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敏不稳的向后退了两步。

    她的耳朵蜂鸣着,好像坏掉了一样,她的心除了痛,也感觉不到在跳了。

    肚子又开始一阵阵的痛。

    她忍着,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笑着道:“这里怎么这么乱,我去叫护士收拾一下。”

    她想转身快点离开,可是陆墨祁却残忍的连逃避的机会都不给她魍。

    “我会叫斯南把离婚协议拿给你,你只要签字就可以了。”

    “我不会签。”闵敏忍着眼中的泪水,坚决道:“我不会跟你离婚。檎”

    好不容易才跟他结了婚,好不容易才名正言顺的成为他的妻子。为了这个名称,她甚至背叛了自己最亲密的朋友,可是这才几个月啊,她不要,她绝对不要离婚,绝对绝对不离婚。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孩子,她也一定要守住这个名称,让她的孩子可以幸福的长大。

    陆墨的双目始终那么绝情的闭着。

    雪兮说过,让他看看闵敏的好,可是,在他的眼中她最多只是个‘不喜欢’的人,至于讨厌不讨厌,他并不想深度的去探究。

    经过了这次的事情,他累了,好累好累……

    “如果你不想离婚,那么就让法律来做决定吧。”他下了决心,不想再继续这段无爱的婚姻。

    闵敏拖着无力的双腿向前走两步,在走到床边的时候她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却又挣扎的跪着,好像祈求一般的抓着他的手,摇着头:“不要,我不要离婚,我以后什么都不会做了,我不会去找雪兮的麻烦,也不会跟你吵架,你就算不会来看我也可以,你想怎么样都行,就是不要离婚,不要离婚,不要离婚……”

    她的爱情已经卑微的只有这一点的要求,只要她还是他的妻子就可以,其他什么她都不在乎,就算雪兮跟他暗地里和好她也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只要……真的只要不离婚就好。

    陆墨祁就是不想看到她这个样子,所以一直都不肯睁开双目。

    他也不是心狠之人,他也会心软……

    为了不让自己心软,所以他闭着眼睛,甩开她的手,决绝道:“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闵敏的跌坐在地上,泪水好像洪水般从眼眶流出。

    腹部的疼痛越来越厉害,她用力的抓着肚子。

    那天离开这里之后,医生说她肚子里的孩子非常不稳定,是跟她自身的压力和情绪有关,所以让她住院几天,好好的调理一下,而且叮嘱她千万要小心,绝对不可以让自己太过伤心激动,可是现在,她控制不住自己,她控制不住剧痛的心和源源不断的悲伤。

    “痛……好痛……”

    她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肚子,连带着衣服和肚子上的肉,死死的抓着,狠狠的抓着。

    陆墨祁听到她颤抖的声音,想要睁眼,却又迟疑了。

    “你快点走吧,不论你还想做什么,我都不会改变主意。”

    “墨祁……好痛……我的肚子……我们的孩子……”

    “不要拿孩子来威胁我。我根本就没打算过要他。”

    这句话不但否定了她,还否定了他自己的亲生骨肉。

    闵敏的双目除了震惊和不可置信以外,还有浓浓的绝望,和新增加的憎恨。

    突然感觉到身下有东西流出。

    垂目看去……

    双目惊恐的放大……

    “不——”

    她大声的叫着,声音悲痛欲绝。

    听到她的咆哮,陆墨祁惊的终于睁开的双目,垂目看到她跌坐在地上,鲜血源源不断的从身下流出。

    一时慌了神,他愣的无法反应。

    闵敏用尽全力抓着自己的肚子,双目满是滚滚泪水的看着他,对他伸出另外的一只手,泣声道:“墨祁,救救孩子……救救我们的孩子……求求你了……这是我们的孩子,是你的孩子……快救救他……救救他……”

    陆墨祁终于回过神震惊的神,快速的按下床头上的呼救按钮,然后下床,抱着她单薄瘦弱的身体。

    闵敏被他抱在怀里,感受着他怀中的温度。

    被他这样抱着,似乎是第一次,就算他们同床之时,他也不曾这样温柔的抱过她。真的太温暖,太舒服了,可是……她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来不及感概他的拥抱,哭着求着:“孩子……救他……求求你……救他……”

    “我会救他,我一定会救他,我一定会救他。”前一刻还说着根本就没打算过要他,可现在看着鲜红的血,看着那小小的生命,正在渐渐的死亡,他的心也剧烈的疼痛了。

    此时此刻,他后悔说那句话。他后悔了!

