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大结局章

    看着孟平璋往里跑,清雪抿了抿笑,拍拍吴逢的肩膀,“季姑娘没跑远吧?”

    吴逢说道,“应当还没跑到城外。”

    “把巧儿藏好了吗?”

    “嗯。”

    清雪这才满意。

    院子里的婢女见他匆忙跑进来,面色白如薄纸,惊吓道,“二少爷,可别摔着。”

    “二少夫人呢?”

    婢女答道,“方才二少奶奶说想外出走走,巧儿跟着呢。”

    孟平璋已是怒火中烧,“不是让你们伺候好,为什么只让一个人跟着?”说罢,又出了府里。正碰上从皇宫后脚回来的孟松岩和吴氏。

    吴氏见他这模样,急忙说道,“你这是去何处?伤还未痊愈便乱跑,是要伤上加伤么?”

    “小芙走了,我去找她。”

    吴氏吃了一惊,“为何会走?难道你昨晚没将此事告诉她,让她苦守了一夜空房?”

    孟平璋顿了顿,是,他没说,他只让季芙等他,他很快回来。可他也没想到会在皇宫逗留那么久。他不便和她说昨夜的计划,但至少可以告诉她自己有事要做。半夜见到爹娘也进宫,却无暇问季芙的事。晨起该是请安奉媳妇茶的,他也忘的一干二净。

    吴氏还要劝,孟岩已拦了她,“速去速回吧,别让人笑话了。”

    见儿子匆忙跑开,一手还捂在肋骨处,吴氏悲喜交加,“真不知如此在意个姑娘是好是坏。”

    孟岩默了默,“以鹤先的性子,瞧着是好事。”

    吴氏笑笑,“老爷说的是。”

    至少家里有个人,是他会惦记的了。

    &&&&&

    齐琛回到家,齐承山和孟氏已起身吃早点,“嵩元可吃过了?”

    齐琛看了一遍,没见到明玉,“不必了,并不饿。”

    孟氏没多留,让嬷嬷拿了早点随他一同回房,忐忑了一晚怕儿子责怪她这做婆婆的狠心,说道,“明玉还在睡着,才没叫起她用膳。”

    “母亲先用早饭吧,孩儿就不陪母亲了。”

    孟氏瞧着儿子心系儿媳,叹气,这儿子大了,心就是媳妇的。齐承山说道,“你没听那元大人说,昨晚魏太保动手,明玉想也不想便扑去护着嵩元,有这样的儿媳,你该知足了。这才担得起齐家未来主母的位置。”

    虽然不甘心,可也不能否认,孟氏轻叹,“倒是。”

    齐琛回到房里,明玉还趴在那睡。示意丫鬟噤声,走到床边,见她睡的沉,没叫醒她。去了偏房看孩子,等过一会婢女过来报明玉醒了,这才回房。可回到屋里,她已洗漱起来,穿戴好。见了他笑问,“嬷嬷端了那么多吃的,三爷也定是没吃吧。”

    齐琛见她面色如常,以为她不疼了,伸手碰她后背,“可还疼?”

    这一碰就见她脸色唰的变白,齐琛忙扶住她,又急又是疼惜,“你何须在我面前强装。”

    明玉强笑道,“只是不想让您多添忧愁,小伤罢了,不碍事。”

    齐琛扶她坐下,下人也都退到了外头。看着明玉面色渐渐恢复,越看越是喜欢,“伤可抹了药?”

    明玉眼眸微转,“没有。”

    见她如此,分明是上过药了。方才觉得她太过要强,现在又温顺黏糊人。齐琛怕她忍着,想看看那伤有多重,再掂量着叫大夫来。等她褪了衣裳,肩胛那都淤青快至黑了。

    明玉见后头没动静,低声,“三爷在想什么?”

    齐琛低头在她脖间吻了一记,“又累你受苦了,昨晚可吓着了?你身子差又不是不知,万一这一棍是敲在你脑袋上,如何是好?”

