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生长速度快,其木材适合制造乐器,树皮可用于造纸和绳索,种子可以食用或榨油。而这棵千年梧桐树,足足有五丈之长,它巍然屹立于树林之中,浓荫蔽日,生机盎然,是火凤凰的栖息地。

    传说中,凤凰共有五类,分别是赤色的朱雀、青色的青鸾、黄色的鹓鶵白色的鸿鹄和紫色的鸑鷟。这火凤凰便是四灵之一的朱雀。四灵分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大神兽。四象有祛邪、避灾、祈福的作用,被世人称为天之四灵。

    火凤凰象征重生,它是吉祥的,代表着脱离困境获得新生。

    火凤凰的羽毛,是五彩斑斓的。颜色有红色、黄色、蓝色、橙色、绿色、紫色。因为红、黄、蓝是三原色,橙、紫、绿则是三间色,所以当羽毛重叠在一块时,会变幻出其他的颜色。

    此时此刻,火凤凰正停留在秦无风的臂膀上,而他还在酣睡中,丝毫察觉不到火凤凰的动作。火凤凰被他不消息蹭在梧桐树上血液吸引过来。这是一只雌凤凰,当她看见秦无风丑陋的脸庞时,顿时心生同情,遂想帮他一把。

    火凤凰一边挥着翅膀,一边用兽语念道:“无垢之光,让一切丑陋都消散于希望中!绽放出你神圣的光芒吧!”只见火凤凰的翅膀朝着秦无风脸上方向射出一道光束。

    秦无风意识混沌,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还伴有一种瘙痒疼痛的触感。他没有太在乎,只是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美梦罢了。却不知道,火凤凰已经喂他服下清肌百花露和腐元蛇还散。

    火凤凰看着祈月和秦无风这一对壁人儿,在梧桐树的衬托之下,恍然间有种万绿丛中一点红,动人春色不须多的感觉。看着秦无风的脸,再观摩这对金童玉女的慵懒的花式睡姿,火凤凰只觉得搞笑,腹部憋出一股气,朝他们扇去。趁着他们醒来之前,逐渐越飞越远,没有留下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祈月醒来后,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还在酣睡的陌生男人,手还搭着她的肩。她惊呼道:“你......你是谁啊?怎么会睡在我旁边!”男人并没有丝毫反应,他仿佛听见了她的声音,反而睡的更加舒服。祈月气不打一处来,揪着男人的耳根子,脸红道:“哪儿来的小白脸!竟敢睡在我的身边,还吃本姑娘豆腐。哼!别以为你长得好看,我就拿你没办法。”

    男人还是睡的很沉,丝毫感觉不到祈月的呼唤声。祈月心想,她定是遇见了参赛者里的登徒浪。她也就不想理会他了。

    突然,祈月注意到男人受伤的手掌心紧紧握着她的旗帜,那一刻,她仿佛停住了呼吸,心如冰窖一般寒冷。她的旗帜是在秦无风的手上的,而现在,她的旗帜到了这名男人受伤的手中,这说明了什么?说明秦无风十有八九已经被这名男人所杀。那么他的下一个目标,会是她吗?想到这里,祈月只觉得担惊受怕。秦无风武艺那么高强的人,都已经死在那男人的手中,自己铁定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她想偷偷拿走属于自己的旗帜,然后静悄悄的逃走。

    就在祈月想要偷偷拿走旗帜再溜走时,男人下意识将大手一把抓住了祈月,祈月重心不稳,一不小心就被他扑倒在地。祈月被男人压在地面上,她满脸通红,心猿意马的心跳,她偷偷看着他,发现他好像很累很困的样子,缓缓才睁开双眼。

    祈月一把将他推开,嗔怒道:“登徒小人!”

    男人醒过来后,一脸不解,他开口道:“你怎么了?”他再看向自己和祈月挨的那么近,心跳加速,脸比祈月的还要红上几分。祈月这才注意到男人的言行举止无时不流露出高贵淡雅的气质,他身材伟岸,小麦肤色,薄薄的汗透过衣襟渗出来,将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的,只见他面色潮红,看见她的那一刻,明亮清澈的眼睛像通了电的灯泡,蓦地亮了,折射出温暖柔和的光芒。

    祈月看了他好久,这才察觉他连穿着的衣裳都是秦无风的。她看着他,咬牙道:“你快把衣服脱了。”

    男人诧异的看向祈月,迟疑了几秒,问道:“你怎么了呀?”男子说完这句话时,他听着由自己声带发出的低沉沙哑的嗓音,仿佛是被自己吓到了,连忙滚爬到了小湖边,照起了镜子,就在他想查看自己的脖颈是否生了瘤,否则声音怎会变的如此时,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脸,翻天覆地般变了模样!

