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尘与上古楚家传人两人皆是一副惺惺相惜的姿态,各种互相吹捧,你一句兄台英明神武盖世无双,我一句道友气宇轩昂难逢敌手,两人都把对方夸上了天,看向对方的目光也越发的柔和,大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感。
两人气氛融洽,险些就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这可苦了周围的其他人,影貂和四翼孔雀皆是捂住了脸,表示我不认识这家伙,而地蜥虽然也做出和老大一样的表现,但暗地里一双小眼睛咕噜噜的转。
燕明月一张漂亮的小脸黑的像是涂满了墨汁,她狠狠的摩擦着小虎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之人啊,你俩怎么不上天啊,她活了这么多年真没听到过这么多的赞美词汇,要是你俩光夸就算了,你们能不能不要用石头里镶着的徐逸飞作比较,他好歹也是十小王吧,你们这样同为十小王的我好尴尬的!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你俩都这么强,为什么不打一场啊,看看谁更强啊!”燕明月说道,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皎洁的光芒。
凌尘与上古楚家传人都是一愣,而后皆是不屑的冷笑,看得燕明月心中一跳,难道她的计谋被发现了?
凌尘冷笑着看了燕明月一眼,而后对着上古楚家传人抱拳道,“楚兄,这么浅显的问题还用说吗?当然是我比较强啊!”
“什么?”上古楚家传人皱起眉头,“凌兄,你是不是搞错了,应该是我比较强!”
“不不不,楚兄,是我比较强!”
“不不不,凌兄,是我比较强!”
“是我!”
“是我!”
融洽的气氛瞬间消失了,原本风和日丽的晴天变成了暴风雨前的宁静,惺惺相惜英雄所见略同的两人瞬间变得剑拔弩张。
燕明月心中先是愤怒,你俩既然中计了还不屑冷笑什么啊,搞的老娘以为自己失败了,但很快她又兴奋起来,自己果然是智计无双聪明可爱的美少女,略施小计就让他们狗咬狗,这位三公主殿下已经做好了看大戏的准备。
可惜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正当她兴致勃勃的时候,却发现那两人根本没有打起来,而是抱着胳膊,一脸戏谑的看着她。
“凌兄,你说这女人是不是傻!”上古楚家传人鄙夷的说道。
凌尘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大概是因为胸部太大,不是有句话叫胸大无脑么?”
“嗯嗯,没错,这么简单的计谋,只有傻子才会中,虽然我也想和凌兄一战,不过不是现在。”
“呵呵,我等着楚兄到时候战个痛快!”
“哦,对了,还不知楚兄名讳,可否感知!”
“楚恨离!”
“好名字!”
两人又是抚掌大笑,燕明月凌乱当场,随后俏脸变得通红,气的一佛出窍二佛升天,隐隐能看到她头顶有烟雾冒出,这位公主殿下贝齿咬的卡蹦响,终于忍不住冲了出去。
“你们给老娘去死!”公主殿下何时彻底抛弃了淑女的形象,张牙舞爪的像一只小野猫。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出现在燕明月面前,阻止了她的行动,正是凌尘却不认识的三个青年其中一人。
“两位身为男子,居然合起来欺负了一个弱女子,不觉得有失身份么?”这个蓝色衣衫的青年说道。
见到有人为自己出头,燕明月不禁欣喜,她立刻又恢复了淑女的形象,脸上带着一丝娇羞,明媚的双眼似有秋水荡漾,她微微欠身道,“小女子多谢公子,不过公子,这两人实力强大公子实在是不必为了小女子……”
那蓝衣青年见到燕明月双颊飞霞的样子,早就已经心潮澎湃了,那双秋水般的眸子更是让他升起了无穷的保护欲望,不等燕明月说完,便用力的一拍胸膛,“公主殿下放心,看我来为你出气。”
那蓝衣青年冷笑着看向凌尘二人,大喝道,“你等二人居然敢侮辱公主,还不速速跪地赔罪!”
