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泽说了使用主仆禁制的法诀,这种法诀不需要灵力支持是直接作用在神魂之中,林瑶按着白泽的指点试了一下,哈士奇瞬间倒在地上一边翻滚一边痛苦的嚎叫,那声音凄惨至极,林瑶赶紧停下,恢复正常的哈士奇一个狗打滚站立起来对着白泽一阵龇牙咧嘴“呼~呼~~”的示威。

    白泽也不以为意,有些玩味的笑着:“阿离,现在我教你如何操控仆人的生死。”

    就在这时哈士奇,老老实实跪在地上大喊:“我错了!请尽情的蹂躏我吧!”

    看到哈士奇的表现,林瑶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其实这也不怪白泽,而是灵兽开启灵智后其智力仍然不比人类,至少要分神期才能追上人类的智力,不过灵兽有一点是人类永远也无法拥有的,那便是灵兽的天然直觉,尤其是对危险的感知。

    看到哈士奇还趴在地上不动林瑶故意装的十分凶狠的说:“还不快去放开我师父!是不是还想吃苦?”

    “哼!不用了!”

    白泽周身没有半点灵气波动,绳子却犹如受到巨大的冲击一般断裂成无数段,随后一张大手凭空出现对着哈士奇就是一扫,直接将它拍到牢房的墙壁上,顺便拍碎了牢房的木栅栏,林瑶看到刚才的哈士奇只是一爪子拍断了几根,而白泽只是虚空一挥便将所有的木栅栏拍烂。

    林瑶惊喜地喊着:“师傅!你没有中毒?”

    白泽亲昵的摸了摸林瑶的头发柔声说:“中毒当然中毒了,不过师傅修炼的不是灵气,之前只是为了赶路耗费过度,以后师傅自己弄明白了就教你。”

    白泽又看向哈士奇,这时候的哈士奇正在把自己从墙上抠出来,白泽说:“你老老实实的给我徒弟当宠物,他日必然送你一场机缘,若是怀有异心比让你死于万劫不复之地!”

    白泽做的这一切其实全部都是为了让林瑶彻底收了这只宠物,不管是日后如何他都想给林瑶安排好退路。

    哈士奇从墙壁上出来之后趴在地上不敢动弹,白泽淡淡地说:“以后叫我先生便可,只要你对阿离忠心,除了机缘,还你自由之身也不是不可,这算是我作为阿离师傅给你见面礼,你好自为之。”

    说罢,白泽一伸手将一部功法直接打入哈士奇的神魂,哈士奇收到白泽给的法诀顿时身躯一震,它虽然不聪明,可也不是林瑶那样的小女孩,这功法如何它瞬间便知,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白泽,觉得白泽是那样的高大伟岸,原本有些暗淡的眼神也再次爆发出绿色的幽光。

    白泽带着林瑶向外走去,却没见到任何护卫,白泽暗自摇头对林瑶笑着说:“看到了么?他们现在对谁都不信任,连派人看守不都敢。”

    “出身这种家庭是我的耻辱!”

    林瑶对于林家的看法有些极端,白泽看在眼里,却没有点破,再次讲了一个故事:“两个书生一人姓李一人姓王共同出行游历,半路盘缠用尽,连日饥饿便让王姓生了歹意,偷了一户人家,饱餐一顿,李姓书生却不齿其行为,二人便分道扬镳。”

    林瑶打断白泽的话:“这王姓书生也太过没有骨气,还是那姓李的书生有些气节。”

    白泽笑笑只是接着往下讲:“李姓书生离开后,王姓书生觉得无地自容,便不再偷窃,最终饿死在一座破庙,而李姓书生饿的急了,又想到王姓书生此时正在享受,顿时觉得老天不公,便也去偷盗,不想被主人发现,争斗间无意将主人打死,后来发觉似乎杀人偷盗不过如此,觉得自己过去所坚持的十分可笑,后来更是变本加厉坑蒙拐骗,烧杀劫掠无所不做,最后成了一远近闻名的土匪头子。”

    林瑶沉思半晌,抬头看着白泽:“师傅我虽知你说的道理,却不知如何总结。”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阿离懂了!其实人没有好坏,看的是环境,守的是初心,底线不过是一层窗户纸,一捅便破。”

    白泽欣慰点头,对于这个徒弟他越发的喜欢,路上的林家护卫全部被哈士奇打晕,二人一狼来到当初林瑶修炼的库房,这里与当初一样,似乎在上次出事后便再也无人前来,白泽从灰烬中找出那灵石炼化的丹炉,此时只有一根手指大小,白泽打开丹炉里面是三颗丹药,白泽再次合上炉盖让林瑶连同丹炉一同服下,这丹炉在南明离火的多日炼化之下早已变成最纯粹的能量本源。

    林瑶服下后丹炉瞬间融化,浓郁的灵气粗暴的冲击到四肢百骸,林瑶只觉得无比的痛苦,随后三枚丹药也开始发挥作用温养着林瑶的经脉,痛苦也变成了舒畅,最后灵气再次涌回丹田,原本已经干涸的金丹再次变得充盈饱满。

    “呼!~”

    林瑶深深地吐了口气,这口气便是她身体里面化灵草的残余药力,白泽看到林瑶已经恢复便说:“好了我们该去看戏了。”

    “师傅那你的毒呢?不用解么?”

    白泽笑道:“为师的毒解与不解都没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两个林家护卫来到,护卫有些紧张的看着二人一狼,看到这幅场景,白泽嘴角微微上挑,没有理会几人径直走向外走去,一个护卫倒也敬业提刀来砍,却瞬间被林瑶爆发的灼热灵气振飞了出去,顿时没了生机。

    当他们来到林家议事大厅时哪里还有议事大厅,硕大的院子已经是一片狼藉,原本的家主长老全部倒在地上,大多都死绝了,白泽叹了口气:“哎!人心不足,奈何奈何!”

    废墟中一人艰难的爬了起来,正是林殊,这场漩涡他始终在漩涡之中,从未看清这漩涡的本质,他向林瑶伸出手,“阿离!”

    林瑶别过头去,不去看他,可眼角已经满是泪水,师傅猜中了所有,她却高兴不起来,白泽拍拍林瑶的肩膀,来到林殊面前,“我会带阿离走,你放心,我会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

    “谢谢!对不起!”

    “这是作为阿离的师傅应该做的。”

    林殊跪在地上大喊:“先生能救救我么!为了林家我不能死啊!”

    林瑶身体顿了顿,没有转身,步伐坚定地向外走去,白泽看着跪在地上的林殊缓缓地说:“你好好看看,还有林家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