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清卿一拳挥出去,苏楠一把将赵程萦推开,和她交上手。

    “不错啊,苏经理。”宋清卿笑,拳头挥过去却是十分狠厉,脚下也不闲一直扫她下盘。

    泰拳最大的特点就是狠,所以苏楠下手也是一点余地都不留,心狠手辣的蠹。

    “是么,”苏楠牙一咬,冷笑着弯肘砸向她,并不宽敞的洗手间里施不太能施展开,手脚都受到了限制髹。

    更何况今天苏楠参加晚会,穿了一套西服和高跟鞋,碍手碍脚的,宋清卿不按常理出牌说出手就出手,她根本就来不及将鞋子脱去。

    这一下,鞋子倒成了她最大的阻碍。

    趁着宋清卿防守间隙,一拳狠狠地打在她的小腹上,逼得她连连退了几步一直贴在墙上,眼神森冷:“二十年的跆拳道底子,原来也不过如此。”

    口腔里又是一阵铁锈味,宋清卿秀眉微蹙,心知自己又咬破了舌尖,这个苏楠果真有几下子,也难怪在业余赛中能打到那么高的段位。

    “呸。”她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沈遥一见难免掩唇惊呼:“宋宋,你没事吧。”

    说着,自己便要上前查看她的伤势,苏楠趁势挥拳过来,宋清卿暗骂一声卑鄙,一把将沈遥给推开,身子一侧,被她一掌劈在肩头。

    宋清卿一沉肩,横腿攻她下盘,看见她穿着的是高跟鞋是便冷冷的笑了,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实力也未免太盲目自信了一些。

    沉住气,宋清卿咬牙接下她的所有招数,只觉得每一拳砸在身上都十分的疼,泰拳果然狠。

    她撑着洗手台面飞身而起,一脚踢在苏楠下巴,还没来记得收回脚就已经被她双手抓住小腿肚往下一压,整个人都被摔在地上。

    碰——

    宋清卿整个人撞到瓷砖上,后脑勺也是直接磕在地板上,顿时懵了。

    “宋宋,小心……”沈遥再喊,宋清卿只觉得眼冒金星,迷糊中有一只脚往下狠狠地踩下来,她就地一滚,躲开了那一脚,可是自己又撞上墙。

    沈遥大喊:“够了,赵程萦你想干嘛。”

    她挺身而出拦在了宋清卿面前,赵程萦冷笑:“沈遥,你最好让开,要不然连你一起揍了。”

    说着,对苏楠使了一个眼色,自己往后退了一步,瞧着宋清卿狼狈的模样一直冷笑。

    宋清卿扶着水池刚一站起来,沈遥被冲过来的苏楠用力甩开,就这么活生生的在她面前整个人失控一样撞到墙上被赵程萦一把压住。

    真他么衰,宋清卿心中暗骂,这么小的空间还要被一个业余的泰拳选手吊打,简直太丢人了。

    “宋清卿,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你到是挺厉害的嘛,学了二十年的跆拳道就这个鬼样子,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她嘴边噙着笑,看她狼狈的爬起来。

    宋清卿稍得喘息,扶着水池边半敛眸子,不冷不淡的说:“我宋清卿从小脸皮厚,不怕丢人,倒是你自己,未免对自己太自信了一些吧。”

    用力一抹唇上,伸出舌头舔了一舔嘴角,宋清卿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宋清卿,别挣扎了。”说话的是赵程萦,她眸子一眯,哼了一声:“平时看你那么嚣张,今天怎么不见你还手啊。”

    “嘁……”宋清卿嗤笑出声:“说得好像真的一样。”

