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看了片刻,萧若洵便心中有些发凉,虽然这些魔教妖人一时间拿不下被围困住的两个人,可是他们人数众多,各个都是修为颇为高强的人物。【零↑九△小↓說△網】

    即便身边的同伴不断的倒下,却是一副默然神色,举手投足之间无不透露出令人瞠目的杀手气势。

    中间两人虽然武功修为比起这些魔教妖人高了不少,可毕竟双手难敌四拳,虽然彼此间配合的是天衣无缝,且全力以赴,此时也是有些招教不住,狼狈不堪起来!

    看着两个孤立无援,被魔教妖人合围在其中的正气门弟子,萧若洵便起了上前帮忙的心思。

    可他只是一个聚灵境界的修士,这要是贸然跑上前去,那些个黑衣大汉随便拍上一掌,便能要了他的小命!

    但是眼下情况十分危急,倘若再这般下去,只怕那两人便要双双死在那些个魔教妖人的手中了,萧若洵可谓焦躁不安,心中不免进退两难。

    双方彼此僵持了一会,只要对手出现任何一点纰漏,他们便会毫不犹豫的杀死对方。

    一个黑衣大汉看了看白衣女子怀中的婴儿,与周围的人互相递了个眼色之后,全部黑衣人突然一齐出手,朝着白衣女子杀了过去。

    白衣男子早有准备,一掌击中了冲上前来的一个黑衣杀手的脑门,那个黑衣大汉闷哼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虽然杀了一人,却是无济于事,眼看着两人就要死于众黑衣人的合攻之下,萧若洵再也忍不住,忽然冲了出去,立在高处,斜着眼睛,瞧着众人,威风凛凛的哈哈狂笑一声道:“你们是什么人?就让我百若寒来会会你们!”

    百若寒乃是通天门第二高手,一身道法修为可谓出神入化。其修为虽然远远不及他的师兄无涯子,可是他的名声在魔教中与无涯子比起来,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因无涯子很少参与那些正魔之间的打打杀杀,自从他接收通天门后,通天门便蒸蒸日上,如日中天,势力微弱的魔教根本就撼动不了通天门。

    只要不是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无涯子一般很少下山,或是与什么人交手。

    所以,一切繁杂之事,无涯子皆是将其交给了百若寒,而百若寒便肩负起了与魔教对抗的重任。

    几百年以来,皆是百若寒领着其余两派的高手与魔教四大宗门周旋。所以在魔教各派中,百若寒可谓声明响亮。

    众黑衣人正杀的起兴,突然冒出一个人来,那个人居然还是通天门的高手百若寒,他们无不大惊失色,身子皆是一僵,齐齐刷刷的偏头,朝着萧若洵看了过来。

    众人呆呆的看着萧若洵,见他威风凛凛的立在高处看着众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倒是与那个传说中的通天门高手百若寒有那么几分神似之处,可是眼前这人明明就是一个少年,众人无不在心中疑惑道:“此人便是百若寒?”

    萧若洵的心脏碰碰乱跳,被这些个黑衣大汉瞧得浑身寒毛扎起,但此时情况危急,只得故意装作一副高人模样,硬着头皮与众人对望。

    萧若洵毕竟只是个聚灵境界的修士,与这些境界修为远远超过他十几个层次的高手相比,气势上何止小了千百倍,这些黑衣大汉中的随便一人散发出的杀气便能弄死他。

    与众大汉对视了片刻,萧若洵实在是抵挡不住他们的势气,两腿一软,转身便跑!

    众人本就有些怀疑眼前这个“百若寒”的身份,这个自称百若寒的少年转身便跑,哪有一副通天门高手的模样?分明便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毛头小子!

