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见黑羽载着两人飞上天空扬长而去,陈虎疯狂愤怒起来,身上气息飚乱手上出现一团团气波对着周围的树木狂轰乱炸,发出一道道“嘭嘭嘭”爆炸声。

    “陈海师,叶旭...我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噗嗤!”陈虎暴怒之时那两个被黑羽摧毁武灵的武者狂吐喷出鲜血,染红一大片土地,脸色变得的苍白,身上的气息也变的缭乱,这样的下场还算好的了,叶旭本来是想偷袭他们两人将其抹杀的,但是形势突变,机会过于渺茫,所以只毁了他们的武灵,不然他们就不止吐血这么简单了。

    见到同伴受伤,陈虎收起了暴怒的气息,走过去扶住两人“没事吧?”陈虎问道。

    咳咳咳...“武灵被打散而已,日后再凝集回来便可”受伤的一人罢手说道然后又说“身上还有疗伤的丹药吗...”

    “有...”陈虎点点头,然后把手伸进怀里摸索一番,突然他的脸微微抬起,眼神之中发出一道阴寒的光芒,腮帮子鼓起,似乎在蓄谋着什么。

    他的手从怀里拿出来,忽然,手掌一板,挥出一掌轰向那两个人的天灵盖上。

    “嗤!嗤!”两人天灵盖鲜血飞冲而出,溅出两道血光。

    “你....”一人捂着胸口,指着陈虎,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两个废物而已,武灵被打散了就算是凝聚回来也是废物一个!”

    “放心,你们的意外阵亡抚恤我会帮你们领取的,傑傑傑...你们的家人我也会好好的照顾的!”

    陈虎发出一道阴冷的傑笑,那面被叶旭焚烧的面部变得狰狞,像只吃人的恶魔一般,杀死这两人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那两人连死都没闭上眼。

    陈虎从他们的怀中掏出两个乾坤袋把在手中玩起,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嘶...”他笑时脸上的烧伤忽然生疼,发出一声冷嘶,脸色又再次变得阴寒,心里不禁恨起叶旭,此时他都巴不得吃叶旭的肉,喝叶旭的血了。

    收起两个乾坤袋后他走向了陈元,看着陈虎杀死了那俩人他一点波动都没有,一切都那么自然。

    杀了俩人他们竟然内心一点波动都没有,而且动作干净利落,手法娴熟,一看就知道他俩没少干过这种事情,两人同穿一条裤裆,也难怪陈元会奋不顾身的去救他。

    “陈海师跑了,现在怎么办?”陈元平静的问道。

    提到“陈海师”三个字陈虎脸色阴沉,若不是脸上还是烧伤的话,他的脸肯定会变成“黑旋风李逵”般的黑。

    “好好好...现在怎么办?”见到陈虎脸上的不悦,陈元又改变路线问道。

    陈虎摸了下脸上的烧伤,压根磨动道“先回族里再做打算吧....”

    ...........

    黑羽载着两人飞行离开数个时辰才,直到离开了天阴山脉之外后才停下来。

    这也是黑羽背上第一次除了叶旭坐上别人,若是在平时,别人靠近它的身躯它都会发怒,但是现在形势所迫,它才会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坐上去,降落在路上后黑羽飞上了树梢站岗起来,以防另有危险靠近。

    叶旭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从乾坤袋里拿出聚灵丹跟嚼糖豆似的吞吃下去,补充刚才战斗时的消耗对陈海师问道:“没事吧?”

    说着给他扔过去几瓶聚灵丹。

    陈海师有些愕然,聚灵丹都是拿来炼化的,可叶旭竟然跟吃糖豆一样吃起来了?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又变回了原本那副冰冷的表情,淡淡的回道“没事.”

    “呃...能说一下他们为什么要抓你吗?”叶旭又开口问道。

    陈海师没有回答他,反而从腰间解下一块布料把他手上的“九天霜华”给包裹住。

    “好吧...”见陈海师不肯回答,叶旭也不继续追问下去,而是看向了他手上的那把“长枪”,从刚才的战斗上他就注意到了这把长枪的不凡,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强悍的灵器,只是不知等阶如何?他伸手过去要摸“九天霜华”,但是他的咸猪手还没伸过来,陈海师就移过手躲过了他。

    树梢上的黑羽叶旭的举动,给了他一个大白眼“这货真是个财迷!看到好东西就眼红。”

    咳咳...“有点尴尬哈...对了,你是哪里人啊?”叶旭尴尬的摸了下鼻子,又问道。

    “海阳城.”陈海师只是吐露出三个字,手上的动作没停。

    “海阳城?没听说过...是哪个国家的领地?”叶旭又继续问道。

    把“九天霜华”包住后陈海师挂了在上,然后瞟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但这个眼神有点其他,好象...是在看“土包子”一样?,给了他一个眼神,陈海师没有回答他,转身淡淡离开,拿出乾坤袋开始炼化起来。

    呃....叶旭懵了,这货这么高冷?刚才还一起经历了生死呢,还说好了要一起喝酒,怎么转眼间就翻脸不认人了?

    “靠!小爷看错你这货了!”叶旭暴跳骂道,但是陈海师又给了他一个眼神,放佛在看个傻子一样看着他。

    呃....好吧!

    “那什么,你叫陈海师是吧...”

    陈海师不理...

