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阳在烈阳领域之中不停的奔跑躲避,危机时刻,就使用逐日步,话说段钢本来就不擅长速度,偏偏他的金甲领域不如烈阳领域,只能保护这自身,无法撑开很大。

    所以,他只能在后面追,一边追一边大喊,让汪阳和他决一死战。

    时间一点点过去,段钢感觉身上越来越热,四周的温度也是越来越热,甚至呼吸之时,都有火焰进入喉咙。可是汪阳却觉得越来越舒坦,身上似乎有使不完的劲似的。

    刚才他躲开了段钢,跑到了擂台的一边,他埋着头就对侧面跑,继续躲避段钢,心中暗暗得意,胖爷的速度真不赖。

    突然,一片阴影让汪阳心中一惊,二话不说,回头就跑,逐日步连续跨步,段钢怒喝道:“小子,你跑了这么久,不累吗?给我留下吧!”

    原来汪阳刚才一兴奋,速度更快了,可是段钢跟不上啊,加上烈阳领域这么热,也有些累了,就缓了一步,没想到汪阳竟然不对后看,直接往侧面跑,段钢直接来个半路杀出,卡住了汪阳。

    汪阳反应不可谓不快,扭身就是逐日步逃离,可是再快也快不过万年镔铁棍啊,硕大的棍影迎头而落。

    这是,汪阳才发现,完蛋了,躲不过去了,当下心一横,猛地催动烈日神诀,身上火焰猛地蹿高了一尺多,头发都倒竖了起来,说道:“胖爷拼了,大日神拳:烈日烘炉……”

    只见汪阳双拳虚抱,双手中火焰熊熊,红的发青,青焰大盛,仿佛一个火热的小太阳,又像一个张开火焰巨口的怪兽,汪阳双拳高举,迎上了万年镔铁棍。

    “锵……”

    金属撞击声震耳欲聋,如同九天神雷,让人精神一震,汪阳蹭蹭蹭后退三步,气血上涌,面色通红。

    段钢也是退了两步,说道:“哈哈,好,这才痛快!”

    段钢提起万年镔铁棍,对前一指,突然傻眼了,自己的镔铁棍竟然着火了,只见万年镔铁棍的顶端,正在熊熊燃烧,一滴滴铁汁落地的声音,清晰入耳。

    段钢傻了,这是什么火啊,把他的万年镔铁棍烧着了,抖了几抖,竟然还无法摔落火焰,只见那火焰快速的对着镔铁棍的上面窜,下面铁汁水滴个不停。

    下面看台上的弟子们也傻了,这胖子玩火玩到了一定境界啊,这传说中的万年镔铁棍都烧着了。

    汪阳也没想到,以前自己的火焰没有这么厉害啊,现在突然这么厉害了,望着段钢的表情,汪阳乐了,趁热打铁,趁火打劫啊,这是好时候啊。

    “呔,段钢,拿命来。”汪阳一边说着,一边双手连连攻出。

    大日神拳:双日轮回……

    而且还是连续使用双日轮回,只见一个个人头大小的火球追着段钢,段钢哪里还敢硬接,转身就围绕着龙门台死命的躲避,那火焰连万年镔铁都给你烧着了,他可不敢用肉体硬接。

    擂台上,形势顿时逆转,汪阳哇哇大叫,大叫着让段钢不要逃,手中挥出一个又一个火球,烧的段钢也是哇哇叫,特别是烈日领域越来越热,他的领域加持的金光战甲,也越来越热。

    擂台下,一帮内外门弟子看的也是目惊口呆,一场热血大战,竟然被两人打成这样,实在是让人无语,偏偏你又说不出他们错在哪里,战斗不仅是拼蛮力,拼修为,最关键的是拼脑子。

    谁最先倒下,就是谁输了。

    汪阳不知道,随着他催动烈阳神诀和烈阳领域,引动的太阳真火也越来越多,缓缓融入汪阳的身体里面,一开始因为量小,汪阳没注意,可是渐渐地,他感觉身上也有些热了。

    一感觉热,他催动烈日神诀就更加快了,打出一招招双日轮回,一团团火球在烈阳领域内飞行,偶尔还火球之间还会发生撞击,每一次撞击都发出巨大的声响,无数小火球四射。

    烈阳领域因为太阳真火越来越多,温度越来越高,一缕缕青色火焰,到处漂浮着,段钢的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少,很快,一缕青焰碰到了段钢的金光战甲上。

    这由段钢的领域形成的金光战甲,给他提供了物理防御和韧性,却是最怕火。

    段钢一看金光战甲着火了,就一边跑一边用袖子去抽,可是不仅没抽灭,连袖子也着了,瞬间袖子燃烧一空,露出毛茸茸的前臂。

    青焰不管不顾,继续燃烧,刚碰到皮肤,就冒起了一股青烟和烧肉的吱吱声,段钢疼的连连大叫,可是青焰就是不灭,怎么都扑不灭。

    “段钢,赶紧认输,不然那青焰会烧死你!那是太阳真火!”司徒龙阁看出了不对,连忙喊道。

    段钢这才如梦初醒,大声喊道:“我认输,我认输,他妈的疼死我了,收回你的火,我草啊,我好疼啊!我认输了!”

