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无尽的火焰。

    目光所及之处,一片模糊,透过这极度炽热的火焰看去,光离怪陆,一片扭曲。

    每吸一口气,浓烟夹杂着高温的气体,经过了咽喉到达肺部,尤里斯顿时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每一次的呼吸,都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时而粗重,时而被呛的嘎然而止,渐渐的其清醒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了。

    “我不想死,不想睡过去!”

    “好难受,憋死我了,我真的要喘不过气来了!”

    ……

    那无穷无尽的火焰,一直无休止的燃烧着,尤里斯已经感觉不到了自己的身躯,觉得自己的意识一直在这一片火红的世界里飘荡着,挣扎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这片火红的世界里出现了一丝奇妙变化,就在尤里斯连自己都不明白的奇异感知中,出现了一个个晶莹透亮的红色晶体颗粒,很小很小,用肉眼却一点也发现不了。

    能有着变化就好,尤里斯瞬间惊喜不已,就像一个溺水绝望的人一样,拼命的挣扎着,向那刚刚出现的一个个红色晶体颗粒靠拢着。

    当尤里斯靠近之后,触碰到这红色晶体颗粒的时候,晶体颗粒瞬间的燃烧起来,绽放出了耀眼的红光,嗖!的一声,就融入了到尤里斯的意识之中,尤里斯本来还算清醒的意识,就在这一刻也彻底的失去了清醒,陷入了无尽的黑暗里。

    “呼!”

    躺在床上的厉五指,猛的坐了起来,大嘴一张“呼哧!呼哧!”大口大口的粗喘着。

    竟然又梦到了那个火红,始终在燃烧的奇异世界,这个梦异常的真实。

    在梦中的自己叫尤里斯,厉五指每一次进入这个梦中,自己都是清醒状态,然而每一次出来的时候,却都是在融入了那红色晶体颗粒之后,就失去了清醒的意识,回到了现实之中。

    随着胸膛起伏的呼吸,慢慢的平稳下来,厉五指才渐渐的脱离了梦中对他的影响,集中了自己的精神,才意识到自己还在一个网吧里通宵呢。

    又是整整的一夜奋战在那电脑跟前,努力的冲级着,轻叹了一口气,不由得自嘲了一下自己:

    “长期的通宵奋战在网络游戏里,在这种很不规律的熬夜生活中,让自己的身体已经特别的虚弱了,也难怪在最近的这一年时间里,多次的做出了这样很奇怪的梦境。”

    右手无意识的习惯一抓,厉五指愣住了,眼前,没有了电脑的屏幕,手中更没有抓到鼠标。

    只有一张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野兽皮毛,做成的毯子盖在腿上,自己坐的也不是那舒适的沙发,而是一个硬梆梆狭窄的木床。

    眼前陌生且超乎现实的一幕,就像一根棒球棒狠狠的击在他的脑袋上,让他的意识瞬间的呆住,脑袋里呈现出一片的空白。

    “这是哪里?”

    厉五指心中一紧,慌忙的看向四周,这是一间由青色的石头堆砌成的石屋,屋里东西不多。

    左侧的墙壁上挂着几张,看起来应该是某种不知名野兽身上的皮毛,旁边有着一张不大的石桌和三个石凳,靠近门口的地方,有着一个黑色的火炉,火炉里还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右侧墙壁上,则挂着三件兵器,一把巨剑,一把不足一尺的短刀,还有一把大弓,墙角下还有一个长条箱子。

    厉五指看着眼前这陌生的一切,急急忙忙的双手一撑,从床上爬了下来。

    脚落实地,刚一站起来,厉五指就感觉到身体中,一股极端的虚弱与眩晕涌了上来,双腿一软,身体向前扑了过去。

    “砰!”

    “嘶!”

    摔在地面上的厉五指,猛的吸一口气,疼的脸上一阵龇牙咧嘴的表情,浑身的疼痛,还有身体里那一阵阵的虚弱,让厉五指的脑海中一片混乱。

    “这到底是哪里啊?”

    “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身体又是怎么了?那么的虚弱,那么的无力!”

    ……

    无数的想法在脑海中浮现,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怪异奇特的事情,一时之间厉五指竟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虚弱的在地面上挣扎了好一会,才缓慢的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从清醒的那一刻,一直到目前为止,都是厉五指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而且自己所在的这个石屋里,也没有在出现任何的变化,厉五指的心中也开始渐渐的冷静下来。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又缓缓的吐了出去,厉五指脑海中的思绪开始了正常的运转。

    “吱嘎!”

    大门被推开,阳光挤满了整个门,争先恐后的照射进来,光线突然的一暗,这时门口处走进来了一个身形高大的身影,厉五指双眼微微的眯着,由于阳光的照射进来,只能看到来人的一道身影。

    这个人似乎有点吃惊,连忙抬起右手放在了胸前,上半身微微的向前一倾,说了一句话。

    厉五指就在那里静静的站着,不知道如何应对,因为他竟然一点也听不懂对方说的话。

    陡然间,脑袋里出现了一股剧烈的疼痛,似乎是一段段记忆的画面从脑海的深处,争先恐后的涌现出来。

    厉五指的意识在这记忆的冲击下,双眼一翻,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后脑勺似乎磕在了身后的木床上,意识瞬间的迷糊起来,隐约之间似乎听到了门口那个人急切的呼喊声……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厉五指又一次慢慢的醒来,此时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很多很多完全是另一个人的记忆。

    记忆中的那个人叫尤里斯,是一个贵族的儿子,一个普普通通的贵族子弟,排行老三,上边有着一个大哥,一个二姐。

    尤里斯十四岁了,是一个非常勤奋努力的少年,因为自幼身体虚弱,不论如何的锻炼,不要说成为一名让人尊敬,让人羡慕的骑士大人,甚至就连一名普通的战士都无法达到。

    这不,因为尤里斯是一个又勤奋又努力的人,在加上本身身体虚弱,很悲哀的把自己那脆弱的生命给活生生的练死了。

    尤里斯这一生之中,也时常做着一个梦,一个和厉五指同样的梦,梦境中就是那个火焰的世界,一个无止尽一直燃烧的火焰世界。

    在尤里斯把自己练死的这一刻,厉五指就莫名奇妙的成为了,尤里斯这一副身体的主人,也顺带的接收了尤里斯,这短暂一生的记忆。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