    “.....”

    “对了,你今年多大了啊,看你年纪轻轻的就修炼到了武徒五重”

    还是不理...

    “你背后挂着那把枪到底是什么品级的灵器啊?”

    不理....

    “.....”叶旭一连问了几个问题,陈海师完全没有搭理他,干脆闭上了眼睛,封闭了五感六识炼化聚灵丹。

    树梢上的黑羽内牛满面“哥啊,你能不能别这么丢人啊,人家都不理你,你就别死皮赖脸的问了行不行”黑羽真的后悔和这货搭伙了,这货实在是太丢人了...

    “靠!”吃了一个大憋,叶旭郁闷的啃着聚灵丹,一大把一大把的往嘴里噻,还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化悲愤为食欲。

    然后他走到了一旁,拿出大把大把的聚灵丹炼化起来。

    这次他是准备突破武徒二重的境界,刚才他就后悔了,早知道之前就突破这层境界,即使是武徒五重他也有信心一战!若不然的话,刚才的战斗也不会打的这么憋屈,还落了个逃跑的地步,这也是他第一次和武者战斗逃跑,这是一道黑历史啊!

    叶旭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找回这个场子!

    待到乾坤袋里的聚灵丹都炼化完到一颗不剩的时候叶旭才停了下来。

    之前他从叶家带来了三十万颗聚灵丹,之前在阵法中的战斗就消耗了一大半,给黑羽疗伤时又用了一些,仅剩下的一点一般他又拿来突破境界了,现在他身上是真的是一颗聚灵丹都不剩了,彻底的变成了一个穷人!

    叶旭心里不禁肉疼起来。

    他望着手上那团炼化后的能量,放佛看着一件宝贝似的,忽然有种不忍心吞噬下去的感觉,索性他干脆闭上了眼睛,一口吞下能量。

    一道精华入口,他唤出黑洞武灵,疯狂的吞噬周身的天地灵气涌入体内,顿时他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原本瘦弱的身形变得庞大而雄厚,一条条筋脉鼓动起来,放佛要撑出他的肉体一样,发出绿莹莹的光芒,里面的灵气流动清晰可见,那种膨胀感又再次出现。

    每一次突破他都要忍受那种筋脉膨胀、筋骨刺痛的感觉,他这是在淬炼筋脉、磨煞筋脉,这也是他的筋脉比常人还要粗的原因!

    也能使得他每突破一次就能让筋脉壮大一分,所承载的灵气也会多一成!只有这样,他在战斗时才会得到源源不绝的庞大灵力支撑。

    叶旭身体中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如筋骨在敲打,如筋脉在打结。

    涌入的灵气瞬间就被黑洞武灵炼化成精华提供到叶旭的筋脉之中,这种狂暴的动静也惊动了陈海师此时他目瞪口袋的看着叶旭,他看的出叶旭这是在突破,但是这突破的动静太大了点吧,而且他吸收灵气的速度也是极为可怕,用肉眼都能看到那灵气如河流一般滔滔不绝的冲入他的体内。

    庞大的灵气在叶旭五米的范围之内掀起一片巨大的气浪,吹的他长袍猎猎一震,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这是他要突破成功的最后一步的预兆。

    顿时黑洞武灵的形体变大一倍!不过是隐身的状态,陈海师并没有看出黑洞武灵的存在。

    黑洞武灵疯狂运转,顿时这些灵气躁动的更厉害了,如大军压境一样涌入叶旭那如大海一般深邃的身躯之中,放佛不管他怎么吸收灵气都得不到满足一般?

    陈海师看的眼睛瞪大,嘴巴大张,轻松的都能塞进一个鹅卵石!惊愕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不禁的倒烟了一口唾沫!要是叶旭看到陈海师这番表情的话,他肯定也会大吃一惊的说道“靠,我还以为你这货脸上没表情呢.!”

    吸收够了灵气之后黑洞武灵暗淡了下来,回到了叶旭的体内...

    就当黑洞武灵回到叶旭的“灵丸宫”时,他就感觉到有一团庞大的能量从他的灵丸宫发出,忽然叶旭睁开了眼睛,眼珠瞪大里面的血丝清晰可见!

    “吼!!”

    叶旭大吼一声,劲气破体而出,气势也随着油然而生,气势如虹、朝气蓬勃,他虎躯一震,顿时就掀起一阵狂风,周围石屑飞起,花草树木伏倒,就算是任何妖魔鬼怪此时在他面前都要跪拜下来!

    这股劲气掀向陈海师时,他都不禁出手抵挡,若不然他的下场也会跟那些花草一般,此时他才明白,他的寒气在叶旭的发出的劲气面前,就如鸡蛋碰上了石头!

    一声大吼后叶旭就如发泄了一样,气势开始减弱下来,气息也缓缓也的潜入体内,之前的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呼...”

    叶旭呼了一口气喃喃道:“武徒二重..到了。”然后又看向了陈海师,问道“怎样?休息好了没”

    “嗯...”陈海师在沉浸在叶旭突破的场景,双眼痴呆的点点头回应。

    叶旭的突破让他大吃一惊,他从未见过一个武徒突破境界时有过这种动静,就算是武徒七八重的也不过如此吧?他是越想越心惊,,此时他看着叶旭竟然有种看不透的感觉,好似他身上蒙蔽了一层厚厚的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