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一阵清风吹过,将叶枫额头前地发丝吹起。原本略带酒意地双眸闪过一道精光,恢复清明之色!

    叶枫将自己地身体挺直,头也不回的淡淡说道:“阁下一路上跟了我这么久。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大可出来一说,何必这般偷偷摸摸,有失君子之风!”

    叶枫的声音虽小,但是却极具穿透力。在这空旷的黄页之中,传的很远!

    在走出小镇是,叶枫就敏锐的感到有一丝神念落到他的身上。原本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叶枫并没有在意,但是一路上叶枫总感到有人在自己的身后跟随着自己。但是此人的身法极为高明,根本无法找出他的位置。面对这种偷偷的窥视感,让叶枫感到极为的不适!

    话音落罢,却是没有什么人影出来。只有徐徐的清风,不时刮过!

    ”嗯,不出来吗!“

    见无人出来,叶枫又紧接着说到道:”既然阁下不愿意露面的话。那在下就走了!“

    话罢,叶枫便抬腿准备继续向前行走!

    “哈哈,还请小友留步!”

    就在这时,一阵爽朗的笑声传到叶枫的耳中。

    叶枫止住自己的步伐,抬头向前看去。

    只见前方的虚空一阵晃荡了,有一道人影从里面缓步走去。那正是之前的灰袍老者!

    “嗯,好强大实力!”

    看到这一幕,叶枫眉头一皱。脚下不留痕迹的向后退出一步。能在他毫无感应的情况下来到他的前面,除了地灵境强者,或者是更上一层的大能才可以做到。

    叶枫释放出自己的神念,想要查看此人的身份。却发现自己的神念瞬间被他的护体之力给绞碎,根本就感觉不到此人的真正实力。

    叶枫目露警惕之色,虽然他没有在灰袍老者的身上感受到丝毫的恶意。但是面对拥有如此强大实力之人。叶枫的心中还是充满警惕之色。

    ”不知阁下是何人,跟随我一路又为何事!“

    叶枫正视着灰袍老者,开口询问道。

    ”哈哈,小友不必这样。我乃是天鹤宗之人,你可以称呼老夫为千鹤子。而一路追随小友你,的确是有一事想要找小友你的帮助!“

    灰袍老者轻抚自己灰白的长须,微微一笑,向叶枫介绍起自己的身份!

    ”天鹤宗?“

    叶枫默念着此名字,脑中却是没有找到有观此宗的半点信息。

    叶枫轻咳一声,随机开口问道:“不知阁下找我何事。”

    “让你当我天鹤宗的少掌门!”

    千鹤子淡淡的说道。

    “你说什么?”

    听完千鹤子的话,叶枫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什么时候少掌门这么不值钱了。随便在荒野上找个人,就拉回去当少掌门。这件事情也太荒唐了吧。

    “你让我去你们天鹤宗当少掌门,你没有说错话吧?”

    叶枫上下大量一番千鹤子,发现整个人没有什么问题后,一件狐疑的将千鹤子的话,重新叙述一遍。

    “额,那个小友听老夫解释!”

    看着叶枫充满审视的眼神,千鹤子也是感到自己话中的问题,连忙向叶枫解释起来。

    “我天鹤宗祖师乃是一只神界仙鹤,因发下发错所以被除去一身仙力,打入到此界。从而创建了天鹤宗,想要重新飞升仙界,奈何当日被貶时,神基受到损坏。无法再重新回到神界之中!就这样在沉忧中仙逝…………”

    千鹤子的声音极具感染力,一字一句的将天鹤宗的往事告诉给叶枫。

    时间不长,等听完千鹤子的讲述后叶枫也终于明白了千鹤子的意思。

    原来,当时他们的祖师爷无心发展门派,但是当时门派的实力却已经属于南域顶尖门派。

    但是,在仙鹤逝世之后。门派的实力一落千丈。不复以往的辉煌!

    虽然沦落但二流门派,但毕竟当初仙鹤所留下的底蕴还是有的,也没有那个门派敢轻易的前来冒犯。

    时间流逝,在这数百年的时间里。天鹤宗越发显的颓废起来。

    附近的其他门派也是趁着这个机会,再试跃跃欲试,大有挑衅天鹤宗的意图。

    天鹤宗不想就这样落寂,开始大肆招收弟子。但是所收到的天才却是没有几个。

    更为严重的事。近百年来仙鹤当初仙逝时,所遗留下来的镇派之法,”千落鹤羽功”。门中竟无人可以参悟继承。这让全宗上下开始惶恐不已。

    要是再这样下去,恐怕天鹤宗早晚都会就此消失在世人的眼中。

    说道最后,千鹤子的脸上满是悲哀之色。

    “原来是这个原因!真是没有想到!”

    听完千鹤子的叙述后,叶枫也感到有这些同情。

    “那么你为什么找上我啊!”

    叶枫不解的问道。

    这天地下天才多的是,这千鹤子其他人不找,偏偏找到自己的身上。对于这一点,着实让叶枫感到好奇。

    “呵呵,因为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千鹤子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早在之前,我却是找过几人。但是他们却无一人可以参透。无奈之下,我便打算去更远的地方寻找。前些日子听闻此处的卧龙坡有所异象。好奇之下,便前来此地看看。”说到这里,千鹤子的话语突然一止,看向叶枫。眼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看到千鹤子如此神态,叶枫面色正常。但是心中却已经暗自警惕起来。

    看了叶枫几秒后,千鹤子继续开口说道。

    “我发现卧龙坡的风水已经被破,我便知道发生什么事情。而在你踏入酒楼的第一时间,我便感觉到你身上一直围绕的一股阴森鬼气,以及你饮酒时拿出的那把兵器。所以我断定卧龙坡之事,一定和你有所关系。能在卧龙坡安然走出,这足以证明你的实力。”

    “鬼气!要是阁下单凭这样就找上我的话,是不是有点太过草率了吧!”

    看着千鹤子一件自信的样子,叶枫知道自己已经掩埋不住。索性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

    “当然。其实更为重要的是,在你踏入酒楼的时,所身上的天珠有所反应。这才让我注意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