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结束,玩家们调理状态,准备出发。

    凝望伤痕累累的小赤,阿亚莎悲伤掉泪,急忙道歉,自责自己带错了路,才出现现在这种状况。

    轻缓擦掉阿亚莎的脸上泪珠,小赤安慰道,“笨蛋,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走错了路,因为这指寒针并不是指的这边!”他将指寒针递给阿亚莎看,告诉玩家们指寒针是捡来的,并且说明了原理。

    当玩家们开始按照指寒针的指向走时,指寒针突然猛地指向尽头背后的墙!面对这离奇举止,玩家们认为捡来的终究是捡来的,所以出现问题很正常,然而小赤与喵喵却不以为然。他俩顺着指寒针指的方向走,走到墙面前,指寒针骤然旋转起来!

    指寒针的指针走动速率依据于寒气浓度,然而竟然发生剧烈突转,那这说明,这堵墙的背后一定有蹊跷——存在极寒之地!于是小赤细心抚摸墙,不料,当真发现墙的某个角落最为冰冷!为了测试自己的假想,小赤将指寒针贴置墙上,指寒针竟然在里边儿离奇结冰,这倒让小赤与喵喵更加坚定露姬娜就在里边!

    小赤呼唤玩家们帮忙,除了伙伴们还有五元首,其他人半信不疑地伫立原地。

    “砸墙有什么用?这是游戏世界,总不可能像现实世界那样,山外有山吧!”瞅了眼准备开工砸墙的小赤等人,一个精灵使轻缓叹气,吐言道。

    “虚拟世界就是现实世界!”对于方才精灵使的质疑,小赤边砸墙边说,信心十足,“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持有反对意见的玩家们,看到墙上出现众多的砍击、射击、魔法击的痕迹,以及听从小赤等人的努力后,他们才陆续上前,帮忙推墙,想要照小赤说的那样,尝试去做。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玩家们陆续猛地打击墙壁几分钟后,仍没任何破碎地方,这到让小赤急得焦头烂额,迫使他在原地踱来踱去。

    正当小赤一筹莫展,毫无砸穿墙的头绪之际,一场必要的意外便是先行悄然而来,为小赤带来希望。

    一个女魔法师向墙面喷出火球,火球击中厚堵城墙,似水滴样被分解,随即,一丝火花溅到大石头上,大石头不断发烫。随后,另外一个女精灵使手持带冰属性的剑,猛地向前砍去。冰剑碰到发烫的墙面,不禁顺墙而流下细小水流。小赤被这一幕吸引后,乍然灵光一闪!

    面对厚度颇厚的城墙该怎么破?先用火,后用冰,待城墙出现裂缝后,再猛地攻击裂缝处!小赤将这个想法告诉玩家们,玩家们顿然茅塞顿开。随即,玩家们按照指示行动后,寒冰的墙果真出现裂缝,而后大家再一鼓作气,发动猛攻,最终,坚硬之墙被大家合力凿出一个可以通行的小洞!

    小赤一行人带着紧张的情绪,迈出沉重的脚步,在黝黑的寒冷密林里行走,格外注意四周的动静!因为这次的对手是魔神,若稍有不慎,回首间,便可能躺尸在地!

    阿亚莎满欢欣喜地挽着小赤的手腕,装作很害怕,想要被保护的模样,其实她心里开满了幸福之花。在阿亚莎心里,跟小赤在漆黑一片的密林里,举着火把行走,宛如一个浪漫的约会,十分甜蜜!

    往前深进,缓缓地可以瞥到一点亮光……近了……近了……近了……玩家们冲出黝黑敏林,来到了一个充满寒气、充满光线、充满阵阵薰衣草花香的花园!

    一阵幽香投射而来,瞥见眼前一幕,玩家们相继握起武器,甚是紧张。他们眼前盘坐着一个正处于修炼魔法状态的女人,她梳着单马尾、淡淡眉毛、薄薄嘴唇,披着白色棉袄外套,穿着紫色襦裙、白色布鞋,还有胸部是E罩杯!

