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近早饭时分,洛永信与安塞国军师韩超商议好,帮其修复安塞国先王陵墓的事,由安塞国出所需银两,西夏国这边出人工帮其修复,免除人员往来复杂的情况、

    商议后各自返回。

    军师韩超回到营帐,还没来记得歇息,就有士兵来报,说安塞国王子驾到,韩超连一口水也没顾得上喝,便急急地出帐,与大将军郭冲等人,向营帐外的路口迎去。

    放眼一望,只见路上来了一队人马。

    前边战马骑兵开道,举着多面旗帜,都穿着铠甲,腰挎刀剑,足有几十号骑兵。

    队伍当中有两匹骏马架着一豪华气派的轿车,两侧护卫步行保驾。

    轿车后面跟着穿着练功服的兵士,足有百人。浩浩荡荡向营帐而来。

    哐、哐、哐——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骑兵,还不时的敲打着手中的铜锣,鸣锣开道,引得边塞的百姓都跑出来看热闹。

    赞叹声、惊叫声、笑声、谩骂声此起彼伏。

    郭冲等人见队伍来到了跟前,忙命身后士兵鸣放礼炮。

    咚、咚、咚......

    二十四响,以当时最高礼仪迎接王子。

    王子队伍的骑兵都翻身下马,分列两旁,立正等候。

    王子的马车从中间走上来,郭冲、韩超及众将忙迎上前,齐声喊道:

    “我等恭迎王子殿下!”

    赶车的士兵拉住马匹,停稳轿车,一旁身着便服的侍卫探头在轿帘前小声说:“兵营已经到了,请王子下车。”

    半晌,只见轿车门帘一撩,从里面探身走出一身穿锦绣龙袍的人。

    轿车一旁的一个士兵忙弯腰跪在轿车门前。

    王子踩着士兵的背,由刚才着便装的侍卫搀扶下到地上。

    王子抖抖身上的龙袍,走路一瘸一拐的来到郭冲等人面前,问道:

    “哪位是郭通(冲)爱亲(卿)啊?”

    众将听后,均暗自偷乐。

    郭冲忙躬身下拜道:“末将就是!”

    郭冲偷眼看了看王子,由于郭冲在边塞守护已十年有余,也未曾回过都城,他来的时候王子才十来岁,现都二十多了,哪还认得。

    只见这王子穿戴倒是王子气势,龙袍玉带,头戴王冠,可再看这长相却有点儿惨。嘴歪眼斜,头还不正,说话舌头还有点儿大,脸上长满了星星,这让长得也不帅气的郭冲看了心里着实的快慰。但丑归丑,毕竟是王子。

    郭冲忙上前搀扶王子,王子咧着嘴哈哈笑着。

    “爱亲(卿),你看秀(守)边防劳空(苦)功高,我代风(父)王谢谢你。”

    王子虽长得其貌不扬,说话口舌不计,可心眼不少。

    郭冲恭敬的回道:“王子请先帐内休息片刻,然后再启程去西夏可好哇?”

    王子点点头说:“好,就先骚(休)息片刻,哈(喝)口茶再抖(走)。”说毕,即随郭冲、韩超等众将,向营帐走去。

    ......

    西夏这边,洛永信的将军府内收拾的比平常更是气派,为营造气氛,府门外多挂出了好几盏大灯笼。

    一进大门的院内,多加了十几个士兵,分列两排,都手持大刀长矛,威严的站定。

    府上往来穿梭的士兵,也比平常多了不少。很少见丫鬟、婆子走动。

    这是洛永信故意营造的一种威严气氛,是准备摆给安塞国王子一行人看的。

    高师爷和刘军师也换上了一身新装,与洛永信坐在将军府正厅,喝茶谈论着,等待安塞王子的到来。

    洛永信早已派出了他手下的一名偏将龚章,带人守在了眨眼河边迎接安塞王子,并给其命令,如安塞王子过河,必须都着便装前来,而且所带随从不能超百。

    偏将龚章领命静候在眨眼河边。

    太阳挂在正中时分,安塞国王子吕年的队伍就向河边开来。看来他们是看好了时辰的。

    吕年的兵士都一色的换成了便装,没有佩戴任何武器,这样看来王子吕年也是早已安排好的,这样倒也省了洛永信偏将龚章的一番口舌。

    龚章与吕年寒暄两句后,带队引领着吕年的人马,向变成洛大将军府奔去。

    此时,洛府后院的洛晓伊闺房内,洛晓伊正与姐姐洛晓曼在房中闲聊。

    洛晓伊坐在房内的桌子上,对洛晓曼说:“姐姐,今日安塞王子要来咱家,我心中好生的不怨,你说好好的,为啥要把我嫁到安塞国去呢?”

    洛晓曼走上前,拉住洛晓伊的手说:“妹妹呀,如果你真的要与安塞王子定了亲,如嫁给她,那我们再见面可就难了,想起来,姐姐我的心还真的不舍呀!”

    洛晓伊从桌子上跳下来,叹口气,“唉,我也是不舍得姐姐你啊,都怨咱爹,为了攀高枝把我当礼物送给人家,也不管我愿不愿意。”

    洛晓曼也跟着叹口气说:“唉,谁让咱们都是大将军的女儿呢。”

    洛晓伊摇摇头,“姐,咱不说了,说说你呗,你和暮天楚定亲你愿意不?”

    洛晓曼听洛晓伊这么一问,脸色绯红,娇羞的说:“还行吧,至少我不反感”

    洛晓伊追问道:“姐,这么说你是愿意喽?”

    洛晓曼听后,既没摇头也没点头,只是笑笑。

    洛晓伊继续说道:“那暮天楚是长得不赖,人也不坏,我经常和他打闹,知道他挺老实的,你嫁给他一准不会受气的。”

    洛晓曼嗯了一声,点点头。

    洛晓伊咯咯一笑说:“你和那暮天楚定了亲,他也就成了我的姐夫,往后我可再不好意思去揭他家的瓦了。”

    洛晓曼也咯咯地笑道:“没事的,你可以去揭安塞王子家的瓦啊,哦,对了,也不知那王子长得怎样,我可得去看看,给妹妹长长眼。”

    洛晓伊哼了一声说:“说不定长得像头猪呢,那样我可不嫁。”

    洛晓曼笑着说道:“不能的,保不准人长得要比暮天楚还帅呢,要不咱们去看看?”

    洛晓伊说道:“看看?肯定爹是不叫我去的,咱们这儿没出阁的女人,哪里有去看女婿的道理呀,奉行的可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传统屁道理啊,直到入了洞房,才可以看见夫君的,哪像你和暮天楚一样啊,出门就能碰见,想不认识都难。”

    洛晓曼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想了想说:“要不还是我带你去看看吧。”

    洛晓伊向洛晓曼笑了笑说道:“姐,我有办法,我早想好了,待会儿我要叫哥哥代我去看一看,如果他长得让我满意,我还可以考虑,如果他长得让我生气,我就哥哥给他点儿颜色看看,让他滚回他的河那边儿去。”

    洛晓曼听完不解的问道:“谁?哥哥?我们就姐妹俩,哪来的哥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