    “吓着了,只是明玉不悔帮三爷挡了这一棍。妾身可以好好歇着,三爷还得来回奔波,怎么算,都是明玉挡了好。”

    齐琛笑的苦涩,“傻。”

    明玉转身看他,探了探头亲他,一夜没梳洗,下巴的青尖都冒出来了。忍不住伸手环了他的脖子,往唇上吻去,“是傻,明玉本是个聪明人,碰到三爷总是做傻事。”

    那擒着的衣裳已放了手,露出一片粉白肌肤。

    “你还伤着。”

    明玉不肯松手,紧拥着他,唯有如此,才觉他是自己一人的。出了这房,他便是臣子,便是儿子,便是个父亲,过后才是她的丈夫。齐琛终于揽住她腰身,将她翻身压下。

    &&&&&

    孟平璋不知季芙去了何处,想让吴逢和清雪去找找,两人竟不见了,气的他跺脚。找了两条街,命都没了一半。思来想去,驾车去了齐家,在门口问了季芙可来过,管家一听便笑了,“哪有出嫁第二天就回娘家的。”

    他不好多说,又驾车离开了。驶到一半,蓦地想,她该不会是往邓州去了吧。

    那丫头的心思……

    季芙的脚力到底比不过孟平璋,她求得清雪帮忙,清雪一口答应,又道“这马车太显眼,还没出城就被人盯上了,我在城外等你”,她甩开巧儿已用了一些时辰,路又不熟,等到了城外,额上已冒出汗来。

    她已不去想孟平璋是否会来找自己,就算他找了,自己也要回去。

    去了约定好的郊外小树林,清雪说会在那等她。远远就看见了马车,不由欢喜,往那跑去。

    孟平璋坐在马车上静等,听见脚步声,探头看去。和季芙目光对上,只是愣了片刻,就见她像兔子转身跑了。不由气恼,驾车往她那追,追到前头,拉住缰绳抓住她。这一急扯,人已往下摔,扑在她身上倒地。

    所幸这树林没什么碎石子,季芙咯吱了手,但也无碍,恼怒的推开他。手上稍稍用力,就见他翻在一旁,面色青白,惊吓的轻摇他,“喂?喂?!”

    见他闭目不醒,已快急哭,“你别死,我去找大夫。”

    孟平璋晕了一会,听见哭腔,强迫自己睁眼,抬手拉住她,“哭什么。”

    季芙忍了泪,咬唇,“你又骗我。”

    孟平璋无力起来,刚才追她还四肢有力,连那只差不多要废掉的手也有了气力般,但见到她的一瞬间,就泄力了。虽然不是倾城容貌,可却教他安心,握着她的手不肯松开,“我错了。”

    季芙偏头不看他,想抽手,却缩不回来。

    “我昨晚不该丢下你一人,即便是圣上要我做事,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有重要的事要做,会晚点回来。”孟平璋不舍得闭上眼,只想一直看她,“日后让我补偿你,定会好好补偿。”

    季芙终于是将手抽了回来,坐在地上抱膝埋头,“姐姐说的没错,我爹说的也没错,你这样的公子哥,根本不会疼人的。”

    孟平璋急了,“为夫会改的。”

    季芙啐了他一口,“称呼改了吧,我虽是寒门小户,你家下人瞧不起我,你爹娘连儿媳茶也不想喝,你大婚之夜丢下我一人,这些加一起,还能做孟家人?虽然我家并不富裕,但我爹娘从没让我那样难过过。在孟家一天,已抵得过十年的难过了。”

    孟平璋撑手起身,坐在她一旁看她,“是,这次是我的失误,也是我素来我行我素惯了……若我会改,又当如何?”

