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师公会的会长炎无情说得不错,杜凡确实是强弓之末了。

    黑魔印是一把双刃剑,早在选择要雕刻这个“黑魔印”符文时,杜凡便在脑海里的记忆中,了解到关于黑魔印的记忆。

    黑魔印,乃是黑魔之神创造的符文。以吸收自身的血气来凝聚成掌心处的印记,在对敌时催发能使力量无视血肉的防御,对付皮糙肉粗的妖兽极为有效,威力不俗。

    记忆中就是这样的介绍,杜凡天真的以为,黑魔印代价小威力大,只需要一点儿鲜血就能完成符文的雕刻,实在是好东西。

    但催发符文打出那一掌后,杜凡就知道自己错了。身体的血气在打出那一掌时莫名被抽走了一些,杜凡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掏空了一样。

    杜凡脸色苍白,神色间有些懊恼。感受到身体软绵绵的力气,也不知能不能抬得起拳头。

    看向那个被打了一掌口角有鲜血的蛇爷,杜凡知道,若是他能有多些力气,便能了结了那个正受伤的蛇爷。

    “哈哈~”蛇爷也瞧见了杜凡苍白的脸色,不由得哈哈大笑:“小子,那强大的一掌果然是有代价的,我就说嘛,凭你必死无疑。哈哈~”

    蛇爷受伤不假,却依旧还有战力,与那个几乎软摊在地的杜凡完全不同,“这时候我要是有一把刀,直接砍死你。”

    蛇爷想到如果有一把刀,他就可以直接砍死杜凡了,不过决斗场的规矩就是要让人相互搏斗,厮杀到一方死亡,那完全靠肉体的杀斗,就像是野兽间的搏杀,实在凶性。

    杜凡眉头微皱,看了一眼正缓缓而来的蛇爷,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那蛇爷,似乎对于杜凡,哪怕是在这种时刻,也保持着警惕了。那幅满脸戒备的模样,杜凡深感偷袭的困难。

    “我终究是失败了吗?”

    杜凡的思绪回到了与船夫在一起的日子,那游荡在水面上清淡的快乐,那正是杜凡想要的,自在、悠闲。而一切,都是眼前的丑恶之人破坏了它!杜凡眼中闪过恨意,眼睛渐渐通红。

    突然,一股血红色以杜凡为中心扩散开来,瞬间便把世界染得通红。所有的一切都在此刻定住,杜凡看向了蛇爷。

    蛇爷正保持着向他走来的姿势,那抬起的脚,就那样停在半空中。

    他又四周环顾,看向了四周观看决斗场的人。他们的神情,都带着兴奋与激动。

    突然,他看到了人群中的黄千与黄百拉。看见黄百拉那惊慌失措的神情,杜凡突然脸上露出一抹惨笑。

    这个女孩,多么单纯与天真,在以后的日子里,她又该要如何生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杜凡疑问。

    “欢迎来到红色空间!”一只狼崽子模样的小动物出现在杜凡眼前。那通体的血红色,与这片天地是多么的协调。

    “红色空间?这便是那黑魔之神的灵魂印记说的九种空间九种意境吗?”杜凡说道,内心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期盼。

    “没错,那个黑老头也是这么对我说的。”面前的血红色小狼,听见杜凡的话后竟然同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那个黑老头是骗你的!什么九种意境?话说八道。”那头小狼接着说。

    “骗我的?”杜凡一愣。

    “没错。”小狼撇见了杜凡似乎很在意四周的景象,狼脸上露出不耐烦:“你的灵魂被我拉进了精神世界,哪怕在这里过得再久,外面的时间也只是过了一瞬间罢了。”

    小狼的眼睛盯着杜凡:“人类的小孩子,我不想和你浪费我的时间,所以我们来说正事!”

    “正事?”

    “对。你可知道,世界上最嗜杀的动物是什么?”

    哪怕眼前的小狼看起来并不厉害,但杜凡看它那血红色的躯体,心中不敢小视。

    思索了下,杜凡才答道:“狼!”

    不要问为什么?这只是因为在眼前的是一头狼。

    “不错,你很聪明。”小狼竟然人性化的点了点头:“狼族,乃万族榜上排名第七的种族。你们人族,不过排在第13位罢了。”

    “在伟大的狼族里,有一个叫为‘血狼’的狼族。血狼天生杀意冲天,嗜杀无比。”说着,小狼停顿了下,看了杜凡一眼:“聪明的你可能猜到了。没错,我就是伟大与恐怖的血狼一族的一头高贵的狼。”

    “...”杜凡无语,眼前的狼崽子那语气和它说话的内容,杜凡觉得这狼崽子实在浮夸。

    “你充其量就是和一条小狗一样。”杜凡心想,不过嘴巴却是说道:“那这个空间是怎么回事?”

    那头小狼仰着头,不可一世的说道:“黑老头那家伙符文造诣不低,弄出了九个虚无空间,而每个空间里,都有一个符文。”

    “那自大的家伙把这九个符文称为九种意境,真是搞笑。”小狼嘲讽道。

    “我也是符文师,这九个符文是怎么回事?”杜凡问道。

    “小子,你莫不是以为你弄出了个什么小符文就以为自己是符文师了?要不是靠着黑老头的传承,你以为你能成功雕刻出来?”血红色小狼继续嘲讽。

    “这九个符文,自然是那个黑老头用来祸害你的!”小狼那张狼脸上的眼睛忽然闪了闪,看了一眼旁边正一动不动的蛇爷景象,发出了嘿嘿的笑声:“你小子堂堂黑老头的传人,竟然被那种垃圾打得这般。”

    “真不知黑老头那家伙知道后要做何感想。”

    小狼突然有些不耐了,说话兴致怏怏:“说正事吧,等下我会把蕴含杀戮意境的符文强加在你的心脏处!记住,不要抗拒!”

    杜凡闻言,便感到四周红色空间流动的那股血红色的血气与暴躁混乱的杀意往自己聚集而来。而那头血红色小狼,见此则兴奋得哇哇大叫:“我血狼,终于要释放了!”

    血色小狼说完,化为一道血红色的流光,冲杜凡直射而来。

    杜凡吓了一跳,而流光瞬间末入体内消失不见。然后杜凡突然感觉心脏处一股撕心裂肺的疼,不由得脸色大变,不过想起了刚才血色小狼的话,便自主的放下内心对痛苦的抗拒,主动承受那股痛苦。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把刀,在心脏处一刀一划的雕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