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又告诉明珠。所以明珠猜到言玉可能没死,言玉没死恐怕又要找言宁的麻烦,明珠不由得有点愁眉苦脸。

    言宁窥探到明珠的心思之后淡淡一笑,多大的事情,不过就是言玉可能没死而已。

    一处别致的驿站,齐德润暴躁不安的摔杯子,冲一个下人吼道:“你没长眼睛吗?你茶水烫死我了!”

    齐德润是齐国的皇子,这次是代表齐国来参加代国国君代东颐的寿宴,所以才会在代国国境。

    那个宫女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时一个太监跑过来,道:“殿下,殿下,门外来了个琴师想要求见您。您见不见?”

    齐德润一时好奇,就道:“召他进来。”

    红叶一袭殷红的红衣,红的几乎令齐德润睁不开眼睛,齐德润看着红叶那张妖孽蛊惑的脸,不由得在心底说道:这个琴师长得很水灵,比女人还水灵。

    齐德润问:“就是你要见我?你见我什么事?”

    “我想弹一曲给殿下听。”红叶淡淡一笑,整个脸像是盛开的徘徊花一样,艳丽唯美。

    红叶取下背着的琴,正打算弹,但是齐德润突然说了:“我还没打算听呢!”

    红叶突然抬起头,说道:“真是麻烦!”说完纤长的手指一扬,一根细长的镖狠狠的钉入齐德润的眉心。

    齐德润死的时候眼睛还是充满了惊讶、恐惧。齐德润慢慢倒下去,那些宫女、太监突然反应过来,纷纷尖叫起来,不要命的往外面跑,红叶左手凝聚一股火球,居高临下的看着慌乱的人前,手一挥,一道火刃顿时出现,剩下的只有人的惨叫声。

    整个驿站都是死人,除了红叶。

    红叶穿着那身红的像血的红衣,悠然微笑的坐下来,安安静静的弹着琴。四周的血迹一点也没有影响他的心情。

    风魂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说道:“咦?你又变得厉害了,一下子就能杀掉那么多的人。”

    红叶一曲弹完才说道:“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普通人而已,怎么能显示我的厉害。”

    风魂嘲讽道:“的确是普通人,红叶你很难得大开杀戒的,今天是怎么了?心情不好?”

    “不是,只是我要假冒齐德润参加代国国君代东颐的寿宴而已。因为在那次寿宴上我要杀一个人。”红叶已经背起琴,一边走一边说。

    齐国。

    言玉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一切,头一阵剧痛,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笑道:“玉儿你醒过来了。”

    言玉抬起头,揉揉脑袋,问:“你是谁?不,我是谁?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齐远摸摸言玉的脑袋,道:“你是齐敏玉,是朕的唯一一个女儿。朕是你父亲,齐国国君。”

    “原来,我叫齐敏玉。”言玉自言自语道,又转头问齐远:“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发生过什么?”

    齐远说齐敏玉只是一不小心从台阶上掉下来而已,所有人都那么说,齐敏玉也就相信了。

    过了几天。

    齐远交给齐敏玉一张琴。

    齐敏玉一阵奇怪,齐远解释道:“只有齐国皇族的女子才能弹奏那曲凤凰引,但是也不是所有齐国皇族的女子都能弹的,必须是处女,每次弹琴时必须用自己的处女之血祭琴。然后弹奏凤凰引才可能成功。”

    齐敏玉抬头问道:“你是要我弹奏凤凰引。那我岂不是每次弹琴都要用自己的血祭琴?还要保证自己一直是处女之身,我是不是永远也不能成亲。”

    齐远不再像以前那么和蔼,斩钉截铁的说道:“是的,你不能成亲。你一定要学会弹奏凤凰引。你知道吗,只要你学会弹奏凤凰引,你的琴师就能吸引来神鸟凤凰。你再用琴声控制凤凰,那么在这片大陆上,你有了神兽凤凰你几乎就是无敌的!我们齐国必将统治别的六国!”

    齐敏玉没说什么,齐远接着说道:“不仅如此,你不仅能够控制神兽凤凰,你还能让凤凰引路,带你去传说中的圣地,灵山和雪域!”

    齐敏玉虽然记忆是一片空白,但是她也在失去记忆后听人家说过灵山和雪域是传说中的地方,传说里面修炼的圣地,修炼的资源要多少有多少,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可惜只是传闻中的地方,没有人去过。

    齐敏玉叹息一口气,长长的泼墨青丝随风飘扬,衬的她的小脸更加的小。齐敏玉说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但是我却听说过父母是最疼爱女儿的人。我真的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齐远忍不住笑了一下,坐下来说道:“如假包换,你若不是齐国的公主,朕又怎么会把这张凤凰琴给你,又怎么会教你弹奏凤凰引。只是你永远也不知道有点事情比儿女情长更重要。朕是齐国的国君,主宰齐国的一切,所以朕不能太过看重亲情。”

    齐敏玉目光中露出一丝哀怨,所以就要利用自己的亲生女儿吗?一辈子不嫁人,每次弹琴都要割破自己的手腕用鲜血祭琴。说得好听,说是凤凰引路,可以带她齐敏玉去传说中的修炼圣地灵山和雪域,但是恐怕真正对灵山雪域感兴趣的是齐远自己吧!

    可是齐敏玉又能怎么样呢?这样的齐远就是她的父亲,她只能接受。

    代国皇帝代东颐的四十寿宴快要到了,各国各地的时节都带着本国礼物前来代国国度南安城。

    言宁并没有准备什么礼物,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就算准备了礼物代东颐作为一个皇帝也不会稀罕的,费劲心思准备礼物还不如随便来个礼物意思意思,反正两个结果都是一样的。

    言宁看着自己买来的药材,赤飞出来叽叽喳喳的说:“这些药材好贵的耶!唉,真是浪费了。”

    “哼,怕什么,丫头你不是很有钱的吗?”苍雪狼眯着眼在契约空间里傲慢的说。

    就算言宁的纳物袋里面的确有很多金币,但是言宁也不想要浪费。言宁看了一下药材,有清热解毒的金桔花,还有一些辅助草药,本来这些药材是用来熬药解碧玉蛇的蛇毒的,但是琳琅公主给言宁一颗解毒丹药,蛇毒已经解了,所以这些药材也就没什么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