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是由道衍生出来的,道生法则,法则生奥义,奥义化作整片天地,万物众生,皆离不开这个条条框框。

    所以修武者,才会被人称为逆天寻道者,他们倾尽一生,为的就是逆转天地规则,掌控奥义,掌控法则,甚至于是掌控那传说中的道。

    掌握了或奥义,或法则,或道,那么就相当于掌控了这片天地,这是天地规则所不容允许的,所以这才会有武劫此等有违天和的劫数出现,它们的出现,为的就是清除这些意图掌控天地的修武者。

    当然,想要掌控或奥义,或法则,甚至是道,都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奥义只是基础,还较为简易,能领悟掌控的人不在少数,而法则,却困难得许多。想要领悟掌控法则,可不只是比领悟掌控奥义困难数倍,数十倍,而是要困难数千倍,数万倍,甚至只会更高。

    至于道,那就想也别想了,能掌控道的人,都是成就了武帝境界的存在,而整个武界大陆,数亿万年来,无论是人族,还是魔族,或是其他百族,能成就武帝者,不出一手之数,由此可见,想掌握道,那有多么的困难。

    就算是天剑神刀,战龙五阳,或许都不敢言称自己绝对可以领悟掌控道,或许也只有彻底解除九重囚天禁的李云飞,才敢如此这样说道。

    当然,现如今只解开第一重禁制的李云飞,自然不敢轻言可领悟掌控道,甚至连现在参悟法则,也是困难重重。

    哪怕是李云飞已然明白了这一条路,一条直指世界法则的康庄大路,可真的去参悟了,李云飞才赫然懂得,什么叫着困难重重,为何武王级强者那般稀少。

    从世界法则上,逆推其他的奥义,虽说比起直接领悟其他的奥义要简单得多,但也依旧极其困难,毕竟奥义也不是说能领悟就能领悟的。

    以李云飞此时天之骄子的天赋,在逆推参悟奥义之时,其帮助也不算太大。

    不过这只是在李云飞的眼中,才算帮助不大,但若放在其他人的眼中,那帮助却是大的许多,宛如天助。

    李云飞深深地陷入世界法则的海洋中,他在其中遨游,仔仔细细,巨细无遗地参悟一分一毫,以他的轮回奥义为基准,旁敲侧击地参悟其他三大奥义。

    生死奥义,一念生,一念死,生与死息息相关,相随相伴,不可两分,有生既有死,此乃天道,也与轮回奥义同出一源,所以生死奥义是李云飞最早悟透的第一个奥义。

    光明奥义与黑暗奥义,则是相互克制的两个奥义,与轮回奥义也算是密切相关,但那只是皮毛。

    以简单来说,就是日起月落,便是光明与黑暗最浅显的一个表象,不过光明奥义又名神圣奥义,乃是一切光芒的源头,代表的是浩然正气,可驱散一切邪恶。

    而黑暗奥义则又名为邪恶奥义,乃是一切光明所抵达不到的地方,在黑暗奥义之中,看不到一丝光亮,它代表的便是所有的邪恶,可压制无穷光明。

    这两种极端不可融合的奥义,却是组成世界法则必不可缺的奥义元素,这的确有些不可思议,但也能说这便是天地大道法则的神奇之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不可能的。

    参悟光明奥义虽说有些艰难,但也难不倒李云飞,以他清澈的武道之心,想要参悟光明奥义,就像是天生契合一般,使得其成为李云飞第二个悟透的法则。

    直到李云飞准备参悟黑暗奥义的时候,却出现了李云飞自修武以来,第一次感到棘手的困难。

    黑暗奥义,讲究的是极端邪恶,可李云飞的武道之心,一向纯净无暇,没有丝毫邪恶属性,尤其是在李云飞发出大道明志之后,李云飞的道心可谓是万邪不侵,极其完美沉稳。

    这让李云飞在参悟黑暗奥义的时候,始终摸不到头绪,总是感觉那黑暗奥义如同一片虚无,看得见,摸不到。

    在沉思中,李云飞暗忖道:“难道真的要变得邪恶,才能领悟到黑暗奥义?”

