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一个男人,为了自己女人,再不喜欢的事他也会努力去尝试!

    十天后,慕容追风向皇上提出愿意带军出征,皇上兴奋地点了点头,封他为疾风将军,带兵五万,前往西南抗敌。

    幻羽急冲冲地跑进厢房内给罗素报信,罗素却显得比一般人都还镇定,她正同宫女一起在做针线活。

    幻羽好奇地问:“大人怎么就一点也不好奇呢?”

    罗素笑笑站起身,“我早就知道的事有什么好好奇的,可有说什么时候走么?”

    “三天后。”幻羽说。

    “这么快。”罗素轻轻地说了一句,自己是没法出宫送他了。

    “大人您这是做的什么?”幻羽立马被宫女身旁的布蓉娃娃给吸引了,拿起来问罗素。

    罗素笑笑说:“这是我给姐姐的孩子做的枕头,你看好不好看?”

    幻羽拿着四周看了看,“好看是好看,可这是什么枕头啊?”

    罗素笑着接过她手里的枕头,“你看小孩子的头枕在凹进去的这个地方,四周都填充了棉花,这样摇摇篮的时候也不用担心小孩子的头晃来晃去的了。”

    “真的耶。”幻羽神奇地又看了看这小枕头,然后盯着宫女手上还未完工的虎娃娃问:“这虎头鞋是不是也太大了些。”

    “这不是虎头鞋,就是个布绒的虎娃娃,给小孩子做玩具的,又好玩,又轻,一两个月的小孩子就可以玩这些了。”

    “大人,您怎么懂这么多小孩子的东西啊?”幻羽又在一旁翻找着几个已经做好的小鸭子。

    “当然是我……”罗素差点一下子说出自己小时玩的,“在书里看到的。”她说着走到桌边,“幻羽,你把桌上的铜镜取一面来。”

    “好。”幻羽答应着起身去房内拿出一面小的铜镜来,“大人是要写字么?”幻羽见罗素在磨墨便问道。

    罗素摇摇头,摆好铜镜的位置。照了照镜子,便提笔在纸上画了起来,“我这是要画自画像。”

    “自画像?是要画自己么?”幻羽问。

    “嗯。”罗素点点头,“哎呀,没画好,重新换一张纸。”

    “嗯。”幻羽连忙拿掉之前那张纸,又铺上一张,压好。

    罗素又认真地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认真的画了起来,可是依然还是不行。幻羽在一旁小声提醒道:“大人。这都换了好几张纸了。”

    罗素回过头看看身后的废纸。放下手中的毛笔,果然自己跟毛笔无缘,写字都写不好,这画画嘛可想而知。

    她靠在椅子上想了一会。回头问幻羽:“你知道哪里有碳?”

    “大人您要碳做什么?”这七月的天,她要碳做什么,“小厨房里就有,有一般的黑炭和上好的银碳,您要哪一种?”

    “嗯,你一样取一块来我看看。”罗素也不知道到底哪种碳可以画画,只好让他都去一块来。

    幻羽好奇地去取了两块碳过来递给罗素,罗素拿着它们在纸上作画,划痕很浅不说。还留下了许多黑色的残渣,手上更是黑黑的,“没法用,拿走吧。”罗素将石炭递给幻羽。

    混啊与算是第一次见人要用碳画画的,疑惑地将两块石炭拿走。

    “没有木炭么?”罗素问。“你去问问,有没有用柳条枝烧制的木炭。”

    幻羽出去了一会儿跑了回来,用纸包了几块碳,“在各宫不要的残渣里找到了这几根,说是柳枝条,大人您看看细不细?”

    罗素拿过一根看了看,又在纸上画了画,点头说:“就是要这样的,你再去取一些宣纸和浆糊来。”

    罗素将宣纸刷上浆糊,然后紧紧地裹在木炭上,笑笑说:“这样就自己做出铅笔啦,幻羽,你把这些都拿到外面晒着,等外面的纸完全晒干了再拿进来。

    幻羽虽然看的是云里雾里,不过罗素交代的事还是要做好,她将这几根裹了纸的木炭放到廊子外面的石阶上,外面烈日似火,不一会便烤干了。

    罗素看了看晒干的炭笔,在之前的废纸上磨好笔尖,然后对着镜子坐起画来,幻雨一直站在一旁,看着罗素这一系列的怪动作。

    约莫过了近一个时辰,罗素才将画画好,幻羽在一旁是看待了,她从没有见过这种画画的方法,竟将人如此清晰地呈现出来,不论是头上珠钗的纹路还是眼角的睫毛,都一根根清晰可见,“看着就像是活的一般。”

    罗素端起画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裁去多余的空白处,将画折了起来,然后进屋找了个荷包装了起来,幻羽跟在身后笑着说:“这是要给慕容世子的么?”

    “不告诉你。”罗素笑笑将荷包放好,出来伸了个懒腰,“哎呀,好饿啊,幻羽,准备午膳吧。”

    第二日下午散了暑,慕容追风来见罗素,两人往花园林荫处逛去,“可知道要去多久?”

    “不能确定,怕是最少也得一两个月,路上都要十几天。”

    “那你可要照顾好自己。”罗素说,“北方天气干燥,若是有条件记得多吃些水果。”

    “怕什么,等我去晒得黑黑的回来,你就不会再叫我教主了。”

    罗素没想到他这么记挂教主这件事,低头笑笑,掏出荷包递给他,“给你的送别礼。”

    “你绣的?”慕容追风结果荷包问。

    罗素摇摇头,“我哪会什么绣工啊,不过这里面的东西可是我亲手做的。”

    “什么东西?”慕容追风说着便要打开荷包,可是罗素却拦住了他,“等明日出发了再看吧。”

    “好吧。”慕容追风笑笑,将荷包放入怀中。

    第三日早上,慕容追风一身戎装,骑着战马,领着众将士在朝阳门叩别皇上,罗素带着幻羽偷偷滴登上城楼目送他远去,罗素看着他骑着战马的样子,觉得他比哪一次都要帅气。

    “怎么了?才刚走就舍不得了?”幻羽走在罗素身旁打趣说。

    罗素摇摇头,她倒不是在乎这一段时间的离别,只是有些担心他的安危,“我们去看看怡敏吧。”

    罗素去看了看怡敏,天气太热了,她的病情也开始恶化了,咳嗽的也比之前多了好多,整日没什么精神只在屋里睡着。

    “怡敏,今天感觉怎么样?”罗素过去关切地问。

    怡敏笑笑,脸色有些不好,咳了两声,“没事,就是容易乏。”

    “睡多了可不好,我陪你聊聊天吧,给你讲故事吧。”罗素说着让屋内的宫女都退出去,让银魂过来,“或者我让我的猫跟你说故事好不好?”

    “你的猫会讲故事么?”怡敏不大相信的看着罗素。

    罗素笑笑看向银魂,银魂虽然不情愿陪一个小孩子说话,可还是跳到她身旁,“那就让我给公主讲一个的故事好不好?”

    “啊,他真的会讲话耶!”怡敏惊喜地看着银魂说。

    罗素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就决定让银魂留下来多陪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