    汪阳立马高兴了起来,说道:“大家都听好了,他认输了。”

    这才催动武魂和烈日神诀,将烈日领域收了回来。

    “轰……”

    一股股青焰将汪阳包围,烈阳领域中的太阳真火,竟然全部涌入汪阳的身体内。

    “不好,快,汪阳,运行烈日神诀!”唐锋突然大叫,转眼间冲了上擂台,将自己的领域放了出来,一个巨鼎将汪阳包裹在其中,一股股吸力也开始吸收汪阳逸散的太阳真火。

    “快,给我护法,不然汪阳有危险……”唐锋大喝一声,人也浮现在巨鼎之上,催动鉴天真经,将一股股灵力冲进巨鼎之中,将太阳真火强行吸收了进去,同时切断了汪阳和太阳真火的联系。

    汪阳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自己越来越热,每一次催动烈阳神诀,就感觉要好一些,于是不停的催动烈阳神诀,一圈又一圈催动,一点点吸收太阳真火。

    “轰……”

    突然,汪阳身上火焰大起,成为了一个人形火炬,幸好是在唐锋的巨鼎领域之中,不然光那火焰温度,就会让四周的弟子们受不了。

    随着汪阳身上的火焰越来越高,汪阳的身上的气势也越来越猛。

    “噗……”

    一个怪异的声音响起,汪阳身上的气势猛然爆发,火焰大起,随后快速的收敛了起来。

    台下响起了一阵阵议论声,唐锋没好气的说道:“死胖子,出来吧,你到是突破了,把我累死了,这点太阳真火吸收掉。”

    汪阳嘿嘿笑着,将唐锋放出的太阳真火,吸收进体内,施施然走了出来,说道:“多谢唐哥。”

    唐锋收了巨鼎领域,汪阳发现下面好多人都在看着他,笑着挥挥手,说道:“你们好吗?我胜利了,你们不为我欢呼吗?”

    “哈哈哈哈……”

    “胖子好样的……”

    下面的外门弟子中一阵哄笑声,唐锋一阵无语,一脚踹了过去,说道:“赶紧下去吧你!”

    “是是是,唐哥,别踢别踢……兄弟们,我下台了啊,等我下次再来!”汪阳一溜烟的跑走了,因为后面唐锋又踢了过来。

    唐锋也没有想到,汪阳竟然引动了太阳真火,不仅打败了段钢,还从一品王座突破到了二品,不得不说,这孩子是个奇葩。

    “不好意思,发生了一点意外,比赛继续吧!”唐锋对着四名裁判行礼说道。

    杨明棠站了起来,说道:“好,第二战,汪阳胜,马上进行第三战,这一战非常关键,如果依旧是帝门胜利了,那么单挑这个环节,帝门胜,进行团战,这一次帝门先出人,飞天堂应战。”

    唐锋对这边的人看了一眼,说道:“这一战,七师弟上吧!”

    宇文雄风点点头,纵身上了龙门台,说道:“帝门,宇文雄风,你们,谁来……”

    邢鸣荫这边你望我,我望你,这至关重要的第三战,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前面两场的战斗,都显得有些匪夷所思了,邢鸣荫微微一叹,说道:“我上……”

    不等其他人说话,邢鸣荫纵身上了龙门台,要知道,邢鸣荫在飞天堂乃是第一高手,五品王座级的战斗力,只有他上,拿下一场胜利,才能挽回飞天堂的颜面,而飞天堂的敌人,一直都是主殿的青龙会,如果败给了帝门,那就无脸见人了。

    “飞天堂,邢鸣荫,请……”

    “请……”

    杨明棠开口说道:“好,准备好了,开始吧……”

    邢鸣荫冷冷说道:“我乃是五品王座级修士,夺命黄金锏乃是四品王兵,师弟小心了。”

    “多谢邢师兄,一品王座修为,金土双属性,武魂金纹白虎王,领域为厚土迷云领域。武器为五品王兵裂虎爪……”宇文雄风淡然说道,丝毫没有隐瞒。

    邢鸣荫深深看了宇文雄风一眼,说道:“没想到师弟乃是双属性天才,好,那师兄就不客气了。”

    “黄金锏技:霸王开峰……”

    邢鸣荫高高跃起,两柄黄金锏在半空中迎头砸下,那气势如同霸王开山,勇猛强横。

    见到邢鸣荫没开领域,宇文雄风也没开,双臂交叉,一股股金属性灵力在身前凝聚,快速形成一面金色盾牌,盾上一头怒虎栩栩如生,王字散发着金色光芒。

    宇文雄风的守护绝技:怒虎王者盾……

    “嘭……嘭……”

    两声巨响,宇文雄风忍不住连连后退,每一步后退,脚重重的踩在龙门台上,都引起龙门台微微晃动,可见邢鸣荫的黄金锏力量有多大。

    连续退了六七步,宇文雄风擦掉嘴角的鲜血,望着不远处飘然而立的邢鸣荫,默然不语。

    此时,邢鸣荫下巴微抬,傲立在龙门台上,台下的内门弟子,在高声欢呼。

    “师弟,你不是我的对手,认输吧!”邢鸣荫淡淡说道,话中隐藏不住的傲气。

    宇文雄风突然笑了,说道:“未必,你也来接我一招,怒虎碎金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