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关口。

    王沉就躲在关路旁的一块巨石后头,小心的观看前方的路况。

    数不尽的火魔,发出了特有的声音。

    “呼呼呼~~~”

    “呼呼~~”

    不知为何,王沉竟从这声音中听出了虔诚的祈祷。

    就像是他第一次出现在大榕村,王小二祈求那大榕树上的铜铃护佑一样。

    “嘶~”

    这感觉一出,王沉顿然一激灵,骇然想到:“这群畜生到底想做什么?为何都聚集在了这里。”

    如果说火魔群就是第五关口的守关者,他是万万不信的,这么多火魔守着关口,也就不存在闯关者了,因为没人能在这么多火魔中横穿。

    王沉打开佛宗,在上头看了一眼,那钱婆婆与他的距离已经近在咫尺。

    如此,王沉向火魔群位置看去。

    这一看,他果真看到了萌萌,可也让眼前一幕激起了怒火!

    在前方百米出的火魔群中,有一个一人高的小型庙宇,而萌萌那个小家伙,此刻就像祭品一样,被摆在庙宇前。

    萌萌被剥光了衣服,被绳子固定在庙宇前,小脸上满是惊惧,一对明亮的大眼睛泪眼婆娑,好让人怜惜。

    “这群狗东西,是把萌萌当成活祭品了吗?”

    王沉心中有怒,却不敢硬闯过去,因为他看到,在这火魔群里,除了萌萌外,还有一个骨瘦嶙峋的老妪。

    这老妪一身黑袍,手里拄着一根拐棍,步履蹒跚,不是那钱婆婆又能是谁。

    找到了掳走萌萌的人,王沉目光一凛,凝神看去。

    只见那钱婆婆身上黑气缠绕,不断的从她那肥大的黑袍里穿梭。

    这黑气,来源于她的脚底。

    “黑气……这,这是魔气!”王沉骇然的瞪大双目。

    这黑气,他曾经在诱惑心魔的身上看到过,他原本只是想看看那钱婆婆的灵力值何几,却不料看到了这个结果。

    旁人都知钱婆婆修邪法,失了人性,却不知她根本就是魔物附体,甚至直接就是魔物变化而成,不然也不会在火魔群中而不受到攻击。

    “谁!”

    忽地,那钱婆婆厉声喝到,看向王沉藏身的石头处。

    “好强的感知。”

    王沉浑身一震,收回来目光,暗道。

    那钱婆婆朝着王沉这边的方向看来一会,后站在原地思量片刻。。

    虽然没发现什么人,但钱婆婆还是谨慎的叫来两头强壮的火魔守在庙宇两旁。

    而她自己却是盘腿坐在庙宇正前方,一脸庄严的将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是仪式前的祈祷。

    随着钱婆婆开始祈祷,周围火魔突然躁动,来回蹉跎脚步,那火红的赤眼里充斥着本能的疯狂。

    “呼!呼!呼!”

    “呼!呼!呼”

    场中,钱婆婆高诵祈祷,周围火魔有节奏的迎合,显得这第五关口格外诡异。

    仪式开始,王沉悄然行动。

    不得不说,钱婆婆的祷告,吸引了周围的火魔,也让王沉有机会悄悄潜入其中。

    他弓着腰在火魔群的缝隙中极速穿行,转眼便来到庙宇前。

    随后他拿出极寒大刀,擒贼先擒王,所以他这一刀是砍在钱婆婆身上。

    “噌!”

    极寒大刀一声轻吟,在空中划出一道冷光,转瞬斩在钱婆婆的身上。

    然而,另王沉措手不及的是,这一刀他竟然斩空了!

    那钱婆婆的身体在极寒大刀将至之前便诡异的化作一缕幽雾。

    一刀落空,王沉微微吃惊,接着又是一刀轮上去。

    钱婆婆已成幽雾,这一刀自然不是砍在她的身上,而是在王沉有意之下,斩上了庙宇一头的火魔。

    自火坑之后,王沉已是今非昔比,就算不爆发武魂,也一刀腰斩了那火魔。

    当然,前提是他手里有极寒大刀。

    极寒大刀的属性:对火属性敌人造成伤害+300%。

    这300%的伤害增幅可不是闹着玩的,极寒大刀斩在火魔身上,就像烧红的铁块放在雪堆上一样,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

    PS:卡文了你们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