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昨晚下了场雨,长春宫里刚开的花现已弄的宫里满地都是红色的花瓣,宫里的宫女正在忙着打扫着这被雨水击落到地上的花瓣,就看到大阿哥弘晖到了长春宫来给皇后娘娘请安了。

    康熙四十二年末四十三年初的康熙退位胤禛登基,这个过程都很顺利,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也没有传出什么弑父篡位的流言。这事情虽然发生的突然,而且毫无预兆,但是不知道是因为康熙还活着,还是因为胤禛嫡子的身份,亦或是因为此时九龙夺嫡才刚刚开始,还没完全就绪,又或者是什么其他的原因。总之一切毫无波折,胤禛登上了皇位,成为了大清入关以来的第三任皇上。

    胤禛在登基仪式完成后,马上就把雨妍和四个孩子接进宫来了。

    雨妍进宫后,由于康熙妃嫔众多而且康熙本人还活着,对于康熙的后宫胤禛并不好安排,雨妍刚开始的时候是和胤禛一起住在养心殿的,等到雨妍进宫把西六宫的宫殿给腾出来后,雨妍带着弘旸、芷兰和弘旪住进了长春宫,雍正因为他已经满了六岁,则和他的小叔叔们一起住到阿哥所去了。

    长春宫虽然并不是西六宫之首,也不是最靠近养心殿的宫殿,但因为其名为长春,有长春不老长盛不衰之意,胤禛就让雨妍住进了长春宫。

    雨妍把康熙后宫住在西六宫的妃嫔都腾出去后,也把以前的雍亲王府现在帝王潜邸的五个格格侍妾给接进宫来,安排在了咸福宫和储秀宫。

    她们五人,由于都没有孩子,给的份位都不高,不过因为宋氏、李氏和兆佳氏进府的时间早,比雨妍还先进府,就都册封为贵人,而钮祜禄氏和耿氏因为刚刚进府,资历上差宋氏李氏和兆佳氏三人不少,被封为常在。

    也就在这时,满朝文武才突然发现,原来新帝的后宫的人数这样少,新帝仅有的三子一女都系皇后所出。

    他们看到了希望,回到家让自家福晋好好的培养培养自己适龄的女儿孙女甚至外孙女,计划着下次选秀进宫,好好的在宫里谋划谋划,说不得下任皇帝就是从他们家女子的肚子里出来。

    至于皇后和皇后所出的三子,他们是根本不在意,没看到康熙朝被康熙那样维护的元后嫡子都没有登上皇位,那现在这个好妒恶毒皇后的儿子,想来也没有什么好结果。

    而且就算最后登基的是皇后所出的皇子,那也没关系,君不见新帝登基后,给他成年的弟弟晋封的都是王爷,他们家有个当王爷的外孙,也是很不错的。

    一时间,京城的教养嬷嬷稀缺,哪怕新帝登基后,皇后接手公务后,放出了一大批宫女嬷嬷,也不够他们用。

    “儿子给皇额娘请安,皇额娘吉祥!”

    雍正自从进宫后,每天早上起床就直接到长春宫来给雨妍请安,顺带在长春宫和雨妍一起吃早饭。

    和雨妍一起吃过早饭后,雍正就直接去上书房上课。

    现在已经九岁的他,早就到了上上书房的年纪,一进宫后,就进上书房和他的小叔叔们一起上课去了。

    雨妍和雍正一起吃过早饭,送他出门去上课后,雨妍先去给太皇太后请安。

    胤禛在登基后,就下了圣旨,太后博尔济吉特氏也由皇太后晋为太皇太后,成为清朝的第二任太皇太后。

    给太皇太后请完安,雨妍回到长春宫,就开始处理宫务。

    虽然进宫已经俩个月了,但雨妍还没有完全把后宫掌握在自己手里。

    以前的公务都是掌握在四妃手里的,现在康熙虽然退位,胤禛登基了,荣妃和宜妃掌管宫务十几年,并不甘心直接把宫务交到雨妍手里。

    现在,虽然明面上把宫务交到雨妍手里了,不过她们还时不时的给雨妍使些绊子,让雨妍接手宫务困难了很多。

    不过好在有敏妃帮忙,敏妃是在乌雅氏暴毙后,开始接管宫务的,她在四妃里面排最末,手中的权利和人脉是不能和其他三妃相比的。不过不管怎样,她也在后宫经营了七八年,人脉还是有的。

