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心理作用,以往跑一千米还算轻松的吴乐,在跑了不到一圈的时候就有些受不了了。

    强忍着嗓子上火辣辣的疼痛,迈着肌肉酸麻的双腿,吴乐觉得可能下一秒他就会坚持不住了,更何况还有九圈至少一万八千米的距离在等着他。回头看了看奇老,发现他正躺在摇椅上悠闲地抽着旱烟,目光望向自己,似乎在说着:“小子!休想偷懒!”之类的话。想到早上的飞天蚁,吴乐悻悻回头,顿时打消了躺地上装死的念头。

    他尽可能地放慢脚步,在又坚持了两圈之后,奇异地发现身体的不适居然减轻了,无论是喉咙还是腿上的肌肉乃至肺部,都像是麻木了一般。吴乐知道,这是度过极限了,看来接下来就不会像之前那么难熬了。

    奇老看到吴乐明显比之前轻松了些的脚步,也是松了口气。

    其实,如果有人和吴乐一起跑,他倒不会像之前那样才跑不久就受不了。大家一起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相互之间的比拼心理,反而会让耐力更加持久,效率也更加高。

    “希望你能坚持下来吧,这毕竟是谁都无法代替你的使命。”

    低沉的声音从奇老口中飘出,消散在山谷之间。

    当十圈的最后一步落下时,吴乐终于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而扑通一声倒下。

    “妈呀!累死爷啦!”

    “还能说话啊?看来十圈对你来说太小儿科了,跑完居然这么轻松。快起来,刚跑过步不能躺下。”

    委屈地看了奇老一眼,只得又站了起来。

    “您老哪只眼睛看见我轻松啦?我这是回光返照!马上就要累死啦!”吴乐忍不住抱怨。不过嘴上虽然不乐意,但是跑完之后他也发现了,这种突破自身极限的事情,的确挺爽。

    没有理会吴乐的抱怨,奇老看了看吴乐因为运动而显得红扑扑的脸颊,点了点头。

    “把衣服脱了,我给你上点儿祛除疲劳的药液。我们的时间紧迫,不能浪费在无关的事情上。而且这些药液既没有副作用,也不是什么宝贵的东西。”

    听奇老这么说,吴乐顿时来了兴致。早上,飞天蚁明明在他身上留下了许多疙瘩,但是醒来的时候那些疙瘩居然都消失了。虽然没有问,但吴乐也知道,那定然是奇老给他用了什么药。现在有机会亲眼见一见那神奇的东西,当然要一饱眼福了。

    把上衣脱掉,吴乐见奇老左手手指一颤,便见一个被木塞塞着的小玉瓶出现在他手心。吴乐揉了揉眼,发现并不是眼花,好奇地问道:

    “这……这是从哪儿出来的?”

    问话的同时还忍不住想要扳奇老的手指。

    “真是没见过世面,这有什么好稀奇的?不就是个储物戒指嘛。”

    “储物戒指?世上真有这种东西存在?”

    怪不得他惊奇,只是这种存在于小说中的东西出现在眼前,难免会给人带来jing神上的冲击。之前虽然已经听起来介绍过了古武世界,但那毕竟离他还远,远没有这个小小的戒指来得实在。

    目光转移到奇老的手指上,果然在那里看到一枚银sè的戒指,样子再普通不过了,甚至连个花纹都没有,如果拿出去,肯定没人会在意。

    “世上奇异的东西海了去了。我的这枚戒指还是最低级的,里面只有一个三立方米的空间。而有的高级储物戒,甚至能够装下一座山脉!而且,据传当人修炼到一定高度的时候,可以开辟随身的空间,根本不需要外物来储藏物品,安全xing更是高了一大截。不过那也只是传说罢了,现在哪怕是宏武宗的宗主也不具备那种实力。”

    “开辟空间?那不岂不是能在里面盖栋房子,就不用为房价上涨而苦恼了?牛逼啊!”

