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当中,轮回宝鉴骤然异动,绽放层层辉光。

    徐庆大骇!

    一直以来,他对轮回宝鉴都有着相当程度的戒备,尤其是在出了异形暴露时间之后,而在此刻!在自己即将突破的重要关头!轮回宝鉴竟然再一次发生了异动?!

    开什么玩笑啊朋友,小爷我在爆种突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坑爹?

    然而轮回宝鉴才不会去搭理徐庆的疯狂吐槽,它在绽放无量清光之后就陡然一震,千丝万缕一般散入徐庆四肢百骸,纤毫之处全不放过。徐庆只觉得无量青光绽放之后,心神灵识陡然变得白茫茫一片,再无一点感知。

    ……

    外界,望月崖上。

    原本喧嚣壮观的景象突兀地停止了,那漫天弥散狂舞的气血也唰的一下……真的是唰的一下就瞬间手酸,一下子黏在了徐庆的体表。

    于是,本来仰天清啸,意气风发的徐庆突兀之间就变成了一座惟妙惟俏,通体血色的雕塑。

    鲜红色的雕塑……还是人形,大概总能让人联想到一些很不好的东西,然而徐庆所凝练的雕塑却没有让人觉得恶心惊恐,然而让人有一种那是瑰宝般的错觉,甚至于,众人仿佛能闻到丝丝清香芬芳飘来……

    由极动到极静的变化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而那一尊宛若血玉般的雕塑同样让人一头雾水。

    余怜此刻目瞪口呆……

    真的就跟表情包似得那种目瞪口呆。

    “所以说啊……那是什么东西啊?”

    “先生原来是个妖怪吗?”

    清尘子一巴掌捂住脸:“这孩子……想什么呢!”

    孙长武不确定道:“啊,这个真不太清楚呢。”

    沉默下,议论和怀疑在酝酿弥漫……

    很快,轻微的裂缝声从雕塑上传来,空气中的清香甘甜愈发浓郁,这北山之上的天地元气开始躁动,元气的流动甚至带起了一阵大风。

    徐庆体表血玉外壳片片剥落,露出血玉之下的徐庆。

    血玉下的人变得更加白皙莹润,细嫩的肌肤在天光下如同上等白玉般折射着温润的光,他闭着眼,神情恬淡,汇聚成风的元气环绕在徐庆身周。

    突然,天上好像飘落了一些什么。

    “下雪了吗?”

    众人抬头一看,却发现……那哪里是什么雪?

    那分明是一朵朵虚幻的白色小花儿,众人企图伸手去接,可那花朵却从自己的手掌上穿了过去……

    “天……天花乱坠?”

    这竟然是天花乱坠!

    人群爆发出明悟般的呼喊,然而下一瞬间,一道横陈天际的浩荡天威滚滚而来,在场诸位不管是谁,都是两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天威加身,无敢不从!

    更多的天花垂落,徐庆身上的血玉外壳也终于一一垂落,阵阵青光从徐庆足下涌出,宛若泉水。

    那些本就在高处的人们惊讶的发现,涌出的清泉很快化作一朵娇嫩灵动,迎风微漾的巨大青莲呈现在徐庆足下……

    “足……足踏青莲!”

    然而异象不止,一株梅花树在徐庆身后悄然生长,不过一会儿的时间,那株梅花树很快长到两人多高,虬结劲道的枝干上点缀着多多红梅,一阵寒风飘来,天降大雪,落于梅上……而徐庆,就好似倚靠在这梅花树上一般。

    踏莲倚梅……

    区区一次平境圆满的晋升,竟然能引来如此多的天地异象?

    开什么玩笑!

    望月崖上,不少人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极远处的天边,隐藏云层当中的楚狂人面露欣慰微笑。

    “了不得啊,这孙子真是要上天呀!”

    在其身边,李斥无奈道:“楚兄,慎言。”

    楚狂人混不吝道:“慎言个屁,再牛逼那也是老子的弟子!”

    李斥愈发无奈——

    敢情你这会儿拼死认这个弟子了,早你干嘛去了。

    仔细看了一会儿,楚狂人有感而发,轻声吟道:

    ——踏莲曳波涤玉骨,凭虚御风塑圣魂,一缕清香入乾坤,几朵梅花窃天机。

    “我这徒儿……有成圣之资啊!”

    李斥点点头,太玄中兴之道,莫非就落在此子身上?

    ……

    徐庆缓缓睁开眼睛,于是他看到眼前朵朵梅花傲雪挺立,片片白花从天而落,那景象美轮美奂,似在仙境。

    而在他身前,漫山观武人都跪伏在地,似乎在朝拜着什么。

    徐庆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候自己要不要说一句众爱卿平身?

    可当他看到自己足下青莲,身旁梅树后也吓了一大跳!

    “我去,什么情况?”

    随着他心境波动,那莲花梅树也如同水中幻象一般轻轻波动,摇晃一下之后整个幻灭掉了。

    而在谁都看不见的地方,徐庆眉心玄关内悄然出现初六枚勾玉,其中两枚勾玉闪烁着莹润的灵光,剩余四枚则低沉黯哑,毫无灵性。

    等到所有幻象都消失,那浩荡天威从悄然而去,众人狠狠地松了一口气,然后爬了起来。

    此刻,众人的心情有多复杂,那可就别提了。

    而在望月崖上,方圣白苦笑行礼,道:“兄台果非凡人,这阵仗着实震惊天下。”

    黄湖心有羡慕、震撼以及一丝丝的嫉妒,然而遇到了也是机缘,要不了多久,这就会变成一根很粗很粗的大腿!而在之前他差点坏了对方的大好事!所以,他也行礼道:“也要恭喜一声阁下。”

    应秋锁素来冷淡,只是拱了拱手。

    然而应秋锁之前挡下黄湖的举动徐庆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所以对着他们同样拱手,道:“同样多谢两位!”

    ——尤其是应秋锁!

    这边几个高手客气完,那柳城诸多世家一窝蜂地涌了上来!

    “这些阁下今日可有空?”

    “不知公子可有婚配?老朽家中尚有一孙女,二七年华,俊俏得紧呐!”

    卧槽……十四岁你就抬出来卖了?

    畜生!

    “公子,我家有女年方十二!”

    你不是人!

    徐庆被这些堵在望月崖上,险些就要被淹没了。

    余怜手足无措:“我……我们,要不要……帮忙?”

    孙长武摊手苦笑:“怎么帮?再者说,人家表达是善意啊……”

    清尘子怔怔出神:“这特娘要是老道在里面……老道我能幸福死呀!”

    余怜用眼白瞥了猥琐倒是一眼:所以说,你永远不可能在那里面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