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歌硬了,童雅琪在轻颤一下之后,也不由得有些湿了。【sogou,360,soso搜免费下载小说】【首发】
“你这答案,还真是别出心裁,不过……我很喜欢。”
脸上带着一抹醉人的微红,童雅琪娇笑着说了一句,随即便从陪护床上站了起来。
“你个坏家伙,出去一下。”
“嗯?出去干嘛?”听到童雅琪这么说,楚歌不禁有些莫名其妙。
“当然是试试这房间的隔音如何了,快去。”童雅琪蜻蜓点水般在楚歌的唇上亲了一口,又催促着推了他一把,起身帮他打开了反锁的房门。
楚歌哈哈一笑,给了童雅琪一个回吻便起身走出了病房,又用胳膊关上了房门。
等了十几秒,楚歌也没听见里面有什么声音,紧接着,童雅琪便打开了房门。
“怎么样?听见我喊你了么?”
楚歌摇摇头,重新走进屋里,两人不由相视一笑,童雅琪“咔哒”一声重新反锁上了房门。
当郎有情,妾有意,干柴遇到烈火,剩下的事情,那就是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了。
安静的病房里,很快就响起了含糊不清的声音,空气中,也很快弥漫了旖旎的味道。
和之前在宾馆里面那次比起来,对于楚歌来说,这一次真是别有一番情趣。
他的双手不方便,基本上都是童雅琪在出力,他只要舒舒服服的摆好姿势,等着被她伺候就行了。
刚开始,童雅琪还顾忌到他身上有伤,不敢有什么太大幅度的动作,只是缓缓扭转,细细研磨。
不过,随着几分钟时间过去,她发现楚歌精神抖擞,一点不适的样子都没有,也就稍稍放开了一点,尝试着加大了一点动作的幅度。
然而饶是如此,楚歌依旧龙精虎猛,丝毫不见疲态,表情中只有享受,却没有半点痛苦。
这一回……童雅琪终于彻底放开了,各种姿势也就都招呼上了,淋漓的香汗,很快就布满了她的额头,口中原本含糊不清的低吟,也渐渐变成了如同浪潮迭起的,十分高亢的尖叫。
尽管楚歌知道这病房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不过听到童雅琪叫的这么大声,还是多少有些担心会被外面的人听到,当然,比起那点担心,心中更多的感觉则是刺激。
毕竟,这可不是在供人****的宾馆,而是在给人看病养伤的医院病房里面。
“嗯……要是童雅琪能换上一身楚诗瑶那种hù'shì服,再来个角色扮演,那就更完美了……”
一边享受着那种xiāo'hún的滋味,楚歌一边暗暗想到。
与此同时,在通往第一人民医院的路上,一辆奥迪a8正不疾不徐的行驶着,秦若晶坐在驾驶席上,往日里神采奕奕的那张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
这两天,她确实被折腾的够呛,黑眼圈都有点出来了,不过一想到楚歌孤零零的一个人待在病房里面,也不知道吃没吃晚饭,心里面就觉得十分的愧疚。
毕竟,楚歌是为了帮她才变成这样的。
其实,她早就想过来了,但一来手头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二来,也担心会再遇到其他人,她可不想被人知道她和楚歌之间的关系。
还有一点,那就是她还有个让她头疼的妹妹,就算秦若莹昨天已经查过岗了,但这可不代表她这个妹妹今天就肯定不查了。
本想给楚歌打个电话问问,不过电话刚一打通就断掉了,再打就是关机的提示音了。
“嗯,一会见了楚歌,得问他要一下他家的钥匙,帮他把充电器带过来,不然这实在太不方便了。”
秦若晶暗暗想着,又是几脚油门的工夫,奥迪a8便停在了第一人民医院的门口。
在后备箱拿出了一套为了应付秦若莹而从家里带来的床上用品,秦若晶便忍着双膝和右脚底传来的疼痛,略有些吃力的走进了医院。
“呼……皇上,你可要弄死奴家了,你这哪像是龙体欠安的样子啊?”
病房里,童雅琪在床上躺了好一会,才气喘吁吁的爬了起来,在包里拿了几张纸巾擦了擦身子,又重新枕着楚歌的胳膊,娇嗔的说道。
楚歌哈哈一笑,“还不是你个妖精太迷人了?看在你又是给我送烟,又是这么卖力的份上,我要是不让你痛快了,那多对不起你?”
“也不知道你真是铁打的还是嘴硬,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有人来了吧?要不……我就不走了?”
