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刚出巴尔楚克村的时候,就一直向着东面而来,只不过并没有走到沙漠,而是向着南边绕了路……”

    两个年轻人微笑着一直向着方山而去,子真心中的一件大事落了地,而且能够看到叶婉丝,他真的是非常的开心,这种开心跟他与子爱在一起的开心是完全不一样的,虽说都是从西辽国来的人,但是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那么的开心,好在叶婉丝已经决定要进入火羽门,只要自己没事,以后或许可以天天见到她吧!

    这真的是一件挺不可思议的事情,叶婉丝碰运气一般的要到东海找寻丁义阳,却恰好因为子真的心血来潮救了她一名,有很多东西真的都只能够说是缘分。

    子真将叶婉丝带回门派,这一下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子真是所有人的大师兄,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现在他的实力最高,就算是子爱和子国跟他相比,也有着一定的差距,谁让他的天资是最好的,之前他得到了足够的资源,就算是年纪小,也同样能够快速的提高自己的实力。

    因为他的身份摆在那里,所以他带回来一个人,没有任何人敢提出异议,就算是马伸那里,也只不过是知会了一声,这还是因为要给他面子。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孩的身份还非常的特殊,那就是之前丁义阳在西辽国的时候,就已经看好的一名弟子,只不过因为当时需要穿过大沙漠,所以不便将她带在一起,才有了今天这样的事情,否则这个女孩,马伸还必须要喊一声师姐。

    没想到的是这个女孩意外的乖巧可爱,叶婉丝来了之后,几乎门派上下都对他非常的友好,而且他也很快跟所有人打成一片,就算是那两位年纪很大的老夫妇,也将他当做自己的亲孙女一样对待。

    丁义阳当年离开的时候,实际上偷偷的有将九转金丹诀的功法交给叶婉丝,就是凭借着这一部功法,还有丁义阳赐予的两份灵泉水,他就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三层的地步,而且要知道他现在也仅仅只有15岁的年纪。

    子真这几天基本上都是在断断续续的进行自己的修炼,白天有时间的时候,他就直接在门派广场上坐着,不断向叶婉丝讲解各种修炼的知识。

    子真现在可是整个门派之中对九转金丹诀第二熟练的人,所以在丁义阳不在的时候,他完全有自信去交给别人进行讲解,在他开小灶的情况下,叶婉丝对于这部功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而且子真还偷偷的将自己之前留下的一枚通络丹,还有三份灵泉水交给了叶婉丝,并且让他在自己的练功房的房间里修行。

    除了子真的开小灶之外,子爱也对这个来自西辽国的妹妹照顾有加,同样偷偷提供给了他一枚通络丹,就这样只是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叶婉丝就已经达到了炼气期五层的地步。

    子真在门派广场上,除了给叶婉丝答疑之外,同时也向其他人答疑解惑,可以说叶婉丝的到来,使得其他人也间接得到了一些福利。

    这之中还属尹羽收益最多,在他真正的懂得了一些修炼的方法之后,他终于前去练功房之中,使用了两份灵泉水,他的修为也终于达到了炼气期三层的地步。

    几乎所有人都得到了一些实力的提升,就算暂时还没有提高自己实力层次的,也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因为毕竟在一些问题上得到了指点,到时候遇到问题,想必会迎刃而解。

    到丁义阳终于从练功房里面出关的时候他已经达到了结丹期大圆满的程度,现在他身体里的内丹不但已经蕴含了真火真水,同时其中已经锻炼出了皮肤和五脏六腑,几乎已经形成了类似于元婴一般的假婴,可以说这几年的时间完全没有白费。

    当他从练功房里面出来的时候,正好和想要进入练功房的叶婉丝迎面对上了。

    “你是巴尔楚克村的叶婉丝?”

    “是的,弟子见过师傅。”

    “哦!巴尔楚克村离这里何止千里,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而且你还能够来到山上。”

    “之前师傅来到巴尔楚克村的时候,我就多蒙师傅照顾,并且还给我功法和灵泉水,使我能够踏入修行之路,三年前我的父亲死掉了,我无依无靠之下,只能够想到来这东海之滨寻找师傅,在昌乐县城我遇到了下山的子真师兄。”

    “子真下山找到了你?”丁义阳对此有些奇怪。

    “是的,当时我受到了七岛弟子的攻击,好在遇到了子真师兄,否则当时的情况不堪设想。”

    “七岛……”

    丁义阳对着叶婉丝看过去,从他的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东西,而且他的信息栏之中,门派一向显示的也是无,这就说明他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有做奸细的可能性。

    世界上或许真的有很多事情是,会有各种巧合的,而且巧合会巧到让人都有些不敢相信,就像自己现在看到的子真下山去找叶婉丝这样的情况,就算叶婉丝是奸细,自己也应该相信子真。

    “既然这样,你以后就现在外门之中修行,当你能够达到结丹期的时候,你可以选择进入内门,进入内门才真正的能够成为我的弟子。

    出门之后一定要好好的进行修行,如果我闭关,是不会有机会出来给你们讲解各种问题的,但是三位内门的师兄,会在每一旬的前三天,给你们分别讲解修行上遇到的问题,所以一定要珍惜这样的机会。”

    “知道了,师傅。”

    “我现在才刚刚出关,有一些事情我必须要去处理,你先去修行吧!”

    “是,师傅。”

    丁义阳在整个门派都看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事情发生,所有弟子的修行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而且都比自己的预期要好得多,可以说每个人都在努力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