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一剑苍茫,刺破虚空。

    山洞之中莫名出现了一丝涟漪,似真似幻,刹那间有种漂浮虚空的错觉。

    无中生有,一片虚无。王梦一步踏落,仿若踏在了飘渺虚空。粗豪霸气的声音在虚无中回荡。

    这一刻,在众人看来王梦只是原地踏了一步,可在雄壮青年眼中这方天地陡然异变,有归于飘渺,归于虚无的错觉。朝天一棍,力之极尽之猿,竟然有了茫然之色。

    大地不存。天在上,天无涯。

    王梦踏天一步,口中话语转瞬变得苍老悲凉“虚无,不承生命之重!若一切归于虚幻,一切都会无存。生命无存,存在的只有那不可承受之轻!……”

    雄壮青年眼中闪现了异色,然这异色刹那而逝。取而代之的依旧是霸气绝伦一棍砸落。

    苍茫巨猿随同黑色长棍仿若破灭天地一切虚无……

    雄壮青年使出朝天一棍,到王梦剑刺苍茫,一切都在刹那之间发生。旁观修为较弱的年轻一辈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一切。有点看不懂王梦那软绵绵的一剑,而且是刺向虚空,还学着雄壮青年说话,难不成被吓糊涂了?

    “姐姐,这人吓傻了。我可不敢看肉饼哦”小茹嘴里说着不敢看,一张秀气的俏脸却是兴奋的往前凑,仿佛在期待王梦被砸成肉饼的一刻。

    刘峰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蛮族以力破天,看来是高看他了……”

    “咦,野蛮人人的棍子怎么停住了?”刘峰话音未落,旁边传来了雪琴娇呼。

    王梦身前出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那暴戾无边的巨猿持着木棍在虚无中咆哮,却不见任何动作。而那狰狞的神情仿佛又是在剧烈争斗。虽为虚幻之物,浑身漆黑的毛发竟然沾满了汗珠儿。

    一切的变故来的如此诡异。刘峰那未合拢的嘴愈发张的能吞下一个鸭蛋。更不论身后的他几个师兄弟。

    晓菲的俏脸闪现了一丝隐隐的担忧,而旁边握着的大手稍稍紧了一下。晓菲回头妩媚一笑,轻轻点了点头。猛然甩脱玉手一步跃出,轻盈的玉体紧紧站在了王梦身旁。

    柳清风脸色大变,刚要开口,眼前一花,紧握晓菲玉手的青年一脸刚毅的站在了晓菲身旁。

    “石昦,你做什么?”杨戟皱皱眉道。

    石昦转头看了眼晓菲,嘴角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转头绝然道“师傅,师妹今日得果。是真是梦都会醒来的。就让弟子陪师妹走完这一程……”

    杨戟点点头,没有多言。

    孟非道冷着脸道“这小子好强的魂境。杨戟,你真是好算计,只是病老儿横插一手引来了这莽撞小辈,外面还有不少人在观望。只怕你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

    天元子手中拂尘挥动,原本笼罩暴戾气息的柔和光芒罩住了刘峰众人,轻声道“杨道友……”

    杨戟摇头叹息,打住了天元子话语,正色道“杨某所为对得起天心,只要此地不为宵小所得,一切因果杨某愿一人承担。”

    “虚伪……”

    众人谈论之际,眼光却始终未离开王梦。更有站在孟非道身旁的两道朦胧身影出现了晓菲二人身旁。这一切,杨戟看了一眼并未阻止。

    其他人谈论的轻松,王梦却苦不堪言。

    虚无缥缈中,一只顶天立地的巨猿咆哮震动苍茫,巨大的黑棍仿佛要把这天打个窟窿。

    身外,虚无之实处,雄壮青年那黑色长棍不离自己脑袋一寸。虽然这偷学来的无中生有堪堪的抵住了虚幻巨猿,可这股巨力还是让他无法承受。

    无辜受此无妄之灾,王梦感觉自己悲催到极点,却无法对人言!

    “小友,进去,进去。时间不多了……”苍老的声音在耳旁不停的催促。

    王梦压不住怒火,猛然大喝道“进去,进去,你让我进哪一个?……”

    王梦突然爆喝,倒是令在场众人为之一愣。

    狂暴青年也愣了神,长棍猛然回转,暴戾巨猿狠狠瞪了眼王梦,不甘的咆哮一声,消散在虚无中。

    王梦没想到自己的大喝竟然有了这种效果,长吁一口气,不停的擦着额头汗水。

    狂暴青年挠挠头,道“兄弟,某家司徒野有理,方才多有得罪勿怪……”

    司徒野突然说出文绉绉的话,不当王梦,在场众人也是一愣。尤其病老人那猥琐的老脸惊愕的快要掉了下巴。他一路把司徒野带到此处可是吃进了苦头,再了解不过了。

    王梦缓了一口气,拱手刚要答言。冷不防司徒野再次举起了长棍道“某家和病老儿不死不休,兄弟棍下无情,你不闪开砸成肉饼没法收尸了……”

    翻脸比说话还快,棍子挥动更是超过了说话速度。

    在场众人还未从王梦大喝缓过来,又看到此等变化之快的性格魅力,虽然此地压抑,也禁不住露出笑容。杨戟天元子也莞尔一笑。

    王梦避无可避,猛然退后一步,半边身子已跨过了窃尘洞门。

    “吼……”

    不知何时躲在王梦肩膀的魑蛇大吼一声,跳到了王梦头顶,小小的三角眼闪现兴奋之色,还不忘回头挑衅的看了眼雪白巨兽。

    “虚无,不承生命之重!若一切归于虚幻,一切都会无存。生命无存,存在的只有那不可承受之轻……他还在这方天地游走吗?”窃尘洞门内传来了女子妩媚中略带悲伤的声音。听之,令人潸然冷下。

    司徒野稍稍迟疑了一下,手中长棍依然砸落,没有变化,没有风暴,只有切切实实的一棍,目标是病老人。

    可这一刻病老儿的举动让王梦又吐血的冲动。整个人如同老鼠攀峰般紧紧依偎在王梦身上。看上去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只不过一老一少两个大男人就有点不伦不类了。

    王梦卡在洞口,司徒野长棍砸落瞬间。杨戟虚影晃动,一副棋盘急速飞出……

    晓菲妩媚的双眸看向柳清风,眼中闪过一丝悲,一丝喜。石昦伸出手紧紧握住了晓菲玉手。晓菲收回目光,看向石昦,原本英气的双眸出现了一丝温柔。轻轻点点头,两人迈步站在了窃尘洞口……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重庆大学巨.乳校花自拍,真正的童颜巨.乳照片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美女( 美女岛 搜索 meinvdao123 按住3秒即可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