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茶楼里。

    靠近窗边的位置,易风和黄泽宇相对而坐。

    “黄警官,没想到你还主动请我喝茶,不过还好不是在你们那个地方喝茶。”

    易风望着黄泽宇,嘿嘿笑道。

    “我想知道,你当时为什么不救王昆。如果当初不是王昆把你从吴科那里保出来,你现在已经在坐牢了。”

    黄泽宇也望着易风,表情有些复杂,他直接问道。

    “黄警官,你又开始盘问我了,我可是在王山河那里给你们仨求过情的。”

    易风品了一口茶,抬头目视黄泽宇,似笑非笑道。

    “我很谢谢你帮我和吴科求情,我现在只是以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身份和你谈话而已,你别多想。”

    黄泽宇表情变得不自然,语气很客气。

    他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易风说话,自然是有些不习惯。

    “为什么不救王昆?我也想救啊,可是要杀他的,是顶级杀手,又不是普通杀手。”

    “你也知道那晚被那个杀手杀了多少人,连铁神都被他重伤了。而且他的能力也十分诡异。当时的情况,我根本救不了王昆,不然的话,闻菩萨那样的高人,也该把王昆救下了。”

    易风不慌不忙地说道。

    对黄泽宇,易风自然是不能够说实话。

    黄泽宇闻言,沉思了起来,倒是没有怀疑易风刚才的话。

    而且在他看来,易风也没有要王昆死的理由,王昆可是他最大的靠山。

    “王老的死,对各个领域震荡都很大,产生的影响也很大。”

    “虽然这次你把我和吴科保下来了,但我们也免不了要受上级的处分。我估计是干不了队长了,吴科的位置,也会有人顶上去,他最多是落个副手的位置。”

    黄泽宇叹气道。

    “这样已经不错了,总比你们集体坐牢地好吧。”易风轻笑了一声,说道。

    黄泽宇抿了一口茶,掩饰自己的尴尬,岔开话题道:

    “洪门的人也太嚣张了,竟敢跑到国内来犯案,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入境的。”

    易风沉吟了片刻,慢悠悠地说道:

    “国内有人在接应他们,而且接应的人,能量不小。也许是买通了一些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把那些杀手给放进来了。”

    黄泽宇闻言,面色有些难看。他一向是嫉恶如仇,如果照易风这么说的话,那就是系统里面,有人和洪门的人勾结。

    “你说,会是谁接应的他们?”黄泽宇问道。

    虽然和易风是对头,但黄泽宇也不得不佩服易风的头脑和心机。不然,他也不会被易风耍了那么多次。

    易风道:

    “昨天死的那些人,除去宾客。死的王家人里面,都是旁系子弟,你不觉得蹊跷吗?”

    “还有那些宾客,如果你们认真去查的话,也许还能查出来巧合的地方。”

    “那些宾客,可能都是在生意上,和王家私底下有矛盾的。”

    黄泽宇闻言,勐地一怔。

    易风说的,让他不禁骇然变色。良久,他才反应过来,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是说,那些杀手,在帮王家清除异己……”

    易风点点头:

    “不然的话,杀手为什么一个嫡系子弟也不杀。要打击王家,杀嫡系子弟比杀旁系子弟有用。”

    “有一个房间里面的旁系子弟全死了,他们隔壁的几间屋子里的人,却是没死。旁系子弟里面,杀人也在挑人杀。也许死的那些旁系子弟,对王家来说,有叛变之心。”

    易风几乎已经点明了,并且说得很清楚。黄泽宇不可能听不懂,他瞪大了眼睛,咽了口唾沫道:

    “接应那些杀手的,就是王家内部的人……”

    “在王家,王昆的话就是圣旨。敢干出这种事,有这种手段的人……只有王昆……”

    黄泽宇也算聪明,很快就联想到了王昆身上。

    “贼喊捉贼,这……”

    不过,黄泽宇却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如果是王昆自己策划的这次事件,那他怎么会死呢?杀手应该是和他有合作,既然是合作关系,杀手最后为什么连他也要杀?

    “不是,这些都是你的猜测,你怎么说得好像你知道所有内情一样?”黄泽宇望着易风,不可置信地问道。

    其实易风说得有理有据,有些东西,只要稍加调查,就能证明易风说得是不是真的。

    但这件事,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以黄泽宇所处的位置,根本没办法管这件事。别说是他,就是吴科都没法管,哪怕知道真相,都不敢去加以干涉。

    王家里面,也许就王林那种人,以他的关系网,说不定就能威胁到黄泽宇。

    这就是现实!

    “是猜测,不过猜得对不对。你暗中去调查调查,就明白了。”

    “但王昆为什么会死,我也不明白。可能是杀手见同伴都死完了,觉得自己也活不了,就狗急跳墙拉人陪葬吧。也许杀手就是带着上级的命令,在最后必须除掉王昆。”

    “这样的合作,本来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谈不上什么真心诚意。”

    易风续上茶,吹了口气,一边等茶凉,一边慢悠悠地说道。

    王昆所为,清除异己是一回事。但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他的不死之术,想长生不老。

    只不过第二个目的,易风不可能告诉黄泽宇。所以能说的,也就这些了。

    黄泽宇知道易风不会在这里胡说,他心里更加相信,自己去暗中调查的,可能一一都会验证易风说的话,都是真的。

    “如果你说得都是真的,那这也太可怕了。你说……我要不要把这件事,层层上报上去?”

    “毕竟这次的死的人太多,而且我也不相信,这件事是王昆一个人所为。他的大儿子王山河呢?王山河身为王家明面上的家主,不可能不知道他父亲做的事吧?”

    黄泽宇忍不住道。

    易风闻言,轻笑了一声,淡淡道:

    “你可以层层上报,不过可能还没上报几层,就被王家察觉了。然后你会惹火烧身,把牢底坐穿。”

    “也许你只上报到吴科那儿,他为了讨好王家,恢复自己的职位,就把你举报了。”

    “到时候,你还是要把牢底坐穿。知道真相就行了,但真相并不重要,没必要去深究,一是王昆已经死了。二是,十个你,也扳不倒王家。”

    黄泽宇眉头紧锁着,细细思考着易风说的话。易风说的这些话,是那么刺耳。

    他明知道有人在犯罪,却是无可奈何,根本就不能按照法规去惩治他们。

    甚至追查下去,最后反倒是要害了自己。

    “有钱有势,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明知道他们有罪,也要眼睁睁看着!”

    黄泽宇猛地一锤桌子,很恨地说道。

    “你不是早就知道这个理儿了吗,你当警察这么久,难道见过的事还少了?就比如当初的宋文杰,明知道他有罪,最后还是让他亲爹从你那儿接出去了。”

    “为什么?因为他爹有钱,又有势。”

    易风望着黄泽宇,背靠在椅子上,平静地说道。

    他从不憎恨这样的行为,因为这样的行为,在他这里,无一不被他审判了。

    黄泽宇眉头一挑,忽然问道:

    “所以……你把宋文杰杀了?那他的尸体在哪儿?”

    易风‘噗嗤’一下大笑了起来,望着黄泽宇道:

    “黄警官,你可真是太有意思了,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套我的话。”

    “既然你这么想听我亲口承认,我就告诉你。没错,宋文杰是我杀的,满意吗?”

    黄泽宇闻言,浑身一震,目瞪口呆地望着易风,嘴唇发抖道:

    “这么说,你承认你是审判者了!”

    易风呷了一口茶,放下茶杯,一字一句地道:

    “没错,我是审判者,你心里不是早就有答案了吗,这么激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