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座宝塔内再无杂声,远古传来跨越时空的颂唱,悲壮,空灵又动人心弦。

    闯入阵法内的几人在消散,大阵笼罩,宝塔镇压,他们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身体在分解,双腿化作星星点点的蓝光融入宝塔。

    “啊~啊~”

    他们想要大喊,可这么喊也喊不出,嗓音嘶哑,就像在喉咙上蒙上一层膜,阻挡声音发出。

    他们惊慌,恐惧,身体毫无知觉,就像抽丝剥茧一般,被阵法一点点吞噬。

    “小果知道主人不在乎血丹,并且这种东西对主人也没用,但这阵内充斥的血气却是一股非常巨大的能量。”

    “与其浪费,不如调为主人所用……”

    那清脆的声音越来越淡,苏阳想要挽留,可无能为力。

    就像有些事有些物,越想攥紧,却越是难以把握。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从小果出现后,不过这么短短的时间内,苏阳已经把她当成伙伴。离开的突然有些伤感与不舍。

    虽然知道——她还会回来。

    “叮!超神装备匣初始系统,很高兴为您服务。”

    “一边凉快待着去吧!”

    “收到。”

    “……”

    笨笨的系统回归,还是那样死板机械化的声音,一丁点科技的智能气息都没有。

    也在同时,宝塔将所有血气皆是转化。

    猩红的血肉被蓝光拂过,迅速同化,转变成为神秘的能量,如百川汇海,吸收进入宝塔。

    塔身越加晶莹剔透,散发耀眼光芒。

    在塔内,苏阳可以看到四面八方,立在百米高空,俯瞰小半城池。

    然而外面的人却见不到塔的内部。

    一颗湛蓝明珠镶嵌在塔顶,苏阳手中的血兵长刀红光一闪,飞出一头无角长龙。

    正是缩小了无数倍的螭龙。

    螭龙精血养出的小血龙眼神呆滞,并无灵性,直至苏阳与之发生感应,心神交汇,苏阳就是它,它就是苏阳。

    这是超出周天境界的力量在维持,神迹一般。

    于此同时,其余三十六阵皆已归位。

    主阵血蚁,那个矮小的老头手持血兵长杖,一挥之下滔天血气。

    见阵法被掌控后,青城主愤愤后退,十分憋屈,最终他还是没能攻破主阵。

    望向那滔天血气的阵法,滚滚涌动的都是城池百姓的血液,他悲愤,仰天长叹:

    “青檀城,终是没能躲过灭城之灾吗?”

    “早就与你说过,不敬老可是要吃亏的。”血蚁满面春光,笑起来满脸褶皱,暗红色的血袍下,赤红的胡子翘挺老高,仿佛在显示他的高傲。

    他在十二将子中实力不是十分突出,他的作用便是控阵,一但让他掌控阵法就能够发挥出十二分的战力。

    青城主?

    掌控这座超级大阵以后,他还算得了什么?不入阵还好,一旦入阵就无法活着出去。

    他有这个自信。

    所以,在血杀阵交替的瞬间,青城主退了,不敢与其交锋。

    “青城主,杨节寒,若还是当年的你,老朽承认不是对手。就算是我们将子中的最强者也不一定能够在你手里不败。”

    “错,若是曾经,我三招毙了他!”青城主叹息中,透露出淡淡的装逼气息。

    “可那又怎样,造化弄人,老朽一个十几年没有存进的人,如今都可以将你击败,你……废了!”

    血蚁红眉一挑,一边在空中刻下纹路,一边道:“其实在挑选目标的时候,我本是拒绝来找你的麻烦,毕竟你曾经威名显赫,我有所担心。可如今看来,你已经彻底沦落成为一个躲在女人背后的懦夫。”

    他手臂僵再空中,略微有些思考犹豫,又接着说道:“一代天骄,啧啧~,多可惜啊,陨落了。”

    他竟然在为青城主惋惜,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可这是两人之间的对话,并无其他人听见。

    青城主定在天空中,楞楞出神。回忆涌上来,如潮水止无可止,唯有纵容其划过脑海。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此后世间只有青檀城主,再无杨节寒此人。”

    他要离开,被阵法笼罩的百姓来不及去救援,控阵之人只需一个念头就可以抹杀他们,不留任何破绽。

    输了,输得一败涂地,他的兵没了,三十六座分阵,没有一座被破坏,就连城西也没有传来消息……

    恐怕,凶多吉少。

    这一刻,这位坚强的男人却想哭,眼角浸湿。

    他歇斯底里的撕叫:“啊!!!”

    没人知道他的过去,没人真正理解过他,都没有,他就像是被世界抛弃。

    看上去贵为一城之主,可一个人得内心,岂能是从外表就能看出?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有深藏的秘密,不为人知,时间久了就变成了软肋,制衡着自己,为自己树立一个跨不过的槛儿。

    当所有人都在言论你做错之时,你是否能够坚定自己的想法,不是固执,而是对自己的抉择是否坚定。

    当他在苦恼与无助中沦陷之时,嘟嘟!的声音响起。

    通讯水晶接到了传讯,熟悉的声音顿时让他振奋。

    “爹,苏阳没了!”

    “什么?你仔细说一下你那里什么情况?”

    青韵儿焦急略带哭腔的发起通讯。当她出现在阵法外的时候,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苏阳的身影,她第一时间就想给苏阳发起通讯,可惜他们的水晶并没有存留信息,不可以相互通讯,所以她联系父亲,寻求帮助。

    青城主则冷静多了,他在通讯过程中询问青韵儿,已经把青韵儿所知的情况都了解到。

    他意识到事情出现了转机,“宝塔”是变数,也是希望的来源。

    他已经命人把所有散落的百姓全都带出青檀城,真个城池看起来像是座空城,其余的活人几乎都集中在三十六座阵法笼罩内。

    当然,苏阳所在之地不算,已然被清空了。

    高速移动,到了大周天的修者都能过做到凌空飞渡,青城主飞速向城西赶去,没飞行多远,便在遥远之地的空中见到塔尖和一颗湛蓝的宝珠。

    果然,一切都是真的,真的有宝塔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