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水声,似涓涓细流,在这洞中回响出叮咚声。已经近了,张杨抛飞了一个小石块儿,在洞壁上弹了几下,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两人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水通道中,湍急的水流在凸起的岩石上激荡起来,打了旋又钻了过去。好在这里面也不全是水,两人找了个落脚的岩石,停了下来。

    青葵挽了下被水溅湿的头发,这里的环境让她的身体欢呼雀跃,水灵气浓郁的要钻进她的每一个毛孔之中。整个熔炉山脉也没有看到一处地表水,却在这幽深的地底藏了一条如此汹涌的地下水脉。

    张杨捧起一汪水,水质很清,十分冷冽。“这里的水温还很低,那之前的喷泉是怎么回事?”他把手中的水洒回了河道中,一只逆流而上的透明小鱼似受了惊,尾巴一激灵转了个弯,顺着水流瞬间就游的没了影儿了。

    仿佛要印证他的话,上游的通道中传来了轰隆隆的呼啸声,一丝热气先钻进了他的鼻子中,温泉水特有的气味。那黑漆漆的通道像是一只张开了血盆大口的巨兽,向他们愤怒咆哮着。喷薄的热气打了张杨一脸。

    “师姐,我们要被水煮了……”张杨无奈的说,虽然以他的身体强度,沸水并不能对他造成伤害,但是那滋味绝对不好受。

    “有师姐在呢,放心。”说着拉起张杨像那河道中一跃而下。

    对于跳水张杨记忆深刻,但是这次是有美人拉着一起跳,倒是感觉跳的少了几分悲壮,多了一丝慌乱。预想中的狼狈入水没有发生,两人所在的地方成为了一个空泡,向河底落了下去,那些滚烫的水流就从他们的头顶上奔腾了过去。水深大概有四十多米的样子,很快他们就到了河底。张杨好奇的用手指捅了一下眼前如被无形墙壁挡住的水流,没有任何阻隔就伸了过去。一只游鱼一头撞进了空泡之中,直接掉在了河底的泥沙上,用尾巴拍打着扑腾了起来。青葵轻笑了一声,拉着张杨向前走了几步,那鱼就重新被水淹没了进去,慌忙的游走了。

    走着走着,张杨感觉周围的温度越来越冷,绝对要低于零度,周围的水因为流动的缘故并没有结冰。“很近了。”

    不远处亮起了黯淡的光线,虽然就那么一丝,但在这漆黑的环境里也是相当的扎眼的。一块桌子大小的冰块静静地躺在湖底,散发着淡蓝色的光华,在河床之上映出梦幻的花纹。

    “真美。”青葵触摸着那冰块的表面,喃喃的说。

    在她的触摸之下,那冰块有了一些变化。咚,似心脏的跳动声。那冰块的中心出现了一团蓝色火焰一般,缓缓跳动着。

    在这火焰跳动之下,张杨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也一阵一阵的波动了起来,一阵奇寒透体而入,体内的黑色灵气似乎感觉到了挑衅,转眼那股入侵的奇寒就被搅碎了干净。

    青葵此刻却普通化作了冰雕一般,她的脸上结满了冰霜,手仍放在冰块上一动不动。

    “师姐,你没事吧?”张杨急切的问道,他想移开青葵放在冰块上的手,但那只手却像和冰块化成了一体般。他赶紧拿出了枯骨刀,要把这邪异的冰块击碎。

    这时,青葵的声音却在他心中响了起来:“张杨,我没事,这奇物是玄水之精,对我益处极大,只是一时难以炼化,要让你等一段时间了。”

    张杨听到,心放了下来,他坐在一边守护着她,偶尔瞥一眼她如冰晶般剔透的脸。

    不知过了多久,脚下的河床传来了一阵阵低沉的震动,四周如镜子般的水面也激荡出了一圈圈复杂的涟漪,如同巨人的掌纹一般。张杨站了起来不安的四处张望着。

    远处黑暗的水底出现了一个庞大的影子,如游鱼般来回浮游着,两个灯笼大小的淡蓝色光斑闪耀着,张杨知道,那是妖兽的眼睛。

    张杨将枯骨刀架在身前,把青葵护在了后面。“师姐,妖兽过来了。”此时的青葵却没有任何回应。

    那妖兽很快就游到了张杨的面前,巨大的头颅停在了空泡的外面,那妖兽仿佛放大了无数倍的蝾螈,皮肤上面长满了豆粒大小的疣状物,它停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盯着空泡内的二人。张杨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眼前的不知名妖兽带给了他一种强烈的危险感,那巨大的身影在漆黑的水底也更显得恐怖。

    那妖兽看到了冰块旁的青葵,突然变的愤怒了起来,就好像青葵在抢夺原本属于它的东西。它张开了巨口,庞大脸部好像一分为二,一阵低沉的声音从它的口中发出。脚下的震动比刚才强了无数倍,河底的泥沙在这强烈的激荡下变的如同波浪一般出现了一道道波纹。这如同低沉的发动机般的轰鸣让张杨异常的难受,他如同又回到了乾元城的校场上,眼前这妖兽的攻击却比刘擒龙那件法器强了无数倍。

    下一刻,包裹二人的空泡就在这恐怖的音波冲击下碎裂了开,周围的水一下就涌了过来,将两人淹没了。

    张杨奋力向那妖兽挥出了枯骨刀,在水的阻滞中力度却大打折扣,只在那妖兽的下巴上划出了一道小口子。伤口不足为惧,刀上的雷电却让它吃了痛,它身体一扭游到了一边,谨慎的盯着张杨。

    这正合了张杨心意,距离青葵太近难免误伤到她。见妖兽游开了,他急忙迎了上去,就要对那妖兽用出雷引。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预想中的闪电并没有出现,水作为导体将电的能量完全分散了开,无法出现闪电。这里的环境对他十分不利,水的阻力和特性让他的实力十不存一。

    那妖兽似乎对电流十分敏感,它被这种细微的电击惹毛了,它张着血盆大口向着张杨冲撞过来,嘴里又发出了先前的音波攻击。张杨被这音波冲击的愣了下神,他努力忍住了呕吐感,下一刻却被那妖兽一口咬住了身体。那妖兽口中满是细密的小尖牙,虽不是很长,但咬合间将张杨的胸腹和后背犁出了两片可怖的伤口,鲜血丝丝溢出,弥漫进了水流中。

    他没有慌乱,反手握住了枯骨刀,将细长的刀身整个送入了那妖兽的上颚中,雷蔓疯狂的释放了出去。“嗷!”那妖兽惨嚎了起来,那叫声让人难受不已。它嘴巴上方已经是焦黑一片,身体剧烈的扭动了起来,猛然一甩,将张杨甩到了河底的岩石之上,手中的枯骨刀也脱了手。

    “嗷!”那妖兽对着张杨怒吼了起来,比起之前的攻击,这次的音波更有针对性,张杨面前的水流都扭曲了起来,这强烈的音波攻击如同在张杨的脑袋上砸了一记重锤,眼前一阵阵空白。他感觉口鼻发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这次攻击对他的精神造成了严重的冲击,让他变的萎靡不堪。

    张杨想爬起来,身体却有些不听使唤。试了两次,都重新倒回了泥沙之中。那妖兽看到张杨的样子,就不再理会他,一转身向青葵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