    众黑衣人惊怒不已,恨得是咬牙切齿,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耍了,上了那个毛头小子的贼当,可是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去!”,只见白衣男子怒喝一声,使出自己一直没有使用出来的杀招,手中法宝亮起,只见法宝光芒越来越盛,法宝越变越大,突然带着呼啸之声,以及那不可抵挡的气势,瞬间撞到了几个黑衣大汉身上。

    那些个大汉被法宝打中,身子皆是一颤,闷哼一声,齐齐倒了下去。

    萧若洵瞧见被围困在其中的两人情况有些不妙,情急之下便想了那么一个主意,他自己也未曾想到会如此奏效。

    听见厮杀声止住,躲藏起来的萧若洵急忙上前查看,这一看之下,立马被惊住了。

    只见那些个厉害无比的魔教妖人已经全数躺在了地上,他也未曾想到白衣男子修为道行如此之高,下手如此果断狠决。

    白衣男子与白衣女子看了看倒下的十余个黑衣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朝着萧若洵缓缓走来,上下打量了萧若洵一番,然后行了一礼道:“多谢小英雄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你,或许我与师娘二人,连同我这个未满二个月大的小师妹皆要成为这些魔教妖人的刀下亡魂了!”

    瞧见白衣男子朝自己行礼,萧若洵一惊,哪敢承受如此大礼,急忙上前阻止道:“这位师兄快快请起,莫要折煞了我这个毛头小子!我也没有做些什么,这些魔教妖人心狠手辣,人人得而诛之!我刚好在此处休息,听见了厮杀声,一路寻声而来,瞧见你们二人被这些个魔教妖人围攻,便起了上前帮忙的心思。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何谈救命之恩?”

    白衣女子掩嘴咯咯笑了几声,有些意外的看着萧若洵道:“果然是少年英雄!不知小英雄师承何门,可否将名号告于我们二人?”

    萧若洵怔了一下,也未立刻答话,心中念头转动:“此番外出远行,我是前去血云谷寻找二十年前血云宗被灭门的真相,自然不能将自己的真实身份透露出去!那不如取个假名,一方面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另一方面也免得透露了自己的行踪,让有心人利用了!”

    心中主意既定,当下笑道:“愧不敢当,晚辈名叫付南山,前辈唤我南山便可!晚辈没有什么师承门派,只是一个四处流浪的散人罢了!”

    白衣女子见他如此说道,心中已然猜到了七八分,料想眼前这个萧兄弟定是用了假名,但也不点破,微微一笑道:“原来如此!”

    当下三人互相问候一番,纷纷报上了各自来历。

    原来这个白衣女子在正气门中的地位很高,她不是别人,正是正气门的掌门夫人雪林珑,而白衣男子乃是正气门掌门的得意大弟子方天路。

    今日,掌门夫人雪林珑与大弟子方天路一同前往不周山祭拜祖灵,谁曾想到,半路居然杀出一群五毒门的魔教妖人出来。

    这些杀手哪一个不是厉害角色,雪林珑虽然道法高深,可是身边毕竟带着个未满两个月的小女儿。那些黑衣人道行本就很高,而且出手十分狠辣,又是用毒高手,雪林珑疲于应对,只得与坐下大弟子合力对抗来势汹汹的魔教杀手。

    雪林珑一边与众黑衣人厮杀,一边用精气护住了怀中的婴儿,不让女儿受到毒气侵害。

    如此这般下去,自然耗费了不少的精气,一路逃亡至此,她已经油尽灯枯了,当时的情况可谓不危急。

    白衣女子本以为自己便要死于那些黑衣人的手中,不想中途杀出萧若洵这么一个人物出来,险之又险的救下了她们母女二人的性命!

    三人正聊得起劲,谁知远处传来几十道呼啸声,只见黑漆漆的夜空中闪起无数彩色亮光,朝着三人所立之处急匆匆的赶来!

    不用多说,定是五毒门的魔教妖人。

    雪林珑的眉头不由得紧紧皱起,一百年前的那场正魔大战之后,五毒童子陨落,这群龙无首的五毒门便被魔教其余四个宗门一点点的吞掉了,从此这个世上再无五毒门这一门派!

    “但这些本来不应该出现的五毒门教徒,他们为何会出现在不周山,又为何要一路追杀自己,不死不休呢?”

    雪林珑实在想不明白,觉得此事处处透露着些许古怪。

    心中思量道:“消失多年的五毒门突然重现中洲,必然会掀起无数血雨腥风,此事事关重大,必须尽快摆脱这些五毒门杀手的纠缠,将这一消息尽快传到正气门,然后上报于通天门知晓!”

    雪林珑忽然抓住萧若洵的手,情真意切的说道:“南山小英雄,林珑有一事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