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一声怒喝,两仪剑斩下,出现黑白两道剑光,一股剑光充满了生气,一股剑光充满了死气。

    两道剑光袭来,擂台上出现了两道巨大的裂缝,如两条巨龙不断蔓延开来。

    面对这样两股强大的力量,罗修浑身的灵力迸发出来,黄金气血冲天,大吼一声,“二指囚天!”

    两根手指爆发出来,巨大的手指带着恐怖的气息杀出,整个空间都在剧烈的震动。

    轰!

    两股攻击碰撞在一起,爆发出超级恐怖的气息,罗修与独孤剑皆是后退。

    罗修刚刚稳住脚跟,立即是大吼一声,“三指囚天!”

    轰隆!

    三根手指爆发出来,气势超级恐怖,威力更是无穷。

    如今,罗修修练到了太极境,对于三指囚天术的力量也已经能够爆发到了一个相当恐怖的状态了。

    如果,罗修能够达到筑基境,那么三指囚天术就能够达到圆满的境界,威力更加的可怕。

    随着实力的提升,三指囚天术威力会越加可怕,在法术之中绝对是最强之一。

    三根巨大的手指袭来,令人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罗修的攻击好可怕,这法术好强大。”有弟子惊呼了起来。

    “一年时间,他又提升到了这样一个高度了……”顾一峰眼神有些失落,但随后又亮了起来,他已经决定,闭关修炼,争取最短的时间内突破太极境,将来还可以追得上。

    独孤剑面对罗修这样可怕的攻击,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浑身的灵力如泉涌一般涌动出来,气血冲天,极为的可怕。

    两仪剑猛地斩下,独孤剑怒喝一声,“乾坤裂!”

    两道剑光呼啸而出,阴阳闪现,却是出现了阴阳颠倒的情况,白剑斩出了黑色的剑气,黑剑斩出了白色的剑气。

    阴阳颠倒,便是出现了巨大的排斥现象,仿佛整个天地都在动摇,乾坤在倒转,整个空间的一切都似乎在发生着变化。

    轰!

    两股攻击相遇,似乎天旋地转,空间扭动。

    罗修的攻击瞬间化为了乌有,两道剑气杀来,罗修眼神一凝,仰天长啸,黄金气血爆冲而起,双拳轰出。

    罗修全身变成了黄金色,双拳轰出,仿佛乾坤碎裂,两道剑气不断粉碎,罗修的身体也倒退了出去。

    罗修运转着《苍天霸道诀》,然后运转着“斗”字真言,浑身的战力在不断的攀升。

    此刻,罗修又仿佛变成了一尊战神,滔天的战意沸腾,令人感觉到心惊胆战。

    罗修毫无畏惧,整个人如同一头凶兽,爆冲出去,双拳轰出,惊天动地。

    独孤剑心中一震,他已经感受到了罗修超强的力量,这一股力量不是境界可以弥补的。

    独孤剑顿时大吼了一声,浑身的力量爆发出来,头顶上瞬间浮现了四个虚影。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虽然有些虚幻,但是依然清晰的可以看出这是四象。是达到了太极境中期的体现。

    “大师兄真的达到了太极境中期了?竟然凝聚出了四象了。”有弟子惊呼了起来。

    “不对,这四象怎么这么虚幻?”

    “若是进入太极境中期,四象应该是比较凝实的,像是真正存在一样,但是大师兄的四象明显太虚弱了。”

    “独孤已经踏出半步了,可以凝聚出四象,看来不久就要突破太极境中期了。”易水天满意的点头道。

    “这样的修炼速度已经很惊人了,如果我们天灵福地要是能够出现两名金丹境的强者坐镇的话,那天灵福地在荆州就是真正的宗门之首了。”韩尧期盼着道。

    独孤剑头顶四象,罗修也是心惊不已,若是独孤剑突破到了太极境中期,那他本事再大也不可能取胜。

    四象悬浮在独孤剑的头顶,独孤剑浑身的气势再度暴增,大吼了一声,顿时间青龙爆发出一阵龙吟,杀了出来。

    虚幻的青龙带着狂暴的气息冲来,与罗修碰撞,整个擂台不断的爆裂,一股气浪席卷四周,矮峰都在颤抖。

    罗修身体被震退了,青龙也被罗修一拳轰碎。

    罗修大吼,黄金气血更加的汹涌,“斗”字真言运转着,浑身的战力冲天双拳再度轰杀出来,狂暴的力量使得空气都发出爆鸣声。

    “白虎!”

    独孤剑大吼一声,白虎冲出,虎啸山林,震耳欲聋!

    轰!

    白虎与罗修碰撞,白虎毁灭,罗修也倒退。

    “朱雀!玄武!”

    独孤剑大吼,朱雀与玄武巨大的身体扑了上来,一股强大的压力笼罩下来。

    罗修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浑身的灵力在不断的凝聚,黄金血液在沸腾,“斗”字真言在运转,几股力量融合在一起,罗修依然是轰出双拳。

    这一拳威力震天,朱雀与玄武怒吼,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轰!

    强大的力量碰撞开来,罗修整个人衣袍作响,身体纹丝不动。朱雀与玄武毁灭,独孤剑同样真的衣袍猎猎作响,也纹丝不动。

    “我输了。”独孤剑眼神有些失落,像是自语一样说道。

    “大师兄并没有输。”罗修道。

    孤独剑苦笑着道:“我连最新领悟出来的四象都对你无可奈何,我还能算不输吗?而且我境界比你高,你才刚刚突破,这些种种,都代表着我输了。”

    罗修无言以对,如果拼死的话,胜负难分,如果是这样算的话,独孤剑没有赢那就是输了。

    “大师兄胸怀坦荡,令罗修佩服。”罗修行礼,他是打心眼里佩服,当今世上强者为尊,又有几人能够做到独孤剑这样?

    很多人实力强,却输不起,这是修仙界地通病。

    独孤剑眼中闪烁着精光,道:“这一次我输了,但下一次我会赢回来,罗师弟可要小心了。”

    罗修笑道:“大师兄尽管来便是,罗修全部接下。”

    “哈哈……”独孤剑大笑,道:“不知道罗师弟有没有兴趣出去历练一番?”

    罗修道:“正有此意。”

    独孤剑笑道:“前几日传来消息,荆州境内巴蜀山传来异动,不少修仙者都赶了过去,我若不是等罗师弟也已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