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无双不满的嘟囔着:“哼。。。”

    脸色却是一片凝重,刚才那个人几乎是瞬间就到战场了。而且,自己逆龙八战初式的威力,虽然仅有六分力。但是,那人却轻而易举的卸下,就连散入大地的灵气都变得温和了起来。

    仿佛,那个人宛如汪洋一般,深邃不见底。一股难以拧动的力量,如高山难以撼动。

    不知不觉间,世无双闻到一股清新淡雅的香味。有茉莉,有月季,有牡丹百合芍药等等。世无双一抬头,看到一道儒雅平和的背影,在花园中悉心的浇花。

    “来者何人。”

    话音悠悠,若说刚才那少年语气是带着忧郁的悠悠,此人的悠悠却是真的怡然自得,不假真纯。

    世无双宁心淡淡的呼出口气:“路人。”

    “什么路,什么人。”

    世无双缓步走在花间,眼神平和语气甚为坚定:“不悔路,不归人。”

    此青年浇花的手略一迟疑,再问:“因何不悔,为何不归。”

    世无双迟疑的脚步下,更加凝重的走起来:“为前程不悔,为过去不归。深知此路无尽,却必须走下去。因知自己不归,所以不敢悔。”

    坚定而带着沉重的语气,让花香都为之蠢蠢欲动。青年手中的水自然而然的没入花根,看不清那发髻下的容颜,那一团似迷雾。

    世无双脚步沉重,却迈的毫不迟疑。与浇花的青年擦肩而过,目光未有偏移。两人同样的专注眼前。一人爱花无限怜,一人不悔踏征途。

    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好你个小子啊,你也想造反啊。给老夫打趴他,月小子动手。”

    世无双渐行渐远。青年依旧淡然的浇花呵护。带着微笑的语气回道:“前辈,让他出去走走吧。”

    “啊。。。你们这是要气死老夫啊,月小子,你小子胆也肥了吧。”

    青年含笑致歉:“前辈息怒,完事顺其自然,不急。不急。”

    “哼。。。”

    世无双心境澄明,一股空寐之感在心头萦绕不绝。似乎每踏一步都不是在走路,而是在轮回路上踏出了一步。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直觉告诉他这是好事。

    忽然,天外飞来一股雄浑掌劲,拦在世无双面前。山巅之上,一道霸气英姿随即降临,卷起百里风云,狂沙呼啸。奔涌如浪。

    “东方雷泽,候教。”

    一股雄劲席卷大地,世无双如临大敌,第一次感觉到年轻一辈的人给他带来的压迫力。抬眼所见,一少年闭目不语,侧身对着他。双手背后。身后一柄黄金神戟散发着熊熊皇威,傲骨狂姿让人心头凛然。

    世无双运转全身功体,郑重对待眼前人。那青年微微睁开一只眼,平静而带着绝对自信的语气:“你,只有三招的机会。”

    世无双傲骨受激,顿时玄雷暴涨:“哈哈。。。败你,只需一招。”

    更显猖狂,世无双雷霆暴怒,气息牵引天地风云,为之震荡。道道强烈猛瀚的气息席卷而去。如此威压之下,对方竟全然不在意。

    世无双拳势紧握,一展武学根基。孰料,一道虚空之门打开,世无双望去。正是那老者的身外化身。一脸不爽的看着世无双:“小子,算你走运,滚去吧。”

    一股强烈的吸力将世无双吸走,那傲骨青年神色依旧不减,口气带着微怒:“前辈,为何不让他一败之后再离开,免得他狂傲过度。”

    老者眼都没抬:“你没资格说别人,雷小子,根基进长了啊。”

    青年不满一哼:“来日再见,东方雷泽,脚踏群雄,威压诸天。”

    身化光点而去,老者却是含笑的看着这三人:“啧啧。。。即使放在那里,也是一等一的绝世天骄。哈哈。。。万年盛会,你们有资格参加么。”

    世无双被一阵巨力掀出混沌无边,一个照面就装在山壁上,震的山壁抖三抖。世无双捂着脸,那叫一个疼的啊。世无双气的牙疼:老家伙,分明是报复啊,报复啊。

    世无双抬眼望去,四周山清水秀,知道是在东泽学府却是不知道在哪里。刚一调动灵气,就觉得自己根基再度被夯实了几倍,连灵气的调动都不可同日而语。

    世无双大喜,对那个地方多了几分感激与尊敬之意。也不知道外界情势的他,此时在山间漫步,不觉间,记忆回到十年前。

    世无双嘴角带着微笑,闭目独行,心头却是萦绕着青松道长的温柔话语。不知不觉间,思念之心涌上心头。

    “喂,你这人眼瞎啊,走路都不带眼的吗?”