    季芙紧要他,正是紧要他,才会难以接受昨晚的事。这么一说,心又软了,只觉泪就要落了,“我不知道,我想回邓州,回家。”

    孟平璋认真道,“不是回家,是回娘家。”

    季芙大声道,“是回家。”

    两人相对无言,默了半晌。孟平璋缓缓起身,将她的手握在掌中,“好,好,我陪你回家。直至你哪日再答应嫁我做妻,我慢慢等,慢慢让你信。”

    季芙这才起身,孟平璋看着她面上挂的泪痕,苦笑,“你当真要这么狠心?”

    她脾气倔他知道,但婚姻大事竟也这般坚持,倒让他大吃一惊。季芙狐疑,“你又骗我?”

    孟平璋淡笑,“再不会骗你。”

    他骗过无数人,怨过也坑过无数人,唯独对季芙狠心不起来,“小芙,虽然你气恼我,只是仍有事要和你解释。圣上让我们齐孟两家暗中寻法子将魏太保铲除,而最后我们商议最快的方法,就是以我的婚事为由,让齐琛和多多做诱饵,将魏太保激怒,最后顺理成章将他擒住,清剿其势力。”

    见季芙睁着大眼歪了脑袋,孟平璋忍不住问道,“可听得懂?”

    季芙微微摇头,她不知为什么圣上要除掉自己的亲舅舅,更何况太后还在病榻上呀,那样不是不孝……低头,“我果真无法做官家人……”

    孟平璋定声,“谁一开始便会懂这些,你不懂,我仔细和你说。只是告诉你这些,唯有一件是我想说的,我爹娘如果不赞同你做孟家媳妇,绝不会要你过门。我孟平璋也绝不会娶不喜欢的姑娘。”

    听到喜欢二字,季芙又往远处看去,“不信。”

    孟平璋笑道,“总会让你信的。小芙,跟我回家吧,给爹娘奉儿媳茶。过几日,我们回邓州。”

    季芙默了许久,孟平璋也不催促她。林子里静悄悄的,等那一刻,十分长久。见她红唇微动,他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你伤的很重,先回去上药吧。”

    孟平璋一听,喜的全身都不疼了,抱了她便亲了一口,这世上再寻不到比这更高兴的事。

    回了府里,季芙开始忐忑了,她这刚过门就私自跑了,不会挨骂吧。孟岩和吴氏见了她,倒也客气,问了几句话,就让嬷嬷去备查,让她行了礼,算是孟家新妇了。看着他们两人因在树林里滚打脏了的衣裳,忍了好奇,让他们快快去洗身休息。

    从大堂回来,季芙还觉诧异。婢女领她去澡房洗浴,回来时发还是干的。进了房里,见孟平璋已坐在床边,笑意满满的模样,便不肯过去了,坐在凳子上拭发。

    一会孟平璋过来,坐在她前头,拿了帕子给她拧发,“小芙,我说的可有假?爹娘确实是有事,并非是不愿你做孟家媳妇。”

    季芙终于是正眼看他,“你怎的还是不明白……”

    孟平璋愣了片刻,前后想想,仍是想不通她还在在意什么,“你说,你说了我便改。”

    季芙说道,“往后你做什么事,和我说一声,我便不会傻等着胡思乱想了。将我当做……当做你的妻子,不当做外人,可好?”

    孟平璋点头,“懂了。”

    答的太快,让人不敢轻易相信。季芙默默想着,信他一次罢,夫妻间本不就是要同心的么。

    &&&&&

    皇帝快刀斩乱麻将魏家清剿大半,太后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力阻拦。母子见面,只让他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放了胞弟一马。皇帝也不敢太过忤逆,但又不能将他放出,恐防势力复苏,便下旨将魏太保囚禁在府邸,除了不许踏出大门半步,衣食一世无忧。

    只是魏太保骄纵大半辈子,打击过重,等齐琛得旨离开京城,要重回邓州时,已听闻魏太保疯了。

    马车离开齐家大巷,驶出巷口,便见孟家的马车已到。姚嬷嬷探头说道,“少爷,少夫人,瞧见孟家公子了。”