凌尘和楚恨离皆不为所动,两人同时翻了个白眼,骂道,“真是个傻逼。”
听到两人的话,蓝衣青年额头上冒出几根青筋,他森然道,“不但侮辱公主殿下,还敢侮辱我,看来只有用你们的尸体才能够赎罪了。”
“给我记住吧,杀你们的人,叫做于浪!”蓝衣青年的气势骤然爆发,他的衣袍鼓起,一头黑发狂舞。
他的气息恐怖,脚下的地面寸寸崩碎,一块块碎石漂浮到空中,而后化作粉尘,于浪每踏出一步,地面都碎裂出一个巨大的坑洞,他的躯体发出莹莹神光,有璀璨的神霞溢出,他的骨骼在轰鸣,虚空中竟然浮现出丝丝电芒,似白蛇在游走,他的目光炯炯,如大日普照。
凌尘和楚恨离的面色微微变得凝重,这个于浪绝不是弱手,而燕明月也是露出骇然之色,这个随便就出头的傻子居然有如此之强,这股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她。
“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家伙的名号,看来应该是某个隐世世家的传人,或是隐世老怪的弟子。”燕明月暗暗想到,身为十小王的她清楚,虽然他们是人被称为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但实际上这只是明面上的,暗处不知有多少隐世未出的天才,这些人比起他们都是只强不弱,现在荒天秘境开启,那些隐世天才都纷纷出世了。
惊愕过后,燕明月又兴奋起来,一位隐世的天才出世,说不定真的能教训下这两个混蛋,想到这里燕明月看向于浪的目光更加热烈,于浪眼角余光瞥到燕明月的表情,一颗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膛,战意更加热切,他发誓要在美女面前好好表现自己。
“准备受死吧!”于浪手指骨节咔吧作响。
就在于浪准备在燕明月面前大显身手的时候,凌尘与楚恨离的杀意释放,众人仿佛看到他们二人头顶有一团血色烟雾升起,化作一张狰狞的恶魔之脸,他们眼前的世界渐渐化作血色,无边的血海向着他们涌来。
杀意并没有针对其他人就让他们看到无穷幻象,被针对的于浪更是不堪,他看到天穹裂开一道口子,鲜血似瀑布一般从裂口中落下,在那鲜血瀑布中还有无数的尸体沉浮,于浪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这时候他看道那些尸体突然站了起来,一个个身上都挂着腐肉,有的没有头皮,有的露出了肋骨,每一个都疯狂的嘶吼,向着他冲过来。
于浪想要反抗,但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一头丧尸冲到他的面前,一口将他的脖子咬断,他的头颅咕噜噜的滚到一边,但他却还能看到,于浪看见无数的丧尸撕咬自己无头的躯体,自己的躯体变得越来越残破,直到最后一片骨头渣子被丧尸吞噬。
他感到有什么东西走了过来,一个丧尸提起了他的头颅,他看到那个丧尸半年脸都没有血肉,剩下的半边也满是残破不堪,无数的蛆虫在血肉间蠕动,他能闻到丧尸口中的臭气,他看到丧尸张大了嘴巴,看见丧尸口中锋利牙齿以及腐烂的舌头,他看着那张嘴巴渐渐接近,恐惧终于占满了他的心神。
“不要啊!”于浪撕心裂肺的大喊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口中有白色泡沫吐出,两条腿不断的颤抖,每抖一下,他的两腿之见都有一股浑黄的液体流出。
“原来是一个温室花朵啊,真是废物!”凌尘与楚恨离同时鄙夷道,这家伙实力的确是不弱,可惜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不但心智弱的不行,连杀意都没有,就这么一下居然就吓晕过去了。
“温室花朵那怕来的再艳丽也注定经不起风吹日晒啊!”凌尘感叹道。
楚恨离赞同的点点头,两人对视一眼,眼中皆是有一丝的警惕之意,他们心中同时道,“这家伙,不简单啊!”
现在的公主殿下面色苍白如纸,再也不敢上前挑衅,而剑儒生也是似哭似笑,他整个人都有些癫狂,显然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为什么,为什么,我为了一丝杀意,杀死了上千人,我为何,为何却连他们十分之一都比不上,为什么,为什么?”剑儒生疯狂的大吼,十只手指将他的脸抓出了一道道血痕。
“可怜的家伙,道心崩溃了么?”楚恨离摇头,眼中有些怜悯。
凌尘叹了口气,突然说道,“杀意由心,若你心中无杀意,杀再多人都没用!”
剑儒生听到凌尘的话愣住了,他眨巴着眼睛,口中不停的念叨着,“杀意由心,杀意由心,杀意由心!”
突然他哈哈大笑起来,更加疯狂的大吼,“杀意由心,杀意由心啊!”
剑儒生一边吼着,一边向着远方奔跑而去。
“他废了,你何必去教他呢!”楚恨离笑着说道。
凌尘想了想,说道,“只是顺手为之,大概是觉得……他太倒霉了吧!”
凌尘并不知道,此时他的顺手为之,日后早就了一位以杀入道,令人闻之色变得盖世杀圣!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双倍活动在活动期间-->
<h4>月票双倍计算</h4>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ul>
<li>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li>
<li>
捧场500纵横币
</li>
<li>
捧场10000纵横币
</li>
<li>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li>
</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