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不由升起一种不好的念头,有些慌急地道:“李浩怎么还没出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经林风这样一说,赵雨婷的脸色有些严肃起来。

    赵白衣摇了摇头道:“我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但想来应该也是如同你们一样,被传送到了某个地方。既然你们能够无恙的出来,想必他最终也能够平安归来。”

    林风知道赵白衣只是一种安慰的说辞,想到李浩有可能就此不再出现,心中忽然充满了伤痛和愤怒。

    李浩对他有知遇之恩,若不是李浩,他现在是否能活着站在这里还是未知之数。虽然与李浩实际相处并没有多久的时间,但相互之间早已产生深深的友谊。

    若不是赵雨婷执意要来此地,李浩如何会出现意外?只怕相请李浩到东土也绝非单纯的赏识,而是另有目的。想到这里,他的神情突然便冷淡了下来。

    感受到林风的神色变化,赵雨婷轻轻叹息一声,“你放心好了,我相信皇子殿下绝非短命之人,也许有着意想不到的机缘也说不定,我们便退到谷口等待几日再做打算吧。”

    赵白衣淡淡地道:“宠辱不惊,不惧强势,赵某欣赏你。不过你放心,虽然无法感应到皇子的存在,但赵某留在他身上的神识印记并没有断绝联系,所以并没有生命危险,应该只是被困在某地,等他能够独自走出来的时候,也许就是修为更进一步的时候。”

    听赵白衣如此一说,林风稍微松了口气,抱了抱拳道:“如此就有劳前辈在此多停留几日。”

    赵白衣神情有些默然,似自语般的道:“人力有尽时,破虚也并非这个世上最强大的存在,即便同为破虚,相差也天地有别。这个世间有太多无法解释的现象,相对于浩瀚宇宙来说,人类终是太过渺小,修为越高,这种感觉便越是强烈。”

    林风心有所感,对于不靠外物,只凭自身对天地的感悟,能有此见解,已经让人惊叹。对于他这个地球上过来的人,在借助强大的科学手段的情况下,依然无法尽知宇宙的奥秘,便可见一斑。

    接下来的几日,赵白衣便驻立在谷口,不言不动,似已神游物外。

    林风与赵雨婷却再不敢四处乱走,各自坐在离赵白衣不远的位置,静等李浩的身影。

    觉得实在无聊,林风忍不住问道:“公主殿下,听说在东土塑有三仙圣人李白的雕像,不知是否确有其人?”

    闻言,赵雨婷的目光忽然发亮,神情有些向往,梦幻般的道:“是啊,那座玉石雕像是帝国最好的工匠花费了无数日夜雕刻出来的,几乎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那种神采和绝世的风姿,数千年来,东方大陆竟无一人能出其右,不但修行之人竞相膜拜,便连无数少女也为之倾心,被称之为天之骄子也毫不为过。”

    林风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心中暗想,李白就是李白,想不到来到这个世界依然让无数人为之膜拜,自己与其来自同一个地方,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赵雨婷看了林风一眼,忽然下意识的道:“在你的身上我竟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与圣人李白有着一丝相似之处呢?”

    林风心中一跳,咳了一声,“公主殿下不要开我的玩笑,一个是万人景仰的圣人,一个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怎么都扯不到一起去的。”嘴里这样说着,心中却在想,我与李白是老乡,身上有着一丝相同的气息也没什奇怪的,只是他现在可不敢承认。

    赵雨婷淡淡一笑,她也不过是随口一说,并没有往深处去想,只是悠悠的说道:“东方大陆第一人,神一般的存在,便是父皇也时常驻足在雕像之下,面现崇敬之色。如果大陆再次发生千年前那次大兽潮,不知道是否还会有这样的人物凭空出现?”

    “东方大陆能人辈出,难道就坐视不理兽潮的作乱么?如圣人李白一样的高人应该并不少见吧?”