    一道声音打断世无双的回忆,略带微怒。

    “哟呵,撞了人还敢有脾气,看打。”

    一道掌劲扑面而来,世无双挥手挡之。入眼所见,是一貌美的少女,带着愠怒之色看着世无双。下手招招式式皆是上等武学,而且此人根基竟不差,相当的深厚。

    而少女却是更加惊讶,不料随便碰上个人都这么强。世无双无心争斗,招式皆以化解为主。而反观少女见招式皆不奏效,越打越气。

    气急败坏道:“喂,你只会躲么。身为七尺男儿,你不应该雄霸天下,气压寰宇么。”

    世无双一摆袖,看都不看一眼:“无聊。”

    转身就走,那少女心头不爽,更加用力的攻击而来。世无双不想多做无用功,阴阳造化功上手,玄雷脚下生。瞬间,出现在少女身后。这少女虽然微惊,却是反应极为敏锐。

    双掌交击,震撼一片方圆。少女脸色第一次凝重起来:“你好强啊,在本宫认识的男女中,你绝对能挤进前十了。”

    世无双斜眼一视:“你睁着眼还能撞上别人,说明你眼才是真瞎。打扰别人的回忆,你真没教养。”

    世无双郁气离去,可这少女听了世无双的话,顿时火冒三千丈。

    “你说什么?本宫没教养?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喝。。。”

    招式间猛烈霸道,一改戏耍姿态。此女眉宇怒火中烧,掌式赫赫惊人。世无双暗惊此女竟有如此功力,而且招式间有何皇室武学根基。张口闭口的本宫,莫非是王子皇孙中的某一位?

    世无双不想多做纠缠,功体一时提升:“喝。。。”

    抬掌天雷灭,覆手阴阳毁。世无双掌纳玄雷,极致速度出现在少女背后。一指点穴封力,少女顿时受制,气的俏脸煞白。

    “好你个胆大妄为的狂徒,竟敢封印本宫功体。有本事留下姓名,本宫来日必报此仇。”

    少女双目喷火,世无双将她放好,以神话仙经之力布下结界。世无双傲眉冷语:“世无双,有本事来日再来吧。三个时辰后,这穴道会自动。。。”

    话语未落,少女竟然抢先出手,世无双微惊之下手势慢了半分。却是被这少女连发攻击而来,一掌拍在世无双的胸口,将其震飞。

    世无双眉宇带着不解之色,却见那少女趾高气昂的看着他:“小样的,就这么点手段也想封住本公主,你脑子秀逗了吧。嘿嘿。。。接招吧。”

    世无双心中微微一叹:皇室之人不能小觑么,看来有必要压一压了。

    猛一抬头,一股不世霸劲熊熊震荡而出,将飞来的少女逼退。少女首次露出惊容,眼前的男子竟然这般强大,好像。。。好像面对皇太子一般。

    世无双狂姿显露,一脚踏出,竟是震起方圆地势下降。少女气势顿时短了三分,世无双缓缓抬手,一股雄浑霸道的气息凝聚。那少女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世无双冷哼一声。

    收敛气息转身离去,回头冷然一瞥:“注意你的行为,公主殿下。”

    那冷傲的眼神,深深的震慑着此女。少女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一手叉腰指着不知道哪去的世无双:“好你个世无双,给本公主等着。最好别被本宫抓到,否则。。。否则。。。哼,总之有你好看的。”

    少女一脸不爽的迈着步子走开,身后出现一老妪跟随。此女抱怨着:“你干嘛不出手啊,打趴那个狂妄的小子。”

    这老妪呵呵一笑:“六公主殿下,那人没有敌意,而他的确是在想事情。”

    六公主撅着嘴不满:“哼,就是他的错。”

    这老妪再道:“还一个绝世公子,竟然有这不下于大太子的威压。此人名世无双,应该就是那个雷霆暴君了。果然名不虚传啊,年轻一辈佼佼者。”

    六公主一脸我想起来的表情:“我就说嘛,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泽明婆婆,您真该出手压他五十年,哼哼,让他知道厉害。”

    老妪微微摇头:“若是此人,老奴还真不敢出手。此人消失两年,因当初险些杀害八贤王独子一事,闹的满城风雨。后被东泽学府太上三长老镇压而去,如今再现,绝对与太上三长老有关。”

    六公主气呼呼的坐在石头上,俏脸还有些愤懑之意:“哼,这小子也太狂了,敢对本公主动手。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本公主要他好看。”

    六公主脸色顿时一喜:“有了,嘻嘻。。。世无双,你看本公主怎么对付你,千万别想着逃哦。”

    老妪无奈的摇头:“六公主,悠着点吧。”

    六公主得意的摆摆手:“恩恩,知道啦知道啦。”

    求点击,求推荐,谢谢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