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凰在边疆住下后,当晚,苏玉莹和凤轩灏也来了。

    凤倾凰看到风尘仆仆的苏玉莹,“玉莹,怎么过来的这么快?”

    “我让轩灏吩咐那些人,后面过来,我和轩灏站过来,跟你汇合。

    凤轩灏点头,“一路上,我和莹儿想了很多可能,却没有想到,真正到来了,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让人不敢接受。”

    苏玉莹接口,声音颤抖,“我实在没有想到,桑梓会这么狠毒,那都是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他怎么,怎么下得去手的。撄”

    凤倾凰理解苏玉莹此时的心情,今天她看到漫城遍地的尸体时,心情,也是久久不能平复。

    凤轩灏见苏玉莹这样,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主动开口,“只是桑梓他已经攻破了城池,也屠了城,为何不乘胜,再次前进,反而退出了城池,返了回去,这可不像狼族在赵国的行事风格。偿”

    苏玉莹果然被凤轩灏的话转了注意力,皱着眉思考。

    凤倾凰想了想,斟酌着,“我想,今天这事情,只是桑梓的故意挑衅,还有对我毁了他阵法的报复,他定是猜到,我们今天会过来这里查看一看现状,才没有跟赵国一样,直接占领城池。”

    凤轩灏不认同,“虽然你说的有理,但这理由,会不会有点牵强了,这会不会是,狼族刻意安排的阴谋。”

    凤倾凰摇头,肯定的回答,“不会,桑梓这个人,过于自负,赵国,是狼族在攻打,但燕国,确实桑梓带队,这充分说明,桑梓对赵国的小觑,而燕国,桑梓之所以会亲自前来,不外乎,是上次我打伤他的事情,让他一直耿耿于怀,他自负,却也自卑,才会这般记恨于我。”

    凤轩灏想到,他对桑梓一点都不了解,可凤倾凰与桑梓已经交手多次,对凤倾凰的分析,倒也没啥异议。

    “既然如此,那明天,桑梓会不会再次过来。”

    凤倾凰点头,“肯定会的,所以你们下去都做好准备,这里,已经没有多少人可以帮忙了,明天的大战,我们能靠的,只有自己。”

    “玉莹,你和凤轩灏就带着凤轩的人,坚守城池,縓儿,你对付狼族,至于沅江,你先好好养伤,等国畿派来的救兵到了,你再指挥他们迎敌。”

    被点到的四人都同意。

    凤倾凰再次嘱咐,“切记,都要注意好自己的安危。”

    众人纷纷从座位上起身,下去为明天的事情做准备了。

    第二天,凤倾凰和苏玉莹凤轩灏等人,一大早就起来了,等待着狼族的到来。

    众人等到中午,也不见狼族的到来,凤倾凰有些奇怪,这不像是桑梓的作风。

    凤倾凰找来沅江,再次确认,“你确定,要入燕国,就必须经过这座城池。”

    沅江十分肯定,“我燕国三面环山,只有这一处入口,狼族若是想入我燕国,就必须经过这城池。”

    如此,凤倾凰困惑了,狼族至今没有出现,这是为何。

    “不用等了,今天狼族不会过来了。”

    突兀的声音传来,紧随而来的,是那个黑子神秘男子。

    看到他,凤倾凰没由来的安心,嘴上却是不信,“你怎会知道,狼族今天不会过来,说不准狼族也是在等待,到了晚上,等我们都降低了警惕性,他们会来突袭的。”

    那男子声音似笑非笑,“凤倾凰,要探我的话,也找个好点的理由,你今日这话,可不是你往日的作风。”

    “那依你之言,我往日的作风,是怎样?”

    神秘男子似乎是思索了一会儿,才道,“依你往日的作风,这个时候,你应该当即就反驳我的话,而不是顺着我的话,相信狼族不会过来。”

    凤倾凰冷哼一声,“听你这话,倒是对我很是熟悉。”

    “你也别套我的话,凤倾凰,我的身份,没有到该让你知道的时候,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至于什么时候你该知道,等到了那个时候,你自然会明白的。”

    凤倾凰看着神秘男子,“既然你对我熟悉,也知道我的想法,那你该明白,我想知道的事情,不管花怎样的代价,我都会弄明白的,今天你不说你的身份,等到我该知道的时候,或许我已经对你的身份没有了好奇。”

    神秘男子还是没有回答,反而扯开话题,“有的时候,过度的好奇,并不是好事。”

    “是不是好事,我自己会判断,你只需要告诉我,我好奇的事情就行。”

    神秘男子似乎是叹了口气,“你又何必,这般执着。”

    凤倾凰神情复杂,“我只是觉得,你像极了我一个人故人,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故人。”

    神秘男子似乎有了兴趣,“有多重要?”