    “谁知道呢?也许有吧?只是在这种人物的眼里,即便大陆沦陷似乎不会眨一下眼的,而且你不知道兽潮的可怕。据说兽潮大军中一些强大的异兽就连破虚巅峰的强者也万难匹敌,它们已可化成人身,且肉身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若不是李白的突然出现,现在的大陆也许就在异兽的统治之下了。”

    林风听得暗暗心惊,希望自己不要赶上兽潮的再次dong乱才好。

    赵雨婷轻叹一声,“现在的东方大陆看似平静,实则已经暗潮汹涌,我们世俗帝国之间若是再不团结起来,终有一天会被其他势力吞并,成为贡献资源的劳力。”

    胜者王侯败者寇,这原本就是不变的定理,林风对此到没什么太大的抵触。只是一连三四日,依然不见李浩的踪影,心中便有些焦灼起来。

    赵雨婷看了一眼迷魂谷的深处,道:“一个能得到凤凰真经认可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短命之人?所以,你不必太过担心。”

    听赵雨婷这样一说,林风心中一松,是啊!能得到凤凰真经认可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短命之人?相信李浩一定有自己的机缘。

    自己因此意外抹除了隐藏在心底深处的那一丝影子,谁说李浩不能在其中获得属于自己的机缘呢?

    让尊贵的公主殿下陪同自己等候李浩,这本身就已经是莫大的面子了。一个是破虚境的十三叔,一个是尊贵的公主,若是其他无情之人,不要说在这里等候,便是一掌灭了自己而去也绝非什么不可能之事。

    想到这里,不由开口道:“相信李浩大哥一定会平安归来,我们一直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如留下信息告知李浩,我们先行一步,大哥若是出来,看到信息自会明白。”

    赵雨婷道:“这样也好,这就要有劳十三叔了。”

    赵白衣忽然睁开眼睛,凌空从一处山体中抓出一整块巨大的青石,轰隆一声落座在谷口边缘。然后伸手一抹,有如刀削一般,向着谷内方向的青石面便如光滑的镜面一般显现出来。

    只见赵白衣凌空伸指刷刷书写了一句话:“我们无碍,已先行离去,看到留言请自行前往。”

    这句话李浩一看就明白,其他人却不明其意。

    林风心中暗自佩服,破虚高手的手段就是不简单,不知道自己何时也能达到那种高度?只是想想自己直到现在对修炼还是一知半解,心中也是无奈。

    做完这些,赵白衣带起林风和赵雨婷直接飞上半空,向着东土方向赶去。

    这一路上再没发生什么意外。

    三日后,林风亲眼目睹了东土帝国的繁华,绝不是凤凰帝国所能比拟的,这里随处可见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奇人异士。但在见到赵白衣与公主后,具是远远的躬身施礼,尊敬异常。

    只是在接近帝都皇城的时候,便见不到了飞行的人影。远远的看去,在皇城上方似乎有一层淡淡的光晕笼罩在整个城池的上空。

    赵白衣在帝都外降下身形,进了城门后,赵雨婷道:“十三叔请先行一步,我带着林公子前往皇家天骄府安排一下,然后再去见父皇。”

    赵白衣点点头,忽然对林风道:“成大事者要懂得隐忍,小不忍则乱大谋,相信你不会令赵某和公主失望。”说完一个跨步之间,竟然失去了踪迹。

    林风有些不明其意,赵雨婷却淡淡的道:“皇家天骄府入住的都是各国的皇子郡主之类的,性情难免骄傲,所以有些冲突在所难免。有些事情你忍一忍也就过去了,除非你自信有着无需忍让的本事。”

    听赵雨婷如此一说,林风忍不住摸了摸下巴,心中想到,又是一个凭借实力说话的地方,唉!实力?什么时候自己才可以无视他人的脸色呢?

    赵雨婷领着林风穿行过繁华的街道,最后停在一座高大的府邸前。

    府门上方悬挂一块牌匾,上书:皇家天骄府。

    林风只是看了一眼,忽然便觉得心神似乎都要崩溃,这几个大字竟似蕴含着无穷的魔力,让人不敢直视,心中不由凛然。

    赵雨婷忽然似笑非笑的说道:“忘记告诉你了,这几个字乃是出自绝世高人之手,其中蕴含天地大道,若是境界不够,看久了很容出问题的,同时也是防止心怀不轨的人混入府中。等你加入皇家天骄府,身上自然会留有特殊印记,如此才能自由出入府门,否则便会被牌匾直接抹杀。”

    林风暗暗咋舌,这东土帝国皇家的手段果然厉害。

    赵雨婷继续道:“你别看这里只有这一座府邸,期内可是另有乾坤,绝不是你眼前所见到的样子。这可是帝国数十名绝世大能联手构建起来的。”

    说话之间,赵雨婷伸手打出一个手印,一道青色的光芒落在不知道什么材质的门上。

    片刻之间,府门缓缓被打开。但却不是正常的打开府门,而是如同波纹一般幻化出一个圆形的光门。

    林风忽然有种再入生死境的感觉,看来这里也如同生死境一般是被人硬生生开辟出来的另一个空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