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鹏邵的虽然他经历也比较复杂,经历过各种场面,也有过生死经历,但这种超现实的他也是第一次碰到。感觉面前这少年反应,应变能力基本都比其他人快一拍,他略微点点头表示同意。

    林易进房,发现苏晓雯正在用袖子抹嘴巴,看来她也吐得不清啊,一个柔弱女生见到这种场面没有尖叫已经不错了。

    还有就是房间里的陈医生,正在原地抖个不停,刚才那场面吓到他了。

    ”陈医生,赶快帮我收拾一下,一起离开这里。”

    林易假装没注意外面那冯宇行临死前说的话,因为医生的话现在确实会用得着他的专业技术。但一定要对这人防范警惕,防止他再次卖队友。

    探头向窗外看了下,外面街上的情景林易估略了下,大街上有不少丧尸在追赶人还有扒车窗户,因为马路上的车辆里的人吸引了它们的注意力,数了下大概有10几只。还有的被咬的有在地上抽搐的也有一些。尖叫逃跑的也有一些。丧尸的奔跑速度看此情景估算也就和人类差不多,就是人会累,丧尸不会累,所以单独直线逃跑被追上是迟早的事。

    众人粗略收拾了一下,就开始战战兢兢的下楼了。

    他们住的房间是3楼,因为火车站这边的小旅馆普遍比较破,所以也不是电梯上下楼的,只有普通楼梯,也就避免了万一乘电梯下楼,门一开,电梯口全是丧尸的直接团灭的情形发生。

    几个人慢慢下楼梯,前面的左手举着凳子充当防御隔离的防具,右手武器。走到2楼的时候向2楼走廊张望了下,看到2楼有2间房间的房门开着,并传来乒乒乓乓内部打斗和物体落地的声音,估计里面正在生死斗呢。

    没人敢发出声音。就这样一直从2楼楼梯向一楼走去,这时突然,从2楼一间开着的房间里奔出一个浑身是血上身赤膊的男子,男子身形不稳,出门就摔在房门口,又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向林易一行人跑来。

    “救命啊---------”男子凄厉的呼喊道。这时在他身后是一个衣衫不整的女性丧尸摇摇晃晃一步一跌追赶过来

    因为这小旅馆是那种老旧的楼梯很小的楼梯,顶多只能容1个人上下的很窄的楼梯。那个人奔过来时他们大部分人都挤在楼梯上。所以那男子拼命挤也根本下不了楼。楼下的人赶紧拼命向下奔,男子还是挤在最后一个,被追赶过来的丧尸一把拉住,一口咬在肩上,男子身形不稳向前扑倒,但倒地之时求生的本能让他双手无意识在空中抓着,本能希望能抓住救命稻草。

    刚好不巧的是,他抓住了妹子的衣服,连带苏晓雯也被他带倒在楼梯上。

    “啊---------”

    妹子这回真控制不住了,尖叫了起来。

    情况紧急。其它人一个个直接逃下楼梯跑出旅馆前厅,只有1个人例外,林易一马当前快速奔上楼梯,左手一把拉住苏晓雯的手,想把她拉离,可无奈男子在最后那点求生意志的激发下,死拉住苏晓雯的脚不放,不过男子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了,慢慢地,绝大多数的眼白都翻出来了。

    眼看情况不妙,林易直接放了苏晓雯的手,左手从裤兜里掏出锤子。左右手武器换手后,看准位置和方向右手直接一锤砸在男子的后脑上。嘣---------。血向男子脑后扇形方向喷开,这时男子完全停止了动作,他身后的丧尸还在啃咬着他的肩膀和脖子。

    林易这时把锤子放在地上,右手拉起女孩。但可能因为惊吓过度,女生站了几次才扶着楼梯栏杆站了起来,满头香汗淋漓,眼中有充盈的泪光,似乎在下一秒就会滑落。

    “不怕----不怕------不怕-----------”

    林易手忙脚乱像哄小孩一样的拍着妹子的背。

    随后用武器解决趴在男子背上的女丧尸后,2人走到了前台。前台收银台这边一大滩子血,估计收银小哥也挂了。刚才从楼上看丧尸进大门,他肯定是最首当其冲的,估计也加入了猎食者行列了。

    出了旅馆来到马路上,他们的车子停在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前面几个人已经跑过马路,鹏哥却还在旅馆门口等林易,

    林易和鹏哥猫着腰碎步跑过马路,身后跟着苏晓雯。

    刚走到车前鹏哥先打开驾驶室的门,其它人拉开后排的车门直接往车里钻。林易刚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准备上去和鹏哥边开车边商量下面的路线和求生走向,因为现在这些人里,鹏哥和他仿佛就有点首领的势头,其它人基本都能听他们2个的。虽然他岁数不大,但的确应变能力不错。中年人哪,面对这种情况,确实没他机警。。

    突然感觉身后衣服被人拉住。他一紧张,马上回头,结果转过身一看原来是苏晓雯。

    她拉着他衣服细声说道:“我害怕,不想坐后面。”

    这妹子虽然是大学生,比他大一级,但在这种场合,他的临危不乱,处惊不变,确实让人有种安全感。况且后排座位上不是中年人就是杀马特。妹子感觉还是有排斥感。

    林易“嗯-----”了一声,把撬棍丢在脚垫上,爬上去坐上副驾驶,向妹子伸出手,把妹子拉了上来。

    妹子“嘤嗯---”直接就坐在他大腿上。她一头乌黑闪亮的秀发自然地披落下来,林易情不自禁双手从身后环绕住她的纤腰,拥抱的一瞬间他闻到了她头发淡淡的味道。

    “好香”

    林易忍不住深深用鼻子埋到妹子的头发里,深深吸了口气,妹子的娇躯一颤,随后才平静下来,慢慢故作镇定的看向车外。

    林易从小到大还没有像这样近距离接触女生呢。而且妹子穿的可是短裙,短裙,短裙啊,就这样坐在自已的腿上,而且裙外露出的这大腿白得让人晃眼。他丹田一阵火起。

    可还来不及暧昧,现实总是这样不解风情,在马路对面突然一前一后向这边跑来2个浑身是血的家伙。跑在前面的是穿了一身环卫工的衣服的大叔样丧尸,后面的看不太清。

    鹏哥也看到了,直接一脚油门一打方向车子直接从人行道冲上马路,现在是晚上8-9点,所以车流量不是很多,勉强东绕西绕还是能绕出去的。

    “呯------”

    的一声,那两个丧尸跑在前面的撞在商务车左后门上,还好,丧尸照此看来感觉就是疯狂点,没有像电影里会有啥变异,异能啥的,致少也不会跑得比汽车还快的那种情况。或一下把车门撞穿掉这种情况要是发生,那就真的不妙了。

    “前面路口,向右转,向西走,沿松汇路一直向西,往乡下走,向青浦或浙江方向走。”林易吼道。

    “把手机导航拿出来-------”

    刚才他粗略的看过手机地图,对方向有个大致的了解。但具体怎么路线还得看导航。还好卫星还在工作。定位一会就完成了。

    鹏哥,我觉得吧,现在我们这么晚一路开车,也没个目的地,也不知道哪里爆发了哪里没爆发,没有刚才火车站那么乱一路开来还算正常,看来这骚乱有可能就是那种人流交换量大的地方,像城区的,地铁,火车站,长途汽车站一类的开始有感染者传播的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