了,可现在看到秦轩在拿出一个5星眷族后,又丢出了一只6星眷兽,秋老爷子还能说什么,他还能说什么?

    ‘这该死的欧洲兔崽子!’

    “6星培养到满级,没有过亿山海币的消耗的确是正常现象。”这也是平民画妖师与血脉画妖师的区别,后者一般来说都有一个底蕴深厚的世家作为依靠,相比之下,平民所有的资源都要自己去搜集,不说难度,所需要耗费的时间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所以,往往那些贵族觉醒了潜力高的本命,家族直接会给他们准备好突破用的材料,只要等妖力孕养完成,立刻就能进化。

    “还有我们家寒姬,7星品质(实际上是6星半),将来有一定可能成为传说中的山海兽。”

    “传说?!”白凝霜惊呼道:“你连传说品质的山海兽都有?!”

    “这运气!”秋老爷子也是忍不住了:“你小子的运气怎么能这么好?”

    至于本命,秦轩觉得还是别说了,怕刺激到白凝霜,秦轩:“所以咯,我家的姑娘们品质都太高了,我在山海世界里赚的那点钱完全不够用啊。”

    有钱的画妖师怕的是找不到品质高的山海兽,可秦轩恰恰相反,他是品质高的山海兽太多,却没有足够的山海币培育她们,不过这若是换做白凝霜,她也一样不会放过高品质的山海兽,哪怕压力再大,她都会留下。

    山海币哪都有的赚,高品质的山海兽可是有价无市,再说了,你有了强大的山海兽,害怕赚不到山海币吗?

    “可我真的没钱啊。”

    “真没钱?”

    “真没钱!”白凝霜:“我们家除了秦无涯那小子外,都不怎么会经营产业,而且我们要那么多钱也没用啊,除了你,谁能抓到这么多5星6星的山海兽。”

    平常的画妖师,除了本命外,能有一两只3星品质的就算不错了,基本上这辈子也就这点成就,所以他们除了这必须要花的几十万山海币外,对资源的需求度还真的是不高。

    白凝霜:“这方面我是真的帮不了你,不过如果你需要培育山海兽的方法的话,白泉学院里倒是有不少。”

    山海兽进化两大难点,一是需要什么资源,以及资源的用法,二是如何获得这些资源,也就是钱财问题。可前者对秦轩来说,完全不是问题,他有变异天眼术,只要是自己的山海兽,秦轩一得到就能知晓其全部进化型,然后从中选择出想要的那一条进化路线。

    之后,秦轩和白凝霜又聊了会儿,主要还是关于白泉学院的事,作为秦轩即将要去的地方,他至少心里要有个底。

    白泉学院的课业并不重,其早晚都只有一节课,早上是理论,下午是实践,其余实践都是自由活动,而且并不是每天都有课,关键还是看学生们愿不愿意去听课,如果你觉得自学也能考及格,那就算你不去也无所谓。

    “轻梦,到时候小轩儿就交给你了,”白凝霜的身影渐渐淡去:“我会把他送到你的班上。”

    “哎?”

    秦轩:“她是我班主任?”

    忽然秦轩觉得,诗轻梦的傻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了,有一个如此软萌的班主任,他觉得以后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我会努力的。”诗轻梦跃跃欲试的看着秦轩:“另外不要客气,以后有什么问题尽管和我说,我一定帮你。”

    “那真是谢谢了。”

    “不用谢,都是我该做的。”诗轻梦喝完最后的茶,起身离去:“那么我走了。”

    “要不,留下吃个饭?”

    师家好歹是秦家的世交,这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而且药膳兔也已经开始准备晚宴来招待诗轻梦了。

    “下次吧。”诗轻梦歉意的笑道:“我还有工作。”

    “泡茶?”

    “不是啦,”诗轻梦:“是刚刚白校长给我发来了新班级的名单,我要回去办些事,别看我这样,其实我以前也是带过班的。”

    “白泉?”

    “别的学校,”诗轻梦吐了吐舌头:“后来被炒了。”

    “咳。”

    “新工作新气象,别太在意。”

    “谢谢。”

    秦轩微微一笑,然后就要送诗轻梦离开:“我送你。”

    “不用不用,我自己走就好。”

    “先等一下。”秦轩的山海牍并没有关闭,所以秋老爷子的虚影再次出现了,他从一开始就发现了问题:“你们俩,以前不认识?”

    “不认识啊,”秦轩直言道:“第一次见。”

    秋老头看向诗轻梦:“小丫头你呢,你,没见过轩小子。”

    “没见过,”诗轻梦摇了摇头,她也是第一次见秦轩,以前,最多只在秦轩姐姐口中听到过:“怎么了?”

    秋老头的脸色无比的阴沉,但嘴上还是和蔼的笑道:“没事,我就是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