    洗手间里的灯光很足,从镜子里只看得见她的背影,苏楠和赵程萦笑得十分不屑,甚至有些轻蔑,这一次的交手她全程落于下风,真是一点优势都没有。

    宋清卿穿的是跳舞时用的软底鞋,穿了七八公分高的高跟鞋的苏楠也只不过和她持平,所以刚才那一脚没有把她下巴踢歪了。

    “伶牙俐齿有什么用。”平时被宋清卿武力威胁多了,今天赵程萦总算扬眉吐气一回,仗着苏楠在自己的胆子确实大了一些。

    “呵呵,”宋清卿干巴巴的笑了一下。

    苏楠神色一冷,挥着拳头再次砸上去,宋清卿歪头避开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反手一拳砸她小腹又被她抬膝挡开。

    “来了苏楠。”宋清卿邪肆一笑,脚一勾蹲下身子直接踹她鞋子,本来洗手间的地板上就有水渍,这一下她直接在地上劈开一个竖叉。

    宋清卿弯腰,而苏楠则是往后仰想要躲开她,宋清卿却是按着苏楠的肩头直接往下压,将她整个人都按在了地上。

    “宋清卿……”苏楠暴喝,抬脚往后踢宋清卿身子往前倾倒几乎贴上她的鼻尖,笑得十分欠揍:“再吵我可要亲下去了。”

    “你……”被她流氓得无语了,苏楠双手被她压在头顶挣扎不开,只能骂:“宋清卿,要打一架就光明正大的打,这样子使诈算什么好汉。”

    “真看不出来啊苏经理,”宋清卿不理她,目光放肆的往她胸腔走:“挺小的啊。”

    苏楠脸上气得发红,简直要活剥了她。

    赵程萦见她越说越不像话,自己往前就要扯她头发,宋清卿抽手直接一拳打在她小腹上,直将她打到痛得捂着小腹蹲在地上。

    真疼,赵程萦疼得眼泪直接出来了,话都说不出来。

    苏楠却是趁机想要掀翻她,而宋清卿眸色一冷,一巴掌直接扇到苏楠脸上:“今天地方不好,既然我们都撕破脸了也没必要假惺惺的。”

    她的脸立刻有五个明显的手指印。

    “怎么样,打我啊。”宋清卿笑得很贱,反手又是一巴掌扇过去:“苏经理,这叫双响炮,好事成双一报还一报。”

    苏楠恶狠狠的瞪她,发誓:“宋清卿,这两巴掌我一定会还回来的。”

    咬牙切齿的,恨不能将她拆吞入腹。

    “那我就等你了。”宋清卿嫌不够,左右开弓又是几巴掌扇下去,眸子里冷冷的,犹如冻了十里的寒霜。

    咚咚咚——

    门口有人喊门:“有人么,里面有人么,可不可以开一个门。”

    竟然是有人来了,宋清卿邪笑一下:“今天算你走运有人来了。”说着,自己从她身上起来,扶着水池边站好。

    苏楠迅速的翻身爬起来,也顾不上狼狈与否,直接冲上去:“宋清卿,老娘和你拼了,我杀了你。”

    双目赤红,脸上恨意涌现。

    宋清卿躲开,将赵程萦往前面一推,自己握住门把说:“你在冲过来我就过去开门,苏经理你看一下镜子里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进来的可能是公司的员工哦,你知道自己平时被传得不少吧,再说了,我们的嘴也挺碎的,到时候你有什么流言再传出来可别怪我。”

    嬉皮笑脸的一点正经模样都没有。

    “你……”苏楠顿时有些虚了,镜子里的自己说多狼狈就有多狼狈,头发乱糟糟的,衣服领子也是一样。

    赵程萦第一次受那么重的拳,眼泪哗啦啦流了一片,沈遥阴阳怪气的落井下石:“赵程萦,今天的妆没画好啊,不防水啊这是。”

    脸上的妆的确是画了一片,门口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赵程萦和苏楠起身躲到厕所里关上门,宋清卿换好衣服之后和沈遥并肩走出去。

    门口是一个女职员,看模样像是公司员工,宋清卿长发遮面倒是没人认出来,直接往酒店门口走。

    “宋宋,刚才那个苏楠把你打成这样,你没事吧?”她有些担忧的问。

    宋清卿大手一挥,十分豪迈:“疼什么,当初学基本功的时候比现在苦的多疼得多,还不都挨过来了,没事儿。”

    “可是……”她还是不放心:“你脸上的指印还是挺明显的,你回家了被孙季延看到了怎么办,怎么解释?”

