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子晴怔了下,随即摇了摇头,道;“那怎么行,之儿还要我照顾呢。”

    陆锦涵又是没来由的失落,轻叹一声道;“肖瑶,你为什么老躲着我?”

    穆子晴心头一震,看向陆锦涵,眼珠轻轻转动两下,微光淡淡流转,轻声道;“我怎么躲你了?”

    陆锦涵正想说什么,却听老汉在车篷外喊道;“两位坐稳了,马上要出城了,路不太好,可能颠簸有点厉害。”

    “多谢老伯提醒。”陆锦涵连忙应了声。

    穆子晴默然不语,陆锦涵刚想说得话,此刻却似忘了一般,一时间,车篷内陷入了沉默。惟有马车轻轻摇晃,车篷两侧开有窗户,窗帘随着颠簸一颤一颤的,透过空隙,隐隐能见外面的景色。虽说不是移动的很快,却也触动了穆子晴心底深处的记忆,思绪瞬间飞回到了新世纪,坐在旅行大巴上,靠着车窗看向外面飞速移动的景色,感觉总个世界都在飞速流逝,仿佛穿越无数空间,不管是再美好再丑陋的东西都眼前一闪而过,使人感到有些遗憾的同时,却又充满了期待,期待更美好的景物出现,期待着尽快到达终点。

    正想得入神,只听陆锦涵在耳边轻声唤道;“肖瑶。”

    穆子晴回过神来,转头看他一眼,淡淡道;“怎么了?”

    陆锦涵冠玉似得脸上掠过一抹微笑,道;“上次听你在湖边唱的那首歌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过,那么好听歌在民间怎么会听不到呢?那首歌是出自那位艺人之手啊?”

    穆子晴抿唇淡淡笑道;“跟你说了你也不知道。”

    那笑容此刻在陆锦涵眼中竟是那样的美好,心扉又莫名悸动,低声道;“肖瑶,你现在能不能唱给我听听。”

    “现在?”穆子晴脸上微微一红,看到陆锦涵那一脸渴望的表情,心头又忽然莫名一紧,急忙别开脸,窘道;“不唱!”

    陆锦涵真想扑倒在她身上大哭一声,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呀,而几乎就在同时,穆子晴似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转头来看着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知几时,陆锦涵竟是与她坐得这般近了,随着马车摇晃,两人还时不时会撞在一起,可她竟是毫无知觉。这一惊非同小可,忙道;“你坐这么近干什么呀?”

    呃!陆锦涵大感窘迫,拉长着脸,愤愤然地道;“我这不是怕你摔倒么,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穆子晴愣了下神,心想,我怎么对你了。奇怪地看了陆锦涵一眼,见他一脸愤愤不平像是受了委屈的样子,心中又觉有些滑稽,一时间忍不住,竟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笑颜如花,眉宇间带着淡淡温存,瞬间将陆锦涵心里中的“气愤”化解的地影无踪。

    马车行出了几十里路,已然离小镇远了。穆子晴与陆锦涵正说笑间,突然,马车激烈一晃,随即便停了下来。两人正感错愕,却听老汉有些惊慌地声传了进来,“坏了、坏了,怎么遇上这伙强盗了。”

    “强盗?”穆子晴与陆锦涵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老汉在外面叫苦不迭。

    陆锦涵伸手去掀开门帘一角,眼角余光瞟见老汉正坐在门前的坐台上,浑身微微打颤,也不知是惊恐还是焦急。只见在大道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山坳处,立着几十匹马,马上坐着些样貌、年龄不一的精壮汉子。此刻他们正缓缓向前走来,杨起一阵阵清脆的马蹄声,目标显然就是这辆马车。

    穆子晴心念闪动,忽然对陆锦涵道;“你头还痛么?”

    陆锦涵怔了一下,不明白穆子晴为何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放下门帘,迟疑了片刻,道;“不用大力的话就不痛,要用大力就不行。怎么了?”

    穆子晴静静地看着他,眼中充满坚定,郑重道;“你自己逃吧,不用管我。”

    陆锦涵大吃一惊,道;“那怎么行,我走了你怎么办?”

    穆子晴迟疑了一下,低声道;“我是女子,他们因该不会急着要我的命,但你不同,所以你要是能逃的话最好现在就逃,然后再去找人来救我,我会尽量跟他们周旋。”

    陆锦涵正想再说什么,却听老汉惊慌的声音再度传来,“大王啊,你就高抬贵手,饶了我……”

    “给老子滚!”一声暴吼打断了老汉的话。

    老汉吓得没了声音,只听到一阵仓皇的脚步声,想来是吓跑了。

    又是那个粗暴的声音响起,“车里面的人听着,识相的就自己给老子出来,不然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穆子晴与陆锦涵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的眼中的不安。但最终还是陆锦涵当先走了出去,穆子晴也随后跟上。

    下了马车,两人随即站定,略微打量了一下周围,只见几十个骑马的山匪已将马车团团围住。众山匪也在打量着他们两人,但多半的目光都是落在穆子晴那张脸上。而且那目光还颇有猥亵之意。

    穆子晴与陆锦涵微蹙着眉头,目光在众山匪脸上扫过,突然,一山匪指了指陆锦涵道;“小子,给老子听着,在老子没改变主意之前,乖乖的把银子和这小娘子留下,再给老子滚!”

    呃!穆子晴脸色一阵古怪,不自禁的转头望了陆锦涵一眼,陆锦涵也向她看了过来。穆子晴转对那说话的山匪道;“大哥,我们没钱,你让我们走吧。”说着又指了下身后的马车,道;“要不我们把这马车给你。”

    话声音刚落下,众山匪却是一阵嘻笑,纷纷道;“这小娘子不但长得好看,没想到人还这么机灵,这马车还用你说么?”

    刚才说话的那男子看样子是这伙人的首领,四十出头的样子,脸上留有胡髯,身材相当高大,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此刻正望着穆子晴,和气却依旧粗犷的声音道;“小娘子,别怕,爷不杀你,而且看在你这张脸蛋的份上,我也放你相公一马,不过你可要听话喔。”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道;“不然,我连你们两个一块杀。嘿嘿……”

    或许是穆子晴见多了这样的场面,又或许是穆子晴有别的想法,此刻倒不觉得她有多害怕,转对陆锦涵道;“刚才叫你走你偏不走,现在走反而要欠他们一个人情了吧。”

    所有人都一怔,包括陆锦涵,显然没有人想到穆子晴会冒这样一句话来。

    陆锦涵看着穆子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但随后又转对那首领道;“钱你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但你不能伤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