    恍然倾听踩地声,女人顷刻弹开镶嵌在圆脸上的蓝色大眼,一阵杀气即刻震起。扫了一眼儿杀意四射的紫色双眸,玩家们不禁冒汗战栗,然而小赤则是泰然自若。

    “喂,你是冰霜魔神——露姬娜吗?”凝视眼前姿色颇为美丽、成熟的女人,小赤不禁问道。

    闻言,女人飘来小赤身边,抬起他的下巴,嗅了下他的脸蛋儿及手臂,调侃道,“好香的肉哇~”

    好香的肉?迅速扫了眼儿外表看起来美丽,然而内在却是意外的骇人女人,小赤即刻紧抱身体,惊叹道,“你……你这家伙居然觊觎我的身体,好恶心啊!”

    听见女人想要吃掉小赤,阿亚莎急忙挡在小赤面前,苦苦哀求道,“露姬娜大人,求求你不要吃掉亲爱的!”

    露姬娜?一听此词儿,玩家们立即后退,提起武器,做好战斗准备。

    瞅了眼儿眼前热泪盈眶的阿亚莎,露姬娜挠了挠头,苦笑道,“呵呵,怎么可能会吃了你的亲爱的呀,额……亲爱的?”亲爱的?露姬娜恍然震惊,她即刻打量阿亚莎全身,发现阿亚莎挺起个大肚子……

    女人挺起个大肚子,毋庸置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露姬娜顷刻奔出,冲到小赤面前,径直抵着他的额头,愤怒吐槽道,“你这色小鬼对老娘的宝贝爱徒干了什么奇怪的事?”

    小赤嗅了嗅露姬娜身上的芳香,感觉这味道十分舒适,隐匿着喵喵的味道,于是他那张与喵喵吻得火热朝天,至今为止仍然渴望那种感觉的樱桃嘴儿,情不自禁地顺势啵了露姬娜一口,他镇定自若道,“这样的事。”

    摇摇观望两人接吻时的唯美画面,玩家们个个瞠目结舌,竟然敢强吻冰霜魔神,这俨然是自取灭亡!呆滞的小赤被身后的喵喵猛掐后,这才反应过来,随即,他向露姬娜不停道歉,可早已无济于事!

    从热吻醇香中清醒,露姬娜立马变出一把利剑,手持冰晶短剑朝小赤砍去,想要杀了狗胆包天的他。所幸身旁有个经常与露姬娜打交道,从而混成一片,不具魄力所侵的阿亚莎阻拦。否则估计露姬娜会因为丧失某种东西而气急败坏,导致生灵涂炭,48人组成的军队,恐怕最后所剩无几,最重要的是,整个时之森的寿命也会走到终结。

    闻听露姬娜的旖旎咆哮声,玩家们皆略有点丝丝恐惧心情,但不至于弃械投降,只是心有余悸,稍微丢了点儿战斗力罢了。

    阿亚莎闪现露姬娜身后,紧紧拉住形同歇斯底里那般躁动的露姬娜襦裙,“别生气啊,露姬娜大人,亲爱的他不是故意的!请原谅他吧!”

    小白脸儿无语,“那他就是有意的咯。”

    生气?生气容易长皱纹,容易老!恍然听闻此词,露姬娜不由主动联想后续。骤然,露姬娜冷静了下来,果真是师徒,一针见血,深知露姬娜非常爱惜自己的皮肤,可以用“生气”“长皱纹”等字眼强行压制。她猛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努力保持镇定,“好,好,冷静!冷静!冷静!冷静!不然会动了胎气……冷静,到时候再砍了这个没良心的色小鬼!”

    闻言,敏感喵立马狠掐小赤,小赤受疼转身作答,表示自己与露姬娜第一次相见,并没有出轨养小三。

    阿亚莎疑惑道,“露姬娜大人,胎气……亲爱的没良心?这是什么意思?”

    恍听,忽知,起明,露姬娜愣愣地眨了眨眼,宛如双瞳剪水的起伏波动,跳着优雅的舞步,煞是呆萌,令人着实怦然心动,“呀!漏嘴儿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