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客厅,梁龙见坐在沙发的是小秋,她站起身子,张口就说:“龙哥,他们在书房等您。”

    “好。”梁龙答应,转头对沈万佳点了点头,这才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郑家父子在江城的力量很强,正是知道这点梁龙才要与他们交好,今天过来为的也是修复他们之间的关系。

    梁龙能看出来,郑士良很在意与他的关系,要不然也不能亲自过来。

    至于郑少项,始终是个麻烦,表面上虽龙哥龙哥的喊着,但心里还是不太服气,或许他这样的贵公子就不可能服任何人。

    梁龙来到书房,郑士良和郑少项一同站起身子,脸上都是高兴的笑容。

    见到我高兴吗?

    梁龙也咧嘴笑了笑,走到沙发上坐下,也闻到茶水散发出的香味,很不错。

    他端起喝水喝了一口,放下,看了郑少项一眼,又把目光放在郑士良的身上,说道:“郑总,你今天过来让我意外啊,有些事情还是我和少项来沟通的比较好啊。”

    梁龙没给郑士良面子,让郑少项的脸上挂不住,但郑士良只是很无所谓地说道:“没事,我就是路过,过来看看而已。”

    “是嘛?”梁龙咧嘴一笑,顺手拿起桌面的香烟点燃。

    郑士良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郑少项脸上的表情可就不太自然了。

    梁龙见这样,直接说道:“少项啊,我一直拿你当朋友,我做事郑总知道,但你不该让我失望,懂吗?”

    失望!

    郑少项明白梁龙指的是什么事情,就因为上次被熊水梦抓住后说错了话。

    当时,他没有多想,加上心里害怕就顺口说了出来,毕竟梁龙太不一般了,熊水梦想调查梁龙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万万没想到,熊水梦是在套路他!

    现在想想,郑少项后悔极了,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少项!”郑士良的脸色一沉,来这里就是为了做一个中间人,让郑少项能够和梁龙一直保持良好的关系。

    他知道,梁龙既然能够和方世海一起找他,今天也给面子过来,说明郑家在梁龙的心里还是很重要的。

    既然梁龙给了面子,郑少项就必须表示表示,郑士良相信他会明白。

    郑少项当然明白,当即站起身子。

    梁龙不由挑起眉头,对着他笑了笑,确实,他在等郑少项低头,有一个富二代小弟难道不是好事?

    “龙哥,我之前……”

    “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以后的事情才是我们所要面对的。”梁龙说到这里,转头看向郑士良,给足了他面子。

    郑士良哈哈一笑,非常满意。

    郑少项虽然有些尴尬,但目的已经达到那就足够了,冲梁龙深深地鞠躬,见他点头,才坐下了身子。

    这时,桌面上镶着钻石的三防手机嗡嗡地响起,郑士良冲梁龙点头,拿起手机,连说两个好,挂断。

    “梁先生,你们先聊,我有些事情先走一步。”郑士良一脸笑容,再次伸出了手。

    梁龙对这些凡俗的礼节真是很不习惯,既然想跟他们一起玩,就得遵守,还是握住了他的手,客气地点点头。

    郑士良还是走了,留了句让郑少项晚上好好招待梁龙。

    书房内就剩下郑少项和梁龙两人,他们都陷入了沉默。

    梁龙见郑少项低着头,就自顾自地倒茶喝茶,他不知道郑少项在想什么,也不想直到,因为他的意思表现的很明白,就看郑少项想怎么样。

    如果他想好好玩,那就继续玩,如果不想玩,那就随便来是的,反正梁龙不怕。

    “龙哥。”郑少项抬起了头,显得无比严肃。

    梁龙咧起了嘴巴,没有说话,等待着郑少项。

    “龙哥,您既然提到了重新开始,那我们就真像交朋友一样吧,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跟您说明白!”郑少项认真了起来,虽不知道梁龙所谓的交朋友是真是假,但总要有个数。

    “这样啊。”

    梁龙发觉郑少项是要他的实底,也发觉郑少项不甘愿只做一个弟弟。

    至于朋友这个问题,有很多种,让梁龙不由想到了很多。

    他咧嘴一笑,说道:“交朋友,当然可以,但是我的朋友分为多种,不知道你想做哪一种,又要做哪一种呢?”

    哪一种?

    郑少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越发的感觉梁龙这个人的奇怪。

    平常他看起来做什么都直接果断,实际上道道多的很,人分三六九等,好朋友坏朋友也有区别,至于想和做,又是两种不一样的意思。

    “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郑少项的声音低沉,需要从梁龙的口中得到更为直接的意思。

    梁龙想了想,说:“以吃喝玩乐为理由的狐朋狗友,以利益为重的合作伙伴。”

    他停了下来,发现郑少项皱紧了眉头。

    “以心换心的真正朋友。”梁龙的音量提高,声音了冷了下来,一字一句地说道:“生死与共的患难兄弟!”

    郑少项咽了口吐沫,点了点头,但也陷入了沉思,感觉到似乎不该问这样的问题,总觉得有些傻。

    梁龙点燃了一根烟,吐出青烟,笑了出声,说道:“你和我经历了很多啊。”

    最初,确实是郑少项招惹上的梁龙,吃喝玩乐,又得知梁龙和老方的关系想得到项目,后来又交了很多底。

    “我们好像越过了以心换心啊。”梁龙摇了摇头,感觉有些无奈,发现郑少项瞪大了眼睛。

    没错!

    最近这一段时间,郑少项可谓是在生死的关头徘徊,每一次梁龙的出现都让他赶到恐惧。

    可是,到现在为止,他依旧活了下来!

    “你早就做出了选择,不是吗?”梁龙咧嘴一笑,端起茶杯,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郑少项咽了口吐沫,明白了过来,在李特斯来找他的那天晚上,梁龙也来了,虽然当时是情势所逼,但选择了站在梁龙的身边。

    “龙哥,我,我真的……”他这才明白在梁龙的心里所占的位置,越发的感动,甚至想狠狠地打自己两个嘴巴子。

    梁龙只是拍拍郑少项的肩膀,淡淡地说道:“大老爷们,那么矫情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