看着楚歌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童雅琪不禁有些迷醉,或许楚歌不是她见过的最帅的男人,但绝对是最有味道的男人,没有之一。
侧目在旁边的苹果5s上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既然都已经这么晚了,秦若晶应该也不会再来了。
楚歌虽然也有些意犹未尽,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明天周一,你还得上班,你至少得回家换个衣服,而且你在这里,这一晚上我可够呛能忍住不再吃你,那你肯定休息不好,还是算了吧。”
童雅琪笑了笑,手指轻轻在楚歌的胸膛上画着圈,“还算你有良心,这样吧,我后半夜走,太早躺下就算我回了家,也不一定能睡着,不如在这跟你说说话,起mǎ不会太寂寞。”
“行,那就这样,帮我点根烟过来吧。”
“嗯。”
又躺了一会,童雅琪的双腿已经不那么软了,拿了一根阳光利群在她的嘴里点着了,才递到了楚歌的嘴里。
看着楚歌惬意的呼了口烟,童雅琪又问道:“介意我也来一根么?”
“当然不介意,你想抽就抽,而且这话,一般都是男人问女人的吧?”
童雅琪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从包里又翻出了一盒茶花,拽了一根又细又长的小白棍,靠在床头点上了烟。
“茶花?你喜欢抽这个?”
看着童雅琪给自己带来的是四十五块钱的阳光利群,她反而抽这种才七块钱一盒的女士烟,楚歌不禁有些奇怪。
“不是,我对烟一点研究也没有,是我喜欢烟盒上面的字。”
楚歌将目光移到了烟盒上,看到那两行楷体小字,嘴角扬了扬,心中不禁恍然。
与君初相识,
犹如故人归。
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这两句诗,倒是蛮符合他们现在的关系。
“咔”
楚歌刚想说些什么,门口忽然传来了门把手被下压,有人从外面开门的声音。
听见这声音,童雅琪顿时就吓了一跳,愣了愣神,随即向楚歌投去询问的眼神。
“没事,可能是夜班hù'shì查房吧?委屈你去卫生间等一下?”
童雅琪点点头,将楚歌嘴里的烟拿了出来,用很快的速度将衣服穿戴整齐,然后拿着所有她的东西进了卫生间,关上了房门。
病房门口,虽然秦若晶一下子没推开门,不过她也没在意,觉得楚歌八成是已经睡觉了,又不想被人打扰,所以才锁上了门。
她刚要抬手敲门,身边不远却传来一个询问的声音:“这位姐姐,你……是来找楚哥的?”
扭头一看,是一个穿着病号服,拄着拐杖,右腿打着石膏,长得有些小帅的少年。
只是一眼,秦若晶就想起来,这不正是那天缠着楚歌,想要和楚歌学滑板的少年么,没想到在这里居然又见面了。
“嗯。”
见何君明拄着拐一步步走了过来,秦若晶善意的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在秦若晶打量何君明的同时,何君明也在打量秦若晶,同样马上也就想起来,他在天骄影视公司里见过这个女人,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天楚歌好像管这个女人叫的“董事长”?
那一天,因为太过匆忙,何君明的注意力又全放在楚歌身上,对秦若晶只是有一个依稀的印象,此时再这么细细打量一下,这才突然发现,原来这个女人居然身材这么好,这么有气质,这么漂亮!
那张脸,哪怕是看着有些憔悴,却丝毫不能让她的美丽减分,反而在她的雍容优雅中,又添了几分能够刺激任何一个男人保护欲的别样风韵。
而当何君明注意到秦若晶手上正捧着一套床上用品,双膝位置透着几分淤青的时候,瞳孔更是不由得狠狠收缩了一下。
“我勒个去!楚哥也太太太……太牛逼了点吧?不光跟楚诗瑶有一腿,连他们公司的董事长都搞上了?这泡妞技术,简直就是登峰造极,天下无敌啊!滑板玩的牛逼,打架牛逼,泡妞牛逼,你妹啊!这世界上还有楚哥做不到的事情么?”
这大晚上的,看见这样一幕,换成是谁也没法不这么认为,尤其是秦若晶双膝上的淤青,那简直就是太让人浮想联翩了,那绝对是女人在长时间保持某个姿势,才能咯出来的痕迹啊!
只是让何君明有点纳闷的是,楚歌那里不是不行么?怎么就能让这个měi'nǚ董事长把膝盖弄淤青了呢?
带着对楚歌的满心崇拜,何君明赶忙拄着拐小跳了几步,带着几分讨好的笑容道:“那个,楚嫂,来来来,我来帮你拿东西吧。”
听见何君明这么说,秦若晶不禁相当无语。
这人怎么这么莫名其妙?居然上来就管自己叫什么“楚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