    “重要到,他离开后,我才明白,我可以为他放弃我所拥有的一切。”

    神秘男子嘲讽,“离开后才明白,有什么用。”

    沅江看他们越说,离预先说的事情越远,看着神秘男子,忍不住开口,“这位英雄刚才说道,狼族今天不会过来了,可是有什么消息。”

    神秘男子摇头,“没有听到消息。”

    凤倾凰恼怒,“那你还在这里说。”

    神秘男子看着凤倾凰,玩味一笑,“我的确是没有什么确切的消息,毕竟我也只是刚从狼族出来,看到桑梓被人打成重伤,至于有没有救,可就不好说了,狼族自己都乱成了一锅粥,哪还有精力,再来攻打燕国。”

    凤倾凰凝眉,“桑梓被人打成重伤,可知是什么人做的。”

    神秘男子盯着凤倾凰不语。

    凤倾凰怀疑,“难道是你?”

    神秘男子接话,理所应当,“怎么就不能是我了,桑梓敢打伤你,就该做好被我打死的准备。”

    凤倾凰明显不信,“桑梓的修为,虽然说不是多厉害,但他手中拿着的,可是狼族至宝,威力十分了得,你的修为虽然高深,想要打死桑梓,也不是易事。”

    神秘男子莫名其妙的看着凤倾凰,“谁跟你说,我打死他了,我刚说了,我只是把他打成了重伤,不过就桑梓现在的情况,就算救过来,也基本是废人了,死不死,都无所谓,至于你说的什么狼族至宝,凤族存在于远古,应该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会被法宝压制,至少人族,就不会。”

    凤倾凰眸光一变,“人族,你究竟是谁?”

    神秘男子没有理会凤倾凰的话,转身就走,“该带的消息。我也都带给你们的,以后,也不必日日忧心狼族了,他们还不值得你损了自己的身子。”

    凤倾凰今日却是不会让他轻易离开,瞬间移动到神秘男子眼前,“我刚说了,你的身份。”

    神秘男子嗤笑,“怎么,我若是不说,你还不准我离开了。”

    凤倾凰看着他,沉声道,“若是你不愿意主动说出来,那就只好得罪了。”

    神秘男子摇摇头,“凰儿,你还真是一点没变,还是这般的固执啊!”

    凤倾凰彻底愣住了,嘴里一片苦涩,“你刚刚,喊我什么,凰儿,明陌,是你吗?”

    神秘男子身影一颤,“什么凰儿,你听错了吧,凤倾凰,该说的,我都给你说了,以后我们,可能不会再见面了,你好自为之吧!”

    凤倾凰深情的凝视着神秘男子,“明陌,是不是你,你告诉我,是不是,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你莫名的熟悉,后来看到你,我越发觉得你熟悉,你牵着我手的那份温暖,是错不了的,明陌,是不是你,你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你为什么不愿意见我,不愿意跟我承认你的身份,明陌。”

    凤倾凰这般话,成功令神秘男子变了脸色,“凤倾凰,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明陌,我也不是你口中的明陌,发生了什么事,凤倾凰,你不是所有人都清楚吗,燕明陌是怎么死的,燕明陌的灵魂又是怎么受折磨的,需要我再告诉你一遍吗,你觉得,燕明陌还能站在你眼前吗,别再痴心妄想了,燕明陌是永远不可能回来了。”

    凤倾凰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胸口,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了,“别说了,你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别再说了,求求你。”

    “自作孽不可活,凤倾凰,何苦这么折磨自己。”

    神秘男子说完,整个人消失不见了。

    “不要,明陌,你不要走,明陌,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明陌,你不要走。”凤倾凰呢喃。

    沅江看到这里,默默的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