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一窜出拍卖场,紫枫来不及细想随便选择了一道方位逃窜,可还未窜出十余米,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般被莫名一吉砸落在地,激起了无数尘土。

    “妈勒个巴子!”

    紫枫恨的牙根痒痒,刚想要爬起来,一只大脚的踩来令的他再次与大地近距离的贴在了一起,来了个激吻。

    “我的东西你也敢抢,你有几个脑袋啊!”

    说话的是一名不知年岁的老者,声音有些低沉,仿佛是刻意的压着嗓子说的。总之这些都与紫枫无关,紫枫想知道的究竟是何人破坏了他的计划,将他踩在了脚下?

    不大会,兴隆商会的大门处涌出了数百名面如焦炭,浑身破烂不堪的身影来,他们无不愤怒的谩骂着这一切始作俑者的之人:紫枫。

    当他们在停止谩骂声,看清被人踩在脚底下的少年时,皆是倒吸了口冷气,以为自己看到了鬼一般,难以置信。

    很快,兴隆商会的人将此事禀报给老玻璃,老玻璃带着陈勇、方可执事等人挤出了人群最终来到了踩着紫枫的老者面前。

    “兴隆商会长老陈平见过天门宗老!”老玻璃刚一来此,就便是对着身前的老者弓身弯腰施礼道。

    随着老玻璃陈平的施礼,以及口中的称呼,吓的在场一些知道其中利害关系的人无一不低下了他们高贵的头颅,大气都是不敢喘一下,什么神州门、威虎门、凤凰学院,皆是立马矮了一大节。

    “呵呵,陈平长老你客气了,如果我晚来几步的话,可能我的幻灵草就要被人给劫走了!”被称为天门宗老的老者满脸嘻笑的说道,可语气中却另有含义所在。

    “是是是!宗老说的对,怪我一时疏忽大意让的这小子差点盗走了幻灵草!”老玻璃说到这,气的牙根咬咬,怒目瞪视着紫枫,“好小子,没想到你竟然会如此分身手段,今日老夫若是不把你挫骨扬灰我就不姓陈!”

    陈平愤怒的说着,举手化掌作势要劈宗老脚下的紫枫。然而掌风刚落一半,又嘎然而止了,纵使他怎么劈也动弹不了。

    “宗老,您这是何意啊?”修为强横如老玻璃,自然是一眼看出了是谁阻拦了自己,当即便是对着丝毫无任何动作的宗老说道。

    “你刚刚说他用分身之术盗走的幻灵草?”

    陈平狐疑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身前的宗老为何如此之问。

    宗老见陈平点头,下意识的眉锁微微一皱,随即便是收回了踏出去的脚,用极其低沉的声音道:“抬起脸来!”

    他娘的,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紫枫心中鄙夷的说了句,接着便是坦荡荡的抬起了他自认英俊绝伦的脸,虽然其上布满了灰尘,他依然是落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啊…”

    紫枫刚一灿烂微笑,宗老的整个人如见鬼般吓的后退了数步,其颤颤巍巍的身体连接着脸上惊愕的表情,使得在场所有之人皆是一阵无限遐想,猜测着为何会出现这一幕。

    哇擦!难道劳资的笑容真的有如此杀伤力?连上了年纪的老头都是照吃不误?

    想到这,紫枫笑的更加猥琐了。

    一阵惊愕之余,人老成精的宗老也是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常态,似是在掩饰着什么?又似是真如表面一般。

    “原来是一乳臭未干的小子啊!你能在如此众多的强者眼皮底下盗走幻灵草也算本事,念在你是初犯,幻灵草也被追回,此次就不追究你了。”宗老随意的说着,伸手将紫枫手中抓着的幻灵草取了过来,在检查无误后这才递给了陈平。

    “宗老前辈,这小子擅闯我兴隆商会,不但虚报价格,还抢夺宝物,其罪当诛,怎么能就此轻易放…”

    一旁的陈勇见状,顿感不服,急忙开口数落紫枫的罪行,可话还未说完,便是被老玻璃陈平的怒目给瞪视了下去,只得无奈的站在了一旁。

    “紫枫,此地不宜久留,幻灵草日后再想办法,快走!”幻的声音陡然间自紫枫的心底发出,显得有些急切。

    紫枫将幻的话听在耳中,脸上并无表现出任何的变化。他知道,自己与对方无论是在实力上还是地位上,都是蝼蚁般的存在,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哎呀!我早说了是一场误会了嘛,我紫枫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会为一株小小的幻灵草而行那种苟且行偷之事呢!算了,这次算我原谅你们了!”紫枫边说着,边站起身拍打着身上的灰尘,完全无视了周围一双双瞪大溜圆的虎目。

    “大家都散了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紫枫再度自娱自乐的说了句,便独自无人的拂袖而去,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他奶奶的,你一会要我抢,一会又要我走,特么的你到底要干嘛?”走在嗡鸣的大道上,紫枫耸拉着脑袋一脸颓废的随波逐流着,同时心中指责起幻来。

    “我还能干嘛!自然是要帮助你得到土之本源了,难道你不想嘛!谁知半路上杀出个什么狗屁宗老来。”幻同样是一肚子的火,被紫枫如此一说,更加的憋屈。

    “你不是很叼嘛!怎么不附我身干死那个逼养的啊!是不是怕打不过人家,反倒被人家收了残魄啊?”

    “紫枫,那个人的确是很强,别说我那仅有的一丝神魄用完了,就算是没有用完,一百个加起来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当然了,如果若是在我全盛时期,就算他把他祖宗十八代全挖出来,我都是一口一个。”幻越说越没边,越说越离谱。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幻,难道你没发觉那个什么宗老不对劲吗?我心里感觉总是有种不详的预感将要发生。”紫枫转移话题道。

    幻没有急着开口,在沉思了片刻后这才说出了自己的观点,“嗯,你的多虑并不无道理,虽然刚才我隐蔽的很深,但我还是仔细的观察了下,从他的表情以及语音上来看,应该知道了些有关你的秘密,总之日后你得多加小心了。”

    “知道了有关我的秘密…”紫枫嘴中呢喃的念叨着,整个人陷入了一阵沉思之中。

    “对了,经过刚才的自爆,我仅存的一丝神魄已经用完,我马上将要陷入一段沉睡之中,接下来得到土之本源的事就只能靠你自己了,切记:小心…”

    幻的再次出声打断了紫枫的沉思,当紫枫回过神来后,已然是再也联系不到幻了。

    “白眼狼,没一个靠的住。唉…做人还是得靠自己啊!”

    紫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甩了甩凌乱的思绪后,便暂时不再理会土之本源的事,思考着接下来该去哪?干什么?

    随便找家酒店住下来,等待帝灵学院前来参赛的队伍,那不是紫枫的风格。所以,紫枫直接选择了独自前往神州门,一来是随便逛逛,就当游玩欣赏下神州门的风景。二来就是去打听打听老油条口中所说带萱字的姑娘,究竟是不是他紫族的妹妹紫萱儿。

    有了决定后,紫枫当下再不犹豫,甩开脚丫子直奔神州城后方的巍峨大山,那里正是神州门的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