    明玉往外看去,季芙也正好撩起帘子往这看来,不由笑笑,“小芙。”

    季芙要下车,孟平璋抓了她的手,“让下人拿了马凳子再下去,别总是跳,伤脚。”

    “我要过去和姐姐一块坐。”

    “不行,那跟齐琛一块坐有何区别。”

    季芙想了想,又往那看去,笑道,“马车很是宽敞,我们一块过去吧。”

    孟平璋叹气,他根本管不住这媳妇呀。只好和她一起上了马车。

    明玉见季芙比七天前回门时面色好看了许多,更是红润水灵了,这夫妻生活许是过的不错吧。季芙也往她怀里的多多看,伸手,“让小姨抱抱。”

    刚接过来,多多已咧嘴在笑,季芙更是开心,“长的和姐夫越发像了。”

    明玉抿嘴笑笑,“喜欢孩子的话,自己也赶紧生个。”

    季芙脸一红,孟平璋可不想那么快有孩子,才那么点大的孩子多烦人呀,还得睡在隔壁房,吵人睡觉。而且她要是真有了,夜里还得规规矩矩的,左想右想不划算,孩子还是晚些时候来的好。

    “你要不要抱抱?”

    孟平璋略嫌弃,只是季芙已经抱到跟前,接了过来,姿势又被她说了一番,便放在腿上。和他圆碌碌的眼对上,忽然就见他咧嘴笑了,心都跳了起来,“小芙,我们也快些要个孩子吧。”

    话落,惹的季芙瞪他,明玉也笑了起来。齐琛见他抱的姿势实在难看,忍不住接了回来。

    此次去时心无牵挂,又有好友相伴,行了一半的路程,也没前两次的疲累,倒是一路有说有笑。只是下了几天的雨,有些不便。

    明日就要分路而行了,齐琛和明玉要往邓州衙门去,孟平璋和季芙是要去府衙的,路并不同。

    夜里住进官舍,齐琛和明玉洗漱完准备躺下,临睡前又看了看她的伤口,仍有些许青色未散,但也没大碍了,抹了药,在四下轻揉,据说可以将淤血抹散些。还没去净手,就听姚嬷嬷敲门说季芙来了。

    季芙进了屋里,齐琛已起身去洗手,小跑到床边,拉了明玉的手便说,“姐姐,明日我跟你和姐夫一起回邓州衙门。”

    齐琛手势一顿,回头说道,“你不跟鹤先一块去府衙?”

    “我想我爹娘了,他去了府衙肯定得十天半个月不得空陪我回娘家。”

    明玉哭笑不得,“小芙,你如今是孟家人了,就得遵守做媳妇的规矩,你丢下夫君跑回娘家去,你爹娘也定不会同意的,还会遭人非议。况且,你可想过,我们离开澄江多日,他回到府衙有许多事务忙活,你倒是忍心让他白日操劳,回了住处还无人伺候?”

    季芙点了点头,“我倒忘了这点……方才和他说的时候,他说无妨,让清雪陪同一起回娘家的……”

    明玉微愣,淡笑,“他是紧要你,在意你的心思呢,倒是个好夫君。”

    季芙看她,“姐姐第一回夸他。”

    明玉刮了刮她鼻尖,“除了这点,其他仍旧要人诟病。”

    季芙笑笑,起身回屋。进了房里,孟平璋还在看书。走到他面前往下看去,“你跟爹一样,闲下了便看书。”

    孟平璋立刻放了书,将她抱在怀里,揽到腿上,“不看了,陪媳妇。”

    明日她就要回娘家了,自己回了府衙定有很多事要忙,这一别离,可能半个月都见不到,分外不舍。书往后还可以看,当务之急是陪她。

    季芙默了默,“我跟你回府衙,等你忙完了,一起回去看爹娘。”

    孟平璋意外道,“怎么改变主意了?”