    这不是李云飞所期望的,他真心想要参悟黑暗奥义,并将其合而为一,进而参悟出一丝世界法则的力量,能迈入那个门槛内,成为半步武王。

    可若要是以变得邪恶为代价,李云飞却一下子变得没这么期待了。

    毕竟武道之心完美的李云飞,可一点也不想变得邪恶,变成他极其讨厌的那种人。

    但是浑身上下不含丝毫邪恶属性的李云飞,无论想尽一切方法,也始终无法参悟出黑暗奥义。

    李云飞越来越焦急起来,他暗自道:“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对了…”李云飞突然想起之前,自己始终无法参悟法则的时候,那朵诡谲的莲花帮了他的大忙,于是李云飞突发奇想,要不要再去找一下那朵莲花,或许里面就有帮助其参悟黑暗奥义的方法呢?

    如此一想,李云飞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期翼,他的心念也随之立马脱离了法则异象空间,直直冲向了他的灵海空间中。

    “还好!”

    李云飞的心念发觉那朵莲花,还飘浮在灵海上空时,不由得松了口气,喃喃道:“还好没完全消失,应该还能用。”

    的确,这朵莲花还未彻底消散,不过也快了,原本应该是十二品的莲花,此刻仅剩下不到五品,想必无需多久,便会彻底消失不见。

    李云飞的心念将那朵莲花层层包裹起来,并随之将自己想要询问如何参悟黑暗奥义的意念,传入莲花之中。

    但过了许久,那朵莲花依然沉默安静,李云飞看见这一幕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嘲道:“我到底是怎么了?居然期望一朵莲花来告诉我,如何参悟奥义,我真是疯了。”

    就在李云飞如此说道的同时,那朵莲花突然有了动作,一股波动从其中散出,传入了李云飞的脑海中。

    “废物,真是个废物,连一个小小的奥义都参悟不了,你到底还能做些什么。”

    呃…

    李云飞被这道声音,弄得直接愣在当下,当然不是因为这朵莲花说话了,也不是这朵莲花骂他废物,而是…这朵莲花发出的声音,正是他自己的声音。

    这朵莲花仿佛听见了李云飞的心声一样,动作变得愈发强烈起来,仅剩的五品花瓣,猛地朝着外面展开,一道身影十分突兀地出现在那朵莲花中心,正用那一双冰寒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李云飞的心念。

    当李云飞看见莲花中心的那道身影,脸上的惊愕也变得更浓烈了。

    “你…”李云飞指着那道身影,目光中满是难以置信,以及惊恐。

    对,正是惊恐!

    莲花中心出现的那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李云飞自己。

    不,应该说,是跟李云飞长得一模一样人,唯一不同的只有那双眼睛,与浑身散发的气息。

    李云飞的眼睛十分清澈,充斥着令人安心的温和,而他身上的气息,更是锐利中带有稳重,稳重中又带有一股潜龙欲腾的冲劲。

    至于莲花中的那位,眼神却如万年寒冰一样的冰冷,毫无感情,其身上散发的气息,更是犹如霸道至极的王者,高高在上,就仿佛他一言便能灭天地一般。

    李云飞盯着莲花中的那位,有些哑言,不过他很快便恢复好了心态,淡然道:“你是谁?”

    莲花中的那位嘴角一扬,冷笑道:“我是谁?”

    那位的话语猛地一顿,一股不可违抗的气势,从他的身上猛地冲起,直接压得李云飞的心念腿脚一软,升起一种必须要磕头下跪的意愿,同时那位的口中,更是霸道地吐出一句令李云飞顿时头晕目眩的话来。

    “我就是上天下地,唯我独尊的李云飞!”

    李云飞一阵晕眩,但还是强撑住身躯,极力按捺下心中那股磕头下跪的意愿,讥笑道:“你是李云飞,那我是谁?”

    莲花中的那位,看见李云飞的表情,便明白了李云飞心中在想些什么,直接冷笑道:“你不相信吗?”

    李云飞自然不相信,若是李云飞相信了,那李云飞他自己又是谁?

    不过很奇怪的是,虽然李云飞不相信那人的话,但心中却无法去怀疑这句话的真假,就仿佛那人说的话,的的确确是真的一样。

    但是这怎么可能?除非…除非…难道是…?

    李云飞猛地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顿时睁大双眼,不可思议地望着莲花中的那位,惊呼道:“你…你是…”

    莲花中的那人,诡异地一笑,道:“看来你这个废物,还不算太笨,没错,我才是真正的李云飞,被九重囚天禁镇压的李云飞。”

    李云飞闻言,瞬间冷汗爬满了后背,浑身长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喃喃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

    不知过了多久,在那法则异象下修行的李云飞,猛地睁开了紧闭的双眼,一股深厚恐怖的气息,油然而生,那股气息在场的众多武将都不陌生,那是…半步武王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