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间,到了第二个五天,叶轻澜一大清早就上了长生殿。

    墨无惜让她将第二段演练一次后,指出她招数中的纰漏,竟然不在手把手的教。

    只是让她一招一式的练。

    她刚练到一半,墨如画便带着西陵烟急匆匆的来了。

    两人似乎遇到什么大事,皱着眉头,脸色严肃。

    “弟子拜见师傅!”

    “弟子拜见师叔!”

    墨无惜眸子动了动,不知她们来意“如画,烟儿,找为师,可有事?”

    “师叔,弟子方才接到兄长的家书,广轩国出现不知名怪物,已经害了不少人的性命。还请师叔许我下山。”西陵烟急切不已,恨不得立刻飞回广轩国,飞回她皇兄身边。

    在接到家书的那一刻,她整颗心已经不在九华门了。

    “嗯!”墨无惜应了声“让连城陪你一起去吧。”

    九华门以除魔卫道为己任,如今西陵烟的母国有怪物横行,九华门,自然是要出手相助的。

    “谢师叔,弟子告退了!”西陵烟连忙行了礼,又匆匆回女子屋收拾行李。

    墨如画看了一眼默默练剑的叶轻澜,对她笑了笑,也对墨无惜行了礼。

    “弟子告退!”

    “等一下!”墨如画话音刚落,墨无惜就就出声。

    “轻澜跟着连城他们一起去吧!当做下山历练!”他冷不丁的扔出这一句。

    “啊?师傅,我也去吗?”叶轻澜指了指自己。

    “嗯!”墨无惜颌首。

    轻澜修为不低,缺乏实练,此次,正是个机会。

    他并不担心叶轻澜会遇到危险,毕竟,还有赫连城跟西陵烟。

    三个人凑到一起,力量并不弱。

    就算他们三人都不敌,还有她!

    那位一直在暗中的紫衣少女,她是神尊派来的,想必,实力跟他比,低不了多少吧!

    “如画,带着她去跟烟儿回合。”墨无惜挥挥衣袖。

    墨如画便拉着叶轻澜下了山。

    西陵烟虽然很意外墨无惜会让叶轻澜跟着,但也十分乐意她也去帮助广轩国。

    皇兄的家书中,并没有写到底是什么怪物。

    只知道它喜欢吃人,到现在为止,已经有数百人命丧它口了!

    因西陵烟心系广轩国,三个人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往广轩国赶。

    七天后,三人终于是入了城。

    虽然天色已晚,城门早已关闭,但西陵烟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们依旧进了城。

    经过七天的奔波,三人都疲惫不堪。

    西陵烟带着两人进了皇宫后,就让宫女安排了两人住处,与膳食。

    而她,直接朝御书房奔去。

    这么多天,她心里一直担心皇兄。

    临近御书房时,她远远的就看见西陵隐坐在御桌前,批阅奏折。

    “隐哥哥!”她眼角含着泪,高声喊着。

    西陵隐抬起头,看见正朝他奔跑过来的西陵烟,面上闪过一丝惊讶。

    “烟儿?”

    他站起身,走到桌前,西陵烟已经跑了进来。

    “隐哥哥,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让我看看。”

    西陵隐还没说话,西陵烟就已经上下的检查他,生怕受了一点点的伤。

    这样的西陵烟,让西陵隐心坎处有一股暖流,他笑了笑,伸出手,揉着西陵烟的脑袋。

    “烟儿,我没事。”

    哎!

    他就不该在那封书信里提到他靠近过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