    雨妍有着敏妃的帮忙,加上雨妍这么多年通过李二娘的手布置的钉子,再者她又是新帝的皇后,掌管后宫名正言顺,雨妍相信,再用上几个月,她就能做到宜妃和荣妃她们给她使不了绊了,不过要想后宫的一点风吹草动都知道,就没那么快了。

    以前虽然通过李二娘埋了钉子,不过这些事情都做的很隐蔽,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进度也就不快了,现在则不同,雨妍是皇后,掌管宫务,要埋钉子布眼线,方便很多,不过也是需要时间的。

    等到下次选秀的秀女进宫,后宫就完全被雨妍掌握在手里了。

    “嬷嬷,记得注意太上皇太皇太后和太妃那里的用度,特别是太上皇和太皇太后那里,要紧好的用。”看完账本,雨妍对着韩嬷嬷交代着。

    现在,雨妍身边的嬷嬷已经不再是在雍亲王府里面时那几个了,新增了不少内务府派来的嬷嬷,不过雨妍得用的还是通过李二娘插到宫里来的,其他的不是李二娘埋下来的钉子,雨妍也用,不过还要在观察观察。

    雨妍对于和她缔结了主仆契约的李二娘是百分百信任的,不过对于李二娘埋在宫里的钉子,却只抱着百分之五十的信任度,毕竟她们进宫这么多年了,谁知道有没有易主了。

    而韩嬷嬷,是雨妍除了柯嬷嬷刘嬷嬷孟嬷嬷和沈嬷嬷外,最信任的嬷嬷了,雨妍很多关于宫务方面的事情都交给她去处理。

    像是以前帮着雨妍管理雍亲王府的柯嬷嬷,则让她掌管长春宫。柯嬷嬷她在宅斗方面虽然是一把好手,但是她对于宫务却从来没有接触过,贸然让她做这个,并不是什么好的决定。再加上柯嬷嬷年纪也不小了,她也没有这个精力。在过个几年,她就要出宫养老了。

    再给韩嬷嬷交代一些事情后,雨妍才让韩嬷嬷下去。

    “梅香,旸儿和兰儿起床了没?”

    “回娘娘,二阿哥和大格格都已经起床了,现在正在后面吃着早饭。”

    “哦,兰儿这小懒虫也起来了,走,我们去看看。”说着,就起身往外走。

    芷兰和弘旸是梅香看着长大的,对他们梅香很是疼爱,她想起了早上芷兰懒床时的情景,笑了笑,跟在雨妍身后说道:“二阿哥和大格格今天在大格格那边用早膳。”

    雨妍对于古代这坑爹的早起时间不是一般的郁闷,就拿雍正来说,早上三四点就要起来到上书房上课,小孩子的身体怎么受得了,怎么能够长的结实。不过这些她改变不了,她能做的,就是在孩子在去上书房之前,呆在她身边的时候,让他们多睡一些。

    像是现在,雍正他去上书房上课了,雨妍就管不了了。不过雍正雨妍虽然管不了,但是知道他是雍正,雨妍倒是不担心他不会照顾好自己。

    弘旸现在虚岁来说也已经六岁了,不过因为他们刚搬进宫里来,而康熙的身子很不好,随时都有驾崩的可能,胤禛每天除了上朝,批奏折外,其他时候都咱乾清宫里面当孝子,根本没时间管这事。

    胤禛不提这事,雨妍就装傻不知道,也不提让弘旸去阿哥所住的事情。

    不过虽然这样,雨妍也知道,弘旸能在她身边,在长春宫住的时间是住一天就少一天了,所以雨妍只要有空,都会和他们一起用膳。

    雨妍允许他们多睡,也不是毫无原则的爱睡多久就睡多久,雨妍规定他们每天早上辰时就要起床用早膳,到了时间,他们身边的嬷嬷或者大丫鬟让他们起床。

    弘旸很乖,每天早上不用喊就会自己起床,而芷兰,每天早上让她起床都是个不小的工程,很多时候都要雨妍亲自出马,才能把她从床上拉起来。

    出了长春宫主殿大门,雨妍往左拐。弘旸芷兰和弘旪三人住在长春宫两边的宫殿里面,芷兰住左边,弘旸和弘旪住右边。

    雨妍到达门口的时候,就看到芷兰嘟着嘴,时不时的横弘旸一眼,而弘旸虽然脸上的表情和平日里一样,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是雨妍可没有忽略他翘起来的嘴角。