    闵敏靠在他的怀里面色逐渐的没有了血色,她卷成一团在他的怀中哭泣。

    没有了这个孩子,她还剩下什么?

    这是他们爱的结晶,如果连这个孩子都没有了,那么她的爱情就只有悲伤而已。

    不要……

    不要……

    她什么都不要了,连这段卑微的爱情都不要了,她只要孩子。

    医生和护士一同冲进病房,看到地上的闵敏他们都惊了一下,但还是第一时间就进行了抢救。

    陆墨祁看着闵敏悲痛的泪水,看着护士将她台上平床,看着他们匆匆将她推出病房。

    一瞬间,房内又安静了下来。

    就像刚刚白茹沁离后一样。

    只是比那时多了一样东西,就是地上鲜红的血。

    那是他孩子的血,就在他说不要他的那一刻,他化成了鲜红的血,不复存在了。

    原本他可以降生在这个世上,可以开心的成长,幸福的生活,可是他却扼杀了他成为人的希望。

    他是凶手!

    是杀死自己孩子的凶手!

    ……

    大陆顶楼。

    雪兮站在办公桌前看着办公桌内的陆御擎。

    陆御擎手中拿着她刚刚设计好的图认认真真的看着。

    他低垂的眼目让长长的睫羽完美的展现,而他高挺的鼻子从上往下看形成一道笔直的勾,很是英挺,不过最迷人的还是他的薄唇,雪兮一看到就会想起他无数次的亲吻她,不自觉的双颊就渐渐的变红。

    陆御擎看过手中的图,满意的抬起双目:“这次的设计不错,比上次新品发布会上的设计更柔美成熟,不过在细节上还要再改一下,比如这里,我认为不能都用柔和的线条,也应该增加一点硬度,还有这里的钻石,应该再稍微大一点,这样才能提亮这个设计……”

    雪兮听着他低沉的声线,看着他认真工作的样子,一下子竟然忘记了现在是工作时间,私心满满的溢了出来。

    女人爱上一个人真的会犯傻。

    她就奇了怪了,以前怎么看怎么讨厌,现在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帅。

    咋就这么帅呢?

    陆御擎注意到她走神的目光,突然放下手中的图。

    “你,过来!”他冷声命令。

    雪兮瞬间醒神:“我……我听到你刚刚说什么了,不就是让那个线条的钻石变硬点嘛。”

    线条的钻石?变硬?

    她对自己说出的话,也是醉了。

    陆御擎完全不在乎她说的话,又一次命令:“过来。”

    雪兮好像上课被老师抓到偷看小说的一样,心内万分忐忑的走到了他的身边。

    陆御擎长臂一身,抓着她的手臂向自己一拉。

    雪兮重心不稳的坐到他的怀里。

    陆御擎的唇立刻封住她的嘴,深深的吻着她。

    雪兮虽然被吓了一下,但是却没有拒绝他的吻,应该说从那天以后,只要是他的亲密接触,她都没有再拒绝过,而他那天宣布完自己的决定后,就身体力行开始了行动,每晚每晚,绝对不会落下。

    正吻的动情,刚要解开她胸口的纽扣,煞风景的敲门声总是在这时候打扰他们。

    “叩、叩、叩!”

    雪兮推开陆御擎,慌张的整理领口。

    陆御擎微蹙了下眉,没有回应。

    门外的晋风估摸着这个时候进去不太好,但是刚刚接到的消息很紧急,所以他硬着头皮推开了门。

    雪兮慌乱的刚好整理好衣服,但是脸上的绯红却是怎么样都遮掩不的。

    晋风走到办公桌前看着陆御擎。

    陆御擎明白他的意思,对着雪兮说道:“你先出去吧。”

    “哦。”雪兮慌忙的拿着图离开。

    办公室的门刚一关上,晋风立刻回禀:“刚刚医院传来消息,闵敏小姐肚子的孩子……没了。”

    ---题外话---三更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