    季芙偏身看他,“怕我不在身边,你沾花惹草去了。”

    孟平璋朗声笑笑,“竟是这个缘故。”

    季芙贴身轻抱着他,还是瘦,太瘦了,她得在身边给他做好吃的,养胖点,“姐姐告诉我,你最想的,便是去边城行兵打仗。”

    孟平璋心头触动,“是,那念头一直不曾淡去。如今家中不愿,但日后若有机会……仍会去。”

    征战沙场是他的夙愿,他不愿骗季芙说他淡了这念头。

    季芙低声,“嗯,所以身为妻子的我,得将你身子养好些,真去了那,才不会受那么多苦。”

    孟平璋紧拥着她,什么怕他沾花惹草,不过是借口,“等我忙完了,就陪你回娘家。”

    &&&&&

    翌日,孟平璋让吴逢护送他们,清雪随自己这支。

    上了马车,明玉颇觉奇怪,“这已无险路,怎的还让吴逢跟着。吴逢和清雪瞧着就是一对,孟二倒一如既往让人猜不透。”

    那头季芙也觉奇怪,认真对孟平璋说道,“你没瞧见方才吴大哥的模样呀,让清雪也跟着去吧。”

    “嘘。”孟平璋说道,“他们上回谎称你走了,急的我差点丢了心,如今呀,得讨回来。”

    季芙瞪大了眼,孟平璋忍不住笑道,“别慌,陪为夫一起看戏。”

    过了一个小镇,天公仍旧不作美,雨水不停。

    入住官舍,正吃着晚饭,驿丞进来送小菜,说道,“青云镇那边塌方了,据说埋了好多过路商客。”

    孟平璋拧眉,“可是通往邓州的那个青云镇?”

    “孟大人记性真好。”

    季芙顿了顿,“不知道姐姐姐夫……”

    孟平璋眉头更拧,“可有说埋了官家人?”

    驿丞讪笑,“这可不知了……只是这雨水天,那山道不好走,要是真是这两日从那经过,倒真有可能……”

    季芙立刻起身往外走,她这刚动,身旁就掠过一阵风,清雪已经跑了出去。自己跑了两步,孟平璋一把将她拉回,对驿丞笑道,“我车里有个盒子,里面的东西不要了,你去帮忙丢了吧。”

    驿丞喜不自禁,跑去“丢”盒子了。

    季芙见他如此,这才明白,“你跟他串通好的,根本没塌方没出事。”

    孟平璋见没人,极快的亲了她一口,“乖。”

    季芙哭笑不得,好吧,或许捅破窗户纸这个法子也好,她这旁人看着都觉难受了。

    齐琛和明玉这边因官舍较远,天色已黑还没到。雨水不停,坐车里倒还好,只是多多被雨水打落车顶的声音吵的不肯入睡,咿呀咿呀的跟明玉玩着。一会没逗他,就自个在那吐泡泡玩。

    “三爷想多多日后入仕么?”

    齐琛摸摸他的面颊,软软的,又咧嘴在笑,“等他再长大些,就知道他喜欢什么了。日后看看再说。”

    要做商人定是没这可能的,更何况还是齐家嫡长孙,入仕的可能性更大吧。

    明玉倚他身上,逗的有些乏累了。齐琛将多多接回怀里,就见他也打了个哈欠。眉头皱皱,嘴忽然张张合合,哇的哭了。

    明玉急忙去瞧,齐琛全身已僵,吐纳一气,“多多尿裤子了。”

    “……”明玉扑哧一笑,“三爷还不把多多给妾身抱,我给他换身干爽的。”

    齐琛低头看着多多,还在哭着,嗓门大的很,“无妨,快去找裤子给他换上。”

    明玉不是不知他有多不喜婴儿,更不喜那会弄脏他衣裳的婴儿。见他如此,不由笑笑。到底是亲生的,哪里会讨厌。

    吴逢在前头骑马领路,听见背后有不寻常的马蹄声,警惕的往后面看去,夜色太黑瞧不清,一手握剑,停马伫立而望。等那马声靠前,见了来人,不禁愣神,“你怎么来了?”