    一看这情况,雨妍就知道,芷兰今天早上起来,绝对是弘旸弄起来的,而且极有可能是用非常手段,像是掀被子、用冰冷的手放到芷兰脸上或者直接对着芷兰的耳朵吼着,这些手段弘旸都用过。

    要说弘旸,说他不疼芷兰这个同一胎的双生妹妹,这也不是。

    平日里,要是其他人欺负芷兰了,弘旸他绝对让欺负芷兰的人有苦说不出,但是却特别又特别爱欺负芷兰,要说欺负芷兰最多的人,也绝对是他。

    “哎呦!嘴巴翘的那么高,都可以挂一个油壶了。”

    “额娘……”被雨妍这样一说,本来早上被弘旸拿了被子,不得不起床,觉得受了委屈的芷兰,眼睛不自觉的湿润了。

    “好好好……额娘不说,额娘不说。”见芷兰要哭了,雨妍马上住口了,还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和弘旸说道:“旸儿,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欺负妹妹了?”

    “额娘,儿子只是喊妹妹起床,并没有欺负妹妹。”弘旸吃完嘴里的饭后,在下一口菜吃下去之前的空档,回答的雨妍。

    “哦,你没欺负妹妹,那你妹妹干什么生气?”

    “这个儿子不知道,嗯,大概是妹妹爱吃的拔丝红薯在我这边,妹妹吃不到,所以不高兴吧。”弘旸装模作样的四处看了看,总算找到了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

    弘旸他们的饭菜都是身边的伺候着人帮他们夹到他们碗里,然后他们再自己夹着吃的,不可能存在芷兰她夹不到菜的情形,像现在,芷兰的碗里,就有着三四块拔丝红薯,弘旸找的这个借口,可以说是睁眼说瞎话。

    果然,芷兰听着弘旸的话,嘴马上瘪下去,然后从碗里夹了一块拔丝红薯吃了起来。

    “旸儿,你别乱说话,你看,兰儿碗里那么多拔丝红薯,怎么会因为拔丝红薯放在你这边,就和你生气了。你再想想,你做了什么,惹了兰儿生气了?”

    弘旸用力的想了想后说道:“额娘,儿子真的想不出来,儿子今天早上做的有可能惹妹妹生气的事情,大概就是让她起床了。不过额娘说过,睡懒觉的孩子不是好孩子,我喊妹妹起床,是想让妹妹做好孩子,妹妹肯定能理解我,不会因为这个生我的气的。”

    或许因为大家对待弘旸和芷兰态度不同的原因,双生的兄妹,弘旸现在已经机灵聪慧了,而芷兰现在还骄里娇气不说,就是聪慧程度,和弘旸相比,根本不像是一样大的人。

    弘旸现在已经能和雨妍联手来逗芷兰了,而芷兰只是被逗得人不说,而且每次逗着她,看着她生气觉得特别好玩。如果芷兰她能再聪慧一点,在雨妍和弘旸联手逗她的时候,没什么反映,雨妍和弘旸也会因为感觉没意思不会在逗她了,可是偏偏,芷兰不仅不能做到一点反映都没有,而且反映特别大,这样让雨妍和芷兰就越来越喜欢逗她了。

    有时候,看着芷兰这傻乎乎的样子,雨妍是既感觉好笑有感觉担心。

    芷兰她生在皇家,以后的命运差不多已经确定了,要是她聪慧,雨妍也不用为她以后担心,只是看着还不到六周岁,就这样聪慧的弘旸,雨妍心里又有些心疼,希望芷兰还是不要这样聪慧,这样才有活的更轻松一些。

    特别是现在,因为已经登基了,他们的身份地位已经不同了。看着聪慧的弘旸,雨妍总担心,以后他和雍正,和弘旪,是不是会和胤禛的兄弟一样,为了皇位斗个你死我活了。

    希望孩子聪慧,但又怕孩子太聪慧,这就是雨妍这两个月两个月来的心情之一,也是做父母的人才会有的烦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