    这一问,倒是让她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说道:“没事,反正都这样了,大不了坦白从宽呗,再坏的结果也就是替赵程萦挨他一巴掌。”

    “宋宋……”沈遥目光哀伤的看她。

    宋清卿故意忽略她眸中情绪,笑着说道:“你去取车吧。”

    沈遥点点头,走掉了。

    外面月色很好,一大轮月亮挂在空中,周围不见星星,夜风很凉但是有一些夏夜的燥热,宋清卿蹲在花圃上等沈遥,一边扯着叶子一边数数。

    眼看沈遥的车子从暗中驶来,宋清卿拍了拍手起身要下去,耳边有一低沉声音响起:“你要去哪?”

    居然是孙季延。

    宋清卿眼底有一掠而过的仓皇,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了,转过头,脸上一派傻笑:“没事儿,老板你怎么出来了呢,现在不是在吃饭么?”

    “你要去哪?”他往四周望了一眼。

    沈遥的开车过来的时候见孙季延站在花圃前和宋清卿说话,心知要是自己冒然过去的话肯定会给她添麻烦,自己开车走掉了。

    宋清卿松了一口气,还好沈遥懂事。

    “准备回家啊。”宋清卿继续傻笑,反正笑就对了。

    “下来。”

    老板都发话了,宋清卿自然是不敢不从的,从花圃上跳下去,被他伸手扶稳了:“怎么这么一惊一乍的,爬上去做什么,宋清卿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没有。”

    “等下不是还去唱歌么?”宋清卿探头往酒店里看,只见三三两两的人从里面出来,她往绿植后面躲了躲,免得被认出来。

    孙季延只是淡淡的往后瞥一眼,抓过她的手往外走:“是啊,他们去。”

    老板的意思是他不去,宋清卿懂了,点点头。

    都说八月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但是今天的月亮也是十分明亮的,皓月当空,街上是难得的喜气,一盏一盏的花灯挂出来,十分有节日气氛。

    宋清卿想要回家擦药的急切心情都淡了不少。

    江上飘有花灯,宋清卿还是第一次见,七年前的澜城还不兴这个,在国外更加没有,所以显得十分兴奋。

    “老板,这个是花灯呢。”宋清卿声音里都掩饰不住欣喜,往江边走,只见那里早就围了许多人在放花灯。

    真美啊,她心里想,脸上也露出一个笑。

    眼前隐隐绰绰的觉得有些不真实,像是看见了千百年前盛世之时才子佳人花灯相会时的繁闹,心中难免有些动容。

    光线很暗,加上宋清卿可以的躲避,孙季延自然是没有瞧见她脸上的伤,见她开心自己也露出一个很淡的笑来:“是啊,花灯啊。”

    语气也稍微柔和了一些。

    宋清卿往前又走了几步,不料被一个人直接撞到,本来就被苏楠打得很疼现在又被撞,她忍不住惊呼了一下,孙纪延却是直接上前将她护住。

    “唉,人真多。”她叹息般:“回来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真切切的在这个城市生活着,今天是中秋啊,本来是一家团圆的日子。”

    家人,现在她还有么?