    清雪浑身已被雨水打湿,发梢也直淌水。抹了脸上的水,见吴逢还好好的,愣了片刻。才恍然这根本就是孟平璋在开她玩笑,立刻骑马调头。

    突然出现,莫名离开,吴逢哪里会安心,骑马追去。只是半盏茶功夫就拦截下来,迫使她停下,又见她下马疾跑。

    吴逢更是一头雾水,要再去追,清雪自己却跑了回来。下马迎她,已是猛扑过来,撞的他后退一步,差点一同倒在泥水坑里。

    清雪环手紧抱着他,哭出声来,虽然孟平璋这个法子混蛋得很,可却真让她明白,何苦这样自己折磨自己,吴逢从没嫌恶过自己,不过是她自己走不出心里的坎。觉得一直这样也好,哪怕有一日他死去,她也能做个旁观者。

    刚才却真怕他死了,被埋在地下长眠,永远看不见他。

    那样才是最可怕的。

    “我们成亲。”

    吴逢愣了愣,清雪又大声说了一遍,这才确定,虽然他也不知为何清雪突然就改变主意了,简短而认真的应声,“好。”

    &&&&&

    雨过天晴,空山翠竹。

    邓州的景致让人看了一眼就已是满眼青翠。

    马车驶到邓州齐府前,下人早已在门口站立相迎。齐琛下了马车,下人齐齐唤声。

    他伸手去接明玉,明玉俯身出来,抱着酣睡的多多,刚露面,那久别的声音十分齐整,“夫人,少爷。”

    明玉心中暖暖,比起京城的家,她更喜欢这里。

    夫妻两人一同进院,院里的花草已生的翠绿惹眼。雨后水珠还在叶子上微微闪动,直至滚落地上,一派生机盎然,不染半点污秽。

    明玉将多多交给姚嬷嬷,让她带去房里,自己和齐琛去这宅子里走,不让下人跟着。

    这宅子的一草一木,一石一花都是她打点的,不过数十日,已是久别重逢的感觉。

    齐琛陪她在院子漫步,地上仍湿,瞧着鞋子都快湿了,“回屋吧,别冷了脚。”

    “哪有那么娇弱。”明玉偏身看他,“明日三爷又要去衙门忙活了,那就又添了一个身份,父母官。我更是被排在最后头,今日就让我在第一吧。”

    齐琛不知她在心里排了是儿子、是父亲、是臣子的事,笑道,“你一直是第一位,如今是,以后也是。”

    明玉笑看他,虽然知道世事牵绊太多,这根本不可能,但他这么说,心里仍是高兴。伸手抱了他,埋头于那宽实的胸膛上,“三爷说话算数。”

    声音动然,齐琛听了也颇有感触。不过一年有余,细细回想却分合了许多回。如今终于是浮华落定,也抱了她,低声,“芝芝,我们再要个女儿吧。”

    儿女双全,在这邓州,一家四口,便是他的愿望。

    明玉喉中酸涩,这绵绵情意,她没出嫁时,从不信,如今,再无事隔阂。

    “嗯。”

    晴空余霞,烟景早散,清风徐徐吹遍邓州,拂过齐家大宅,撩拨心弦,美不胜收。

    ——完

    作者有话要说:QUQ谢谢妹子们的一路陪伴,终于圆满完结了。磕磕绊绊的感觉还是没有写好,笔力仍需提高,铜钱会继续努力的。

    【新坑文案--大概六月开,感兴趣的可以先收藏起来=-=】

    阿月七岁前的生活一直很安稳

    虽然出身寒门,可父慈母爱,日子平淡和睦

    有一天,一个老人推开门扉,自称是她的祖父——当朝沛国公

    阿月觉得,这日子要翻天覆地了……

    ----------

    也可以戳一下作者收藏,把铜钱收起来,开新文后台会显示新坑名字,群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