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秀成在私人助理的帮助下穿戴上了订制护具,杨林却是在台上懒散的活动了几下筋骨,那订制护具不同于外界的护具,都是一些新型的科技材料订制而成,不但是轻盈单薄,而且守护防御的效果更加要好;杨林之所以不去穿戴,那就是按着某句话讲,以洪秀成的攻击力量,恐怕还破不了杨林的防。
“你现在不穿戴这些特殊的护具,一会儿后那可不要后悔哦!”
洪秀成在洪六宝那儿早就知道杨林武功的古怪,却也好心提醒了一下杨林,虽然猜想着杨林会些硬气功,只是这个时代的气功又能‘硬气’到哪去,这奉劝之中其实还带着挑逗,“你看哥哥这身打扮帅不帅,等会儿小心不要哭鼻子哦。”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绣逗了啊,这不过就是在比武而已。”
杨林几番的生死都经历过,也就在嘴上随意应和道,心里却是在估量着,一会儿该怎么让着洪秀成要好;有着病毒融合后的新体质,即使不催发内力真气,仅凭杨林现在的身体爆发力,也能够突破吨位的限制,面对眼下的洪秀成,也就是洪秀秀的亲哥哥,杨林自然是骑虎难下好好思量。
‘首先必须要禁止内力的使用,然后呢更不能去使用武技,对了对了,力量上最多只能使用三分,还有还有,不能够去一击击倒,那到底该让多少招好呢,三五招太丢人了吧,七八十招太明显了,唉,这还真的是个难题啊。’
杨林蹲在了角落中嘀咕着,边喝着饮料边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场外也是聚拢了些看热闹的人,对于这些习武之人,也比不得街头上的三姑六婆好到哪去,爱看热闹的心情,那就是来自骨子里,毕竟有热闹不看,那就是个蠢蛋。
“好了没,妹夫!”
洪秀成突然的咧嘴一笑,在狡诈的看着杨林,“你刚才在嘀咕的什么?是不是害怕了,要不你就认输得了。”
“好~”
“认输个屁啊。”
杨林被绕进去后又转了出来,险些中了洪秀成语言的圈套,看着洪秀成古怪的眼神,更是感觉到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小子!这场上的人可都是自家人,一会下手时手脚稍微小点力道,可别误伤到了自家的兄弟。”
洪秀成话语又是转变到了其他的地方,说出去的话看似不着边际,却是将杨林又一次套了进去。
“你刚才不是说过,怎么又!”
杨林迷糊中明白过来又上当了,一时没摸清头脑下,竟然答应了洪秀成的话,现在也自然是明白了,洪秀成从始到终都没打算与自己打,而是设下了一个个语言的圈套,将祸水东引,看样子,不好的预感成真了。
“洪家弟子听令。”
洪秀成那是一箭三雕的解决了所有问题,嬉笑的看了杨林一眼,“还记得我前些ri子跟你们说的话没!这个就是抢走秀秀的那个小混蛋。”
“大伙儿不必手下留情,给我咧开膀子打!咳咳,不过也别出手太重,这小子耐打的很,随意打上千把拳就行,哈哈,这事就交给你们了。”
“兄弟们,都给我一起上!”
洪秀成也是在小小的解气,毕竟妹妹被人拐走了,当哥哥的能不生气嘛,不过更是在考验杨林,试探下他的武功深浅,也是要将杨林引入武者圈内,只是方法暴力些而已,一箭三雕,从杨林还没进门的时候就已算计好了。
杨林看得出这是一个个圈儿,可惜自己已经钻进来了,洪家内门的习武子弟,也都是容易冲动的家伙,洪秀成的理由再牵强,只要是个能打人的理由,那就算不认识洪秀秀是谁,这群狂暴汉子也会听从洪秀成的话,而大伙也都明白要怎么去做。
在偌大的场地上百十口人轰然而动,习练着各种功夫的高手都有,即使格斗术高手也存在其中,来的人武学都是有些斑杂,百十口人由着四面八方奔跑而来,向着擂台之上狂奔而去;洪秀成露出着成功的手势,做出吊儿郎当的模样撤下,“拜,不对,我就等你三分钟哦。”
“你!”
“你这。”
“你这就是我亲哥!”
杨林此刻那是激动伴随着十分的激动,不必再去思考如何让着洪秀成,可眼前密密麻麻涌上来的人,却也不觉得成为了他的痛点,只是随意的再想了一下,这些人基本没有戴护具防御,洪秀成既然说过不能伤到他们,杨林就在片刻间犹豫起来,暂时上有些拿捏不准力道;如若是杀掉这百十人,那也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要解决掉他们的战斗能力却又不伤人,才是真正让人烦恼的问题。
“打他!”
“打他娘希匹的!”
“打打,打他三姑夫的七舅子!”
“吃杂家一拳,让哥哥好好的疼爱疼爱你。”
“是谁在摸我的屁股,啊,你们这群臭不要脸的。”
各种各样的谩骂声提前传来,可见这群习武之人的素质,人还没有来到擂台之上,却是满口的脏话骂声已经飞到了耳边。
瞬间的功夫,难以想到两全其美的方法。
杨林也懒得再去思量那么多事情,数人已经逼近并翻上了擂台,杨林也就下了随机应变的决定,既然没有想到好办法,而且还是受时间的限制,那就求个大概满意好了,只要接下来下手轻点就行。
“人确实很多。”
杨林随意盯着武者的步伐,听着混杂的脚步声,瞥过那些恶狠狠的眼神,极速辨识着武者的差异,“还真的存在不少高手。”
凭借着‘步伐、身法、眼神’辨识高手与低手的差异,在地球上很是容易辨认,无外乎‘jing气神’三壮的道理,人类的极限摆在那儿,要求也就不必太高,否则就是走大步闲扯蛋。
在杨林耳边又是‘砰砰砰’传来九声重响,三道相互配合的身影夹击而上,极其沉重的脚步声却不失轻巧劲力。
“好招。”
杨林很是漫不经心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