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娃娃,没有爱,(115)娃娃or一起休息(一千字)

    手撑着松松软软的床铺,娃娃的脸黑得不能再黑了,脱了鞋,像猫一样缩到了床角。舒悫鹉琻

    他微微一笑,也脱了鞋子趴了上来,捏开黑衬衫的颈扣,敞开大片雪白的肌肤。

    娃娃钻进被子里,扫过一眼无比风骚的某男,小脸微红,拉过被子盖过头。

    千慕异影动作做得仿佛再自然不过,掀开被子紧挨着娃娃,环住娃娃的细腰。绝美脸上闪过一丝甜,亚麻色的头发迅速褪色成夜之黑,灼亮的紫眸虚着带着十分的朦胧感。

    那张似乎比以前更细腻更精致如陶瓷的脸,眉宇如剑,杀厉之气却掩不住此时徘徊在心头的一丝柔软。性感的唇微启,低低富有磁性的魔音放下了自身气质带有的所有威严。

    “娃娃,晚安。”

    娃娃眯着眼睛,黝黑的眼波中流露出危险,戒备。尽量不动身体,因为动是对男人的一种勾引,两人如此近……她的心跳紊乱,变态,恶魔太变态!

    忐忑的一夜过得如此缓慢,娃娃浅浅的呼吸,闭上眼睛的世界,是黑不见五指的黑暗。

    她有些想念那个梦了,皎月,青草,萤火虫…

    她是不属于美好的,她已经早早陷入了黑暗,也只能属于黑暗…

    》》》夏威尔《《《

    银发绝美的男人躺在丝柔锦背精致的床上,纤长泛着银光的睫毛微微颤抖,抖落一片灰色的驳影投在他如皎月敷华的脸上。

    五官的每一寸仿佛被神精心勾勒,华美,带着丝丝高傲的妖娆。

    裸露的身体呈现着男人最完美的曲线,小麦色的肌肤呈着健力的光泽。

    葱白的手指动了动,抬起眼帘,翕出一隙仿佛载着流动血的眼缝。夏威尔……不,应该是夏尔。赤那真祖缓缓支起身体,脸上是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淡然。樱唇翕动,露出尖锐的小獠牙,妖孽之气覆盖全身却掺杂不可靠近的冷意。喉结上下移动,来自内心深处狂野的嗜血*,蠢蠢欲动。

    崴一声不吭地走到*的夏尔面前,卑微地跪在他身下,揭开领口的衣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崴俊美的脸上是死忠的诚然。

    夏尔俯下身体,张嘴没有怜惜地咬上崴脖子上的大动脉,贪婪地吸允,汩汩鲜红从他的嘴角漫出来,他闭上血红的眼睛,一副享受模样,理所应当地接受献血。

    当崴的脸色苍白得不能再苍白时,夏尔才意犹未尽地收回嘴巴,白皙的手擦过嘴边沾着的鲜血,舔了去。

    崴低着头,脖子上两个分外明显的血窟窿,慢慢地愈合。

    夏尔站起来,为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套上衬衫,黑裤,冷傲浮在华美的脸上,红眸危险,凌厉如刀锋。舔了舔湿润血腥味存留的上唇,娃娃,孤来了……末日走狗,孤会报复回来的!

    “回汝的华夏吧。”淡淡扫了地上的崴一眼,高雅地卧在了宝石珠帘装饰的大床上,夏尔眼底一片阴暗。

    崴听命站起来,修长的黑色身影给人以美的感觉,他踏过奇珍异兽毛皮做的地毯,消失在太过奢华的赤那血族分殿。

    夏尔闭上眼睛假寐,脑海中浮现自己和娃娃待在一起的日子,想起自己变成奶娃的样子贱贱地去讨好娃娃,内心的高傲让他觉得屈辱之至。他活了几个世纪的吸血鬼王还去讨好一个毛丫头,讨好就算了,还如此地掉节操……审判末日,哼!

    大约去年冬天,那个审判末日的boss,设计陷害他,在他去调解赤那血族和其他血族纠纷时,不小心被其他血族和兽族的王联合打伤,而这时那个男人便借机封印了他的力量和记忆。好在他是吸血鬼王,好在他的实力与他差不多,不然连记忆都被剔除了。

    ------题外话------

    额——不好意思又、。、涉H了——我看见别人作者写那啥咋没事——,我写就出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