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芳芳看着眼前的桌面,她的心怦怦直跳,因为她看到了进入“诡影”世界的图标,既然是因为它而来到这个世界,那么如果再按下这个运行程序,他们是否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呢?

    白芳芳决定试一试,她没有告诉其他人,而是一个人按下了确认键。

    当她按下确认键的一刹那,周围环境立刻变成白茫茫的一片,同时她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乏力,越来越累,终于抵挡不住疲惫,昏了过去。而白芳芳残存在别墅内的躯体也消失不见了。

    “小芳?小芳?别睡了!出警了!”白芳芳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在推自己,她睁开眼睛一看,面前竟然是早已经死去多时的同事小吴,这可把白芳芳吓坏了,她惊诧地说道:“你……你……我……我……怎么在这?”

    小吴狐疑地看着白芳芳,她抬起头,摸了一下白芳芳的额头,又拿回手放在自己的的额头上,说道:“你也没发烧啊?怎么乱说胡话?没时间和你扯了,走啦,赶紧去现场,发生命案了!”小吴拉起白芳芳的手,往外走。

    白芳芳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现在她正在熟悉的警局,四周是熟悉的同事,稀里糊涂地怎么就回来了?难道前面经历的事情都是做得一个梦吗?

    小吴拉着白芳芳走出警局,看到外面排满了警车,车顶上的警示灯在闪烁着,这显然是有重大情况,小吴拉着白芳芳坐进了为首的一辆警车内。白芳芳一进入车子,就看到了施华生,他端坐在前座,正在低头看着表,专注着时间。

    “你们来了,小吴,人够了吗?”施华生问道。

    “人都已经到齐,可以出发了。”小吴说道。

    施华生说道:“那好,咱们现在就出发!”施华生踩下了油门,车子发动,带头驶出了警局,后面跟正两辆想同的警车。

    现在的白芳芳有点犯迷糊,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如果是在梦里,可当前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会这么真实?假如说这是现实中的话,那以前发生的事情都是一场梦吗?可是梦中的世界却又是如此真实,她想得头都有些大了。

    不过,她还是要确定一下,她对小吴说道:“吴姐,你帮我个忙……”

    小吴看向白芳芳,笑道:“瞧你,还这么客气,有什么忙就直说嘛,我能够帮助你的话就尽量去做。”

    “那好……”白芳芳咽了一口口水,有点不好意思,“你打我一下……”

    白芳芳乍说出此话,小吴诧异地看了一眼白芳芳,好像是没有听清一样,着重问了一句,“你……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打我一下。”

    小吴不可置信地再次莫向白芳芳地额头,说道:“你这也没发烧啊,怎么睡了一觉就傻了,你让我打你,我可下不去手。”

    “吴姐,你打我一下,就一下,我不会怪你的。”

    小吴像是下定了决心,她笑了笑,说道:“这可是你说得啊,待会要是打疼了,可别怪我!”白芳芳点点头,表示同意。

    既然白芳芳同意了,小吴也举起手掌,向着白芳芳的脸颊打了下去,就听“啪”的一声,白芳芳的脸上留下了五个红色的掌印。白芳芳呼疼地叫道:“哎呀,疼死我了,吴姐,你下手也太重了。”

    “嘿嘿,小芳,这可是你让我……”小吴话还没有说完,就听施华生斥道:“都别闹了,出命案了知道吗,这是去案发现场,不是去游完的,都给我严肃点。”

    二人听到施华生的训斥,顿时不闹了,整座车子安静下来。

    白芳芳感觉到了疼痛,那么也就是说现在不是在梦中,而是在现实世界了,就说嘛,哪里能有那么奇怪的世界,原来只不过是噩梦罢了,想明白了这一层,白芳芳也就不再担心了,开始好奇这次的案件到底是什么。

    “施队,这次是什么案子?”白芳芳问道。

    施华生皱了一下眉头,说道:“这次的案子有点古怪,在这里说不清楚,等到了,你一看,自会明白。”

    当施华生说出这句话,白芳芳的内心突然空了一下,脑海中泛起了波澜,感到现在的情景似曾相识。

    半路途中下起了雨,到达目的地已经是午后了,车子慢慢驶进如梦小区,最终停在了16号楼下,门口围满了人群。

    白芳芳跟随施华生下了车子,在进门前,她听到有人在谈论什么。“听说了吗?5层刘家的孩子晚上死在了自家床上,而且死得相当诡异……”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娘对着另一位年纪相仿的大姐说道。

    “那还用说?这种事早就传疯了……听说是他家闹鬼啦!”

    “啊?”

    ……

    小吴拉着白芳芳,说道:“傻看什么呢,快跟我上去。”于是,白芳芳回过神来,便跟着小吴上到了五层。而白芳芳的内心也渐渐又加深了担忧的情绪,那股似曾相识的感觉也是越来越强烈。

    此时,已经来到案发现场,看到了恶心的一幕,只见床上布满了喷洒的血液,几乎把床铺染成了“血床”。尸体已经成了千百块碎肉,似乎是被猛兽撕咬而成,可谓是恐怖至极。到这个时候,白芳芳终于想了起来,这就是她刚开始接触这个奇怪的案件的起点。

    现在她的心情莫名恐惧,她不知道这个现实是不是自己所处的现实,如果是梦境,何以吴姐一拳打得自己那么疼,如果不是梦境,何以经历的事情又再次重现在自己的面前。白芳芳处于一种认知漩涡中,她现在的内心是彷徨的,茫然无知。

    她抱着头,感觉头颅越来越疼,眼前的景象慢慢变得模糊,最终是一片黑暗,她再一次昏了过去。

    “叮铃铃……叮铃铃……”房间内响起了手机铃声,一张床上躺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她的面庞表情似乎非常痛苦,但从她美丽的外表能看出她是白芳芳。白芳芳被手机铃声吵醒,她迷迷糊糊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手机那头传来了施华生的声音,只听施华生说道:“小芳,庆功会快开始了,你怎么还没到?”

    白芳芳乍一听是施华生的声音,立刻精神起来,马上好奇地问道:“庆功会地点在哪里?”

    施华生笑道:“睡傻了吧,不就在警局嘛,不说了,你可要快点啊,就差你了,洛克和小乐早就来了。”

    “好的,我马上就到……”白芳芳挂断电话,连忙起床穿衣服,草草洗漱后就离开家门,叫了一辆出租车,坐上去后径直向警察局而去。在车上她感觉莫明其妙,怎么自己就回到家了?一觉醒来就把案子给破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稀里糊涂,莫非这又是梦吗?白芳芳在自己的脸上,狠了狠心,使劲掐了一下,特别的疼,按理说如果感到疼痛那就不是梦了。难道以前所经历的就是一场梦吗?她的记忆还能依稀想到刚刚去命案现场的经历,而现在却正赶往警察局的路上。

    那么刚刚是场梦,还是现在是场梦,白芳芳已经彻底糊涂了,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姑娘,警察局到了,一共是十九块五