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等会要爬到两边的岩山上面,当我们全部就位,就给你们发信号。”落汶对莫尔和秦湛说:“牧马人把鸟饵放出去,引出尖嘴鸟,再让剥皮人进去,配合我们完成狩猎。”

    话音刚落,就听峡谷里回荡起一声啸叫,一只直升机大小的怪鸟从峡谷中的一个岩洞里慢慢钻了出来,它全身的羽毛都是灰色的,只有脖颈处有一圈非常明显的亮黄色的毛,鸟喙又粗又尖,远远一看就像一杆标枪一样。

    “我靠......”秦湛看着那只鸟蹲在洞口抖动着羽毛,不禁发出一声惊叹。

    “尖嘴鸟喜欢阴暗,除非捕食或者磨胃,它们很少出来活动。”落汶说:“快日落了,尖嘴鸟会更愿意出洞。”

    “磨胃?”秦湛愣了一下:“磨胃是什么?”

    落汶朝那只洞口的尖嘴鸟指了指,秦湛抬头一看,只见它怪叫了一声,扇动着宽阔的翅膀飞了起来,在天空中滑翔了一会,突然间朝着峡谷的岩壁猛冲过去。

    一声巨响,一块岩壁居然被这只尖嘴鸟给撞碎了。尖嘴鸟双脚攀在岩壁上,用鸟喙叼住一块崩裂的碎石,一仰脖子吞进了肚子里。

    “这不可能。”秦湛张口结舌。

    “尖嘴鸟需要经常吞吃岩石,来保障它们的肠胃适应各种各样的食物。”莫尔说:“老兄,在你的家乡没见过这种东西吗?”

    “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秦湛说:“而且在我那里,它们通常不吃石头。”

    “你从哪来的?”落汶问:“碎岩堡?落日海湾?斗狮城?”

    “不。”秦湛摇头:“我来自杭州。”

    落汶和莫尔对视了一眼,脸上带着迷茫的神情。

    “我们不是应该讨论杀这些粪坑鸟的问题吗?”秦湛说。

    “好吧。”落汶说,转身对身后的队伍大喊:“弓箭手,散开!”

    十三名弓箭手分成两队,向着峡谷两旁峭壁的顶端攀爬而去。

    “大概要狩猎多少只鸟?”秦湛问。

    “十只。”莫尔说。

    “马匹会引出多少只来?”秦湛问。

    “十只以上。”莫尔说。

    “那剩下的呢?”秦湛盯着不断向上攀爬的弓箭手们。

    莫尔摇摇头:“杀不干净的。”

    “......”

    弓箭手此刻已经来到了峭壁的顶端,秦湛直直地抬眼望着他们。

    “你在看什么?”莫尔问。

    “等信号箭。”秦湛回答。

    “信号箭是什么东西?”莫尔不解。

    “她不是要发信号给我们吗?”秦湛惊讶。

    “呵呵。”莫尔笑了笑:“我们不需要什么信号箭。”

    “那她会怎么......”秦湛刚说到这,突然往后退了一步。只见莫尔的脚下,突然燃起了一片蓝色的火焰,火焰慢慢舞动凝结,形成了一片枫叶形状的纹章。

    “风暴魔法。”莫尔说:“风暴是落汶的属灵,这就是信号,我们应该放马了。默坦!”

    剥皮人默坦拔出了一把尖刀,飞快地在四匹营地骏马的屁股上狠狠切了一刀,同时松开缰绳,骏马立即高声嘶鸣,朝着峡谷的中央撒蹄狂奔而去。

    “啡!!!”

    伴随着骏马的嘶鸣,寂静的峡谷突然响起了一阵摩擦声。大概有五十多只尖嘴鸟从各自的洞穴里抖着羽毛爬了出来,飞腾而起,朝着流血的骏马猛扑下去。

    “你和我说了只是十只以上!”秦湛对着莫尔喊道。

    “五十确实大于十。”莫尔拔出了腰间的铁剑:“等会是我们的活了。”

    密集的尖嘴鸟群俯冲下来,将四匹马直接扑倒在地,它们标枪一样的尖喙刺进了骏马的身躯,将它们的内脏和肠子扯了出来。

    “现在动手吗?”秦湛问。

    “不。”莫尔摇头:“要等它们彻底沉浸于用餐之中才可以。”

    无数只尖嘴鸟压到了死马的身边,它们伸长了尖喙开始猛戳,有的戳到了马尸,有的则戳在了同胞身上。但是被戳的鸟没有丝毫表示,黑压压的鸟群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马尸,那些枫溪营地杂种马的肉和肝脏。