    男人捧着自己的脸,喃喃道:“不......不......这不是我!”

    祈月看着面前的英俊男人,气不打一处来,质问道:“是你杀了秦无风?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闪烁着双眼,眸子里好像有了激动的泪花。他注视着祈月,认真问道:“秦无风究竟是你什么人?”

    这个问题可把祈月给难住了,秦无风到底是她的谁?爱人?不是的。朋友?不是。敌人?也不是......

    思索了半天,她还是狠心道:“曾经和他是朋友,现在他只是叛徒。他对我的这番作为,死了就死了,不提也罢。”说完这番话,她的心感到了很难过,甚至还有些沮丧!她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

    男人闭口不答、无动于衷。祈月看着他,无奈道:“算了,人死不能复生。就算对与错,我都不想再提他了。嗯……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呀?你手中这面旗帜,可是我的,你能还给我吗?”

    只望见湖水安静地在那里流淌着,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男子看了看身旁的风景,最后他的眼神还是那棵千年梧桐树下,那是他和祈月依偎了一晚的地方。他镇定自若的回过头,惊鸿一瞥。

    他迎上祈月的目光,低声道:“我叫梧桐,很高兴遇见你。”

    听着梧桐磁性的男性嗓音,祈月的心,扑腾扑腾直跳。梧桐,给她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半响,祈月才开口道:“你的名字真好听!你读过来自人间的一首诗吗?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梧桐的眼眸闪耀着忽明忽暗的光,给人一种扑朔迷离的感觉。他抓紧了祈月的手,接过了下一句:“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祈月试图挣脱开他抓住她的那只手,却意外发现梧桐的力气大的很,看起来是个练家子,至于是不是半桶水就不得而知了。

    梧桐看着祈月反抗的样子,心生冲动,竟然很想亲吻她!但是他往前凑了一步,步伐就往回缩,面色潮红。

    绝对不能让现在这个身份在她的面前再留下不好的印象了,每当他想起自己以前丑陋的面容,再想到自己对祈月的心思,简直就像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别说别人了,就连他自己都恶心作呕。

    从今以后,世间再无秦无风,只有梧桐。那个心甘情愿为你更姓改名的梧桐。那个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拼了命保全你的梧桐。

    梧桐看着祈月,语重心长道:“一命偿一命。因为是我害死了秦无风,所以我决定了,要用生命去保护你。以祭奠秦无风的在天之灵。”

    祈月冷哼了一句,闷闷不乐的回应道:“你也太抬举我了。我并不是秦无风的谁!”

    梧桐愧疚一笑,手中握着旗帜的手又紧了三分。决定试探下祈月对他的心意,只见他开口道:“死神快降临秦无风身上的时候,他还紧紧握着旗帜,喊着祈月,那应该是你的名字吧?”

    祈月听完梧桐的话,轻轻摆头,手在颤抖,唇在哆嗦。她叹了口气,说道:“也许吧。可他还是背叛了我。”

    祈月环顾四周,隐隐感到不对劲。她风驰电掣的行动起来,一个闪身,便闪现至小湖旁。只见湖面泛起了点点气泡,由少成多。

    祈月戒备的往后退,她变幻出古剑,全副武装的样子。梧桐也跟着往后退,两腿脚呈八字。

    只见湖面上露出了尖锐的角刺,巨兽逐渐浮出水面,光是角刺,就足足有半米之长!眼神中带着提防之意。

    祈月虚张声势道:“来者何人?报上你的名号,兴许我还能饶你不死。”

    只见这镜湖巨兽上了岸,幻化回人形,缓缓开口道:“我是镜湖巨兽,遇水则变回本体。我也是这次复试的参赛者。”

    祈月见这镜湖巨兽手里还握着属于他的旗帜。想必除她以外,其他无阵营的人,武艺都不算高强。

    镜湖巨兽胆怯道:“看你们的吐息,修习的功法应与我们低等阶的妖大相庭径。那个……大哥大姐,能让我一路跟着你们吗?”看着祈月犹豫不决的眼神,镜湖巨兽主动将自己的旗帜交给梧桐,并说道:“现在你们总该相信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