    “你……你个小娃娃难不成就这么点儿志向?能开辟空间的强者谁还会在乎尘俗中那点儿财富?那可都是能够占领一个星球的人啊。”奇老显然被吴乐气得不轻,似乎不明白,自己给他讲了那么多事情让他开阔眼界,却还是不能让他把眼界放宽。

    “这不能怪我啊!我打小就生活在你口中的尘俗中,也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超脱的。要是那样的话,不人人都成活佛了嘛。”

    “好了,那些东西的确离你还远,你现在还只是一个,为明年的古武弟子交流会而努力的小人物而已。是我太心急了。”把小玉瓶的木塞拔开,奇老开始把玉瓶中的淡黄sè液体抹在吴乐身上。

    清凉的液体刚一接触身体,吴乐就忍不住一哆嗦。只是等凉气散去,那被涂抹上药液的皮肤竟开始向肉里渗透一股股暖流,而酸麻的肌肉在暖流的温润下,竟然逐渐地开始好转。

    忍不住咂咂嘴,想到。

    “真是个好东西啊,如果运动员们人手一瓶的话,突破世界记录就成家常便饭了。”

    奇老涂药的动作不急不缓,揉捏的恰到好处,似乎是为了让药液更好地吸收。吴乐刚开始还很有兴致地观看,但不到五分钟过后就觉得无聊了。不过他忽然想到一个感兴趣的问题。

    “师父,这药液是不是炼药师或者炼丹师炼制的?就是那种能够控制奇异火焰的神秘人物?”

    奇老轻微地挑动了一下眉毛,似乎很奇怪吴乐为什么会这么问。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不是,是我用多种草药熬出来的。”

    “啊?那你们有没有能够提升等级或者包治百病的丹药?”

    “丹药当然有,不过那东西的身家太高,不是我们这种仅剩四人的宗派能够消费得起的。而炼丹师那种职业,也是稀少的可怜。”

    吴乐心思微动,看来还是存在炼丹师的啊。就是不知道当炼丹师的条件是什么?而他有没有那个缘分?

    “至于你就不要想了,你刚来的时候我就查看过你的身体,根本不适合当什么炼丹师。”吴乐的那点儿小心思自然瞒不过奇老的眼镜,当下就泼下一盆冷水。

    “啊?呃……当不了就当不了呗,就跟谁稀罕似的。”吴乐讪笑道。

    “不过你也不用灰心,宇宙之大无奇不有,不要把总是把目光停留在眼前。炼丹师虽然在古武界身份尊贵,可一旦除了地球,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更高级的职业。”

    “出地球?师父,现在人类的脚步才刚登上月球,您难道还指望着嫦娥来给您炼丹?”吴乐嗤笑道。

    “哈哈,将来的事谁能说得准呢?你没有去探索过又如何知道没有呢?”奇老大笑一声便不再说话,认真地给吴乐上药。

    不知为什么,吴乐总觉得奇老在说到炼丹师时的表情有点儿不屑。但从他话中的内容来看,炼丹师应该是很吃香才对啊。

    “管他呢,反正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吴乐现在只想着能快点儿开学,那样就能尽早摆脱这恐怖的学艺生活了。也不知道,吴桑那女人知道他受了这么多苦会不会心疼。多想无益啊多想无益,现在还是多想想要如何才能挺过这两个月的魔鬼训练吧,只是那每天早上的飞天蚁就够要命的了。

    “好了。”

    奇老手指又是一颤,将重新塞好的小玉瓶收回了储物戒指。看见奇老的动作,吴乐心里痒痒。

    “师父,我好歹也是您的徒弟,您就没有个见面礼什么的?比如送我个储物戒指?咱们上一宗不会穷到这点儿资金都没有吧?”

    “嗯,还真让你猜对了,我们只有两个储物戒指,一个在我手上,一个在你师叔手上,就连你师兄都没有。这东西别看他个头小,但要真放到市面上,没有个百八十万是弄不来的,更何况还是有价无市。不过你要是真想要也不是没办法。只要你能在明年的古武弟子交流会上进入前二十名,就会免费得到一枚。”

    又古武弟子交流会。吴乐已经被这个名字搞得没脾气了。要不是奇老说,如果这届的交流会他们不能进入前二十名的话,上一宗就会被那什么宗会除名,他才懒得答应呢。好吧,其实还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原因,是害怕这个老头。

    “所以,无论是为了我们上一宗的存亡,还是为了你的储物戒指,你都应该拼命训练!毕竟理想无贵贱嘛,哈哈!”

    吴乐看了眼奇老那即便是哈哈笑着也不会有太大表情的老脸,顿时想到皮笑肉不笑这个词,上下门牙接触间差点儿咬了舌尖。

    “好了,接下来我要教你一套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