    突然,一道燃烧着的流星从崖顶坠下,那是一支包裹着火焰的利箭,它直接射到了一只尖嘴鸟的身上,火焰随即爆炸开来,将周围了好几只鸟卷入了烈焰之中。

    “默坦!”莫尔大叫,剥皮人默坦立刻手持尖刀冲了出去,但他刚冲到峡谷入口,就停下脚步四下张望。

    鸟群发出尖利的嘶鸣,它们四散开来,有些朝着岩洞飞去,有些则扑向了弓箭手所在的裂缝峡谷顶部。可是断崖之上射下无数的箭矢,有的燃着烈火,有的裹挟着狂风,还有的带着点点的绿光,大量的尖嘴鸟被利箭射中,摇晃着坠到了峡谷之内,但剩下的依然前仆后继的冲向谷顶。

    “快去,默坦!”莫尔大声地催促着,但默坦依然站在原地张望,大滴的冷汗从他的脸上流了下来。

    “快去保护弓箭手!”莫尔大喊。

    默坦似乎被这一声给吼醒了,拔腿跑进了峡谷当中,他从兜里摸出了一个纸包,狠狠地砸在地上,纸包顿时爆炸了,大量红色的烟雾喷涌了出来。

    随着烟雾的弥漫,本来飞向峡谷顶部的尖嘴鸟突然停在了半空,它们似乎闻到了什么,随即调转方向,飞快地又扑回了谷底,而在它们身后,又一批利箭射了下来。

    “那是什么?!”秦湛大声吼道。

    “液烟。”莫尔说:“这是一种刺激性极强的激素,如果尖嘴鸟感觉到了这些,它们会自动向释放激素的人发起攻击。”

    “所以......那小子是去送死?!”

    “他是去保护弓箭手。”莫尔看着秦湛说:“他是剥皮人,这是他的职责。”

    “‘剥皮人’的意思就是冲过去让自己被剥皮的人吗?”秦湛骂道。

    “不。”莫尔摇摇头:“默坦的主灵是风暴魔法,他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在箭雨下残存的数十只尖嘴鸟猛地扑进了浓烟,但与此同时,浓烟之外突然燃起了一团幽蓝的鬼火,默坦从鬼火中踏出,没命地朝着秦湛和莫尔这边飞奔。

    “这小子做到了。”莫尔呵呵一笑:“风暴魔法,永远不可思议。”

    “所以,我们是在这干什么的?”秦湛转向莫尔,他好歹还和无耳赶着四匹马来到了裂缝峡谷,可这个莫尔却一直没有任何动作,他虽然一个是源能653,灵力7797的家伙,却没有任何行动。

    “我吗?我是负责保护剥皮人的。”莫尔轻轻一笑:“这些蠢鸟总是那么记仇。”

    随着浓烟渐渐减轻,几十只尖嘴鸟又从烟雾里杀了出来,它们标枪一样的嘴巴顶在前面,朝着奔跑中的默坦就冲了过来。

    “救命!”默坦惊恐地大喊:“莫尔,救救我!”

    “他要被追上了!”秦湛叫道,尖嘴鸟的飞行速度远远胜过默坦的奔跑速度,默坦完全来不及跑到峡谷的出口。

    “别急。”莫尔说:“等这些鸟儿再集中一些。”

    “他为什么不再用一次那个狗屁魔法?!”秦湛说。

    “他的源能过低,风暴魔法无法频繁使用。”莫尔用手指轻轻拭着自己的剑锋:“这也是我跟着来的原因。”

    “快动手!”默坦狂吼起来:“莫尔,快出手,救救我!”

    在默坦的身后,尖嘴鸟的长喙越来越近。

    “现在就帮他!”秦湛叫道。

    “老兄,我们可是在狩猎。”莫尔不以为然地说:“我们要追求效率,等它们再集中一些。”

    “他会死的。”秦湛说:“他的肠子会被扯出来,他的肉会被撕成几万片,就像那几只狗屁营地杂种马一样!”

    “他不会的。”莫尔摇摇头说。

    “救救我!”默坦的脸被吓成了青色:“快救我!”

    “可以了。”莫尔说道,他举起了手中的铁剑。

    御灵者,意识抵达

    传送,源能653,灵力7797

    武器判定:【铁剑】,主灵【剑】发动

    主灵等级9

    【暴雨结界】

    一只尖嘴鸟从岩洞中猛扑了出来,它尖利的长嘴巴一下子刺中了默坦,随后带着他直飞出去,默坦的身躯狠狠撞在了石壁上,他大叫一声,大股的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三十几只尖嘴鸟围了上去,它们开始不顾一切的撕扯着默坦的身体,把他的肠子和内脏从身体里拽了出来。

    “好吧。”莫尔耸了耸肩垂下铁剑:“看来不需要我了。”

    在裂缝峡谷的顶部,又一批各式各样的利箭,暴雨般朝着分食默坦的尖嘴鸟群倾泻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