    孙纪延一手揽着她的腰,往河边走,说:“带你去放灯。”

    两个人往河边走,宋清卿侧头去看他的脸,忍不住就拍马屁了:“老板,你真是越来越帅了,难怪那么多人喜欢你。”

    “嗯,”这一次,他倒是没有问别人,只是笑:“宋宋喜欢就好。”

    看吧,听长得又帅又有能力的男人说情话,一点都不觉得是油嘴滑舌。

    江风徐徐吹来,江面上只见星星点点的烛光,像是天河之中揉碎了星星一样,灿烂而耀眼,河岸霓灯闪烁又添味道。

    “真是漂亮。”宋清卿由衷感叹。

    但是知情的人都知道,这些点着蜡烛的纸船在凌晨的时候就被环卫人员开船打捞干净,这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工程。

    但是国人向来喜欢这样。

    孙季延去买了两盏灯,两个人好不容易才挤到河边,宋清卿点着了蜡烛然后和他一起放入水中,看着两盏灯渐渐地汇入灯海之中。

    “上面有我的愿望。”宋清卿忽然说,夜风将她额前碎发吹散了,有些动人。

    “许了什么?”

    宋清卿俏皮一笑:“不说。”

    “今天怎么忽然就想上台了,这支剑舞还是第一次见。”孙季延忽然说,微微侧头去看她,宋清卿一直盯着江面看,说:“其实不是第一次跳了。”

    “早在七年前我第一次见到赵程萦时在学校的晚会上跳得就是这个,没把她气得半死,今天就是让她不好过的。”一笑就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孙季延弯了弯嘴角。

    碰——

    天边炸开烟花,然后对面河岸却是瞬间烧起了一排漂亮的烟火,这边的人开始欢呼,五颜六色的烟花在黑暗中成了最耀眼的所在。

    宋清卿看痴了,只管仰头看着。

    打扮的天空都是五彩斑斓的,脸上交替成辉。

    心中一酸,一颗眼泪就顺入发鬓里,宋清卿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一样,可是手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孙季延转头看她,看她的脸在刹那炸开的烟火下迷魅一般,宋清卿本来就长得好,这一下子更是多了几分味道。

    心念一动,将她揽入怀中吻下去。

    这个吻不算缠绵,吻得很浅,孙季延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她放开,周围人声鼎沸,宋清卿呆呆愣愣的,也不知道想到什么。

    烟火放完,空气里都是火药硫磺的味道。

    心中一下子就落空了,她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感觉,只觉得烟花燃尽的那一刻,周围趋于安静,自己心中一下子就空了。

    什么都没有啊。

    “回去吧。”孙季延说,声音不知道为何,淡了一些。

    宋清卿无暇顾及再多,顺从的随他出去,一回到车上就听见他说:“我之前给肖丞打了电话,他应该把皓皓送回去了。”

    “嗯。”

    车里的灯光很暗,孙季延忽然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他的指尖很凉。

    宋清卿心中有鬼自然想要躲开,才一侧头又被他捏着下巴掰回去,她这才将自己的心绪收拾好,看向他眼里:“老板,这样……不好吧。”

    “怎么就不好了?”眸中颜色渐深。

    “呃……大庭广众之下,人多口杂……呵呵。”宋清卿采用迂回战术。

    孙季延目光一寒:“宋清卿,你的脸怎么回事?”

    半张脸有清晰的指痕,一看就知道被人打了,而且下手不轻,这力道一看就知道是个男人。

    “妆花了么?”她觉定一蠢蠢到底。

    孙季延脸上没什么表情,眼里更是冻得瘆人,露出来一个冷笑:“你觉得我会信你么,最好说实话,对一个女人下那么重的手,到底是谁?”

    这样也叫重手,如果明天苏楠敢去上班,宋清卿就敬她是一条好汉。

    “没谁,我自己闲得没事扇的。”宋清卿满眼真诚,孙季延捏住她下巴的手力道一收:“宋清卿,你是觉得我没智商么,宋宋,你越是这样就越是在掩饰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么?”

    我知道你妹儿。

    宋清卿插科打诨混不下去了,干脆不说话,孙季延再无耻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吧。

    果然,僵持了许久见她没有半点松口的意思,他又没有招来治她,只能一油门踩到底直接奔了出去,宋清卿整个人往椅子上一靠,一句清亮的国骂也就直接飚出来了。

    ---题外话---写了一半电脑蓝之后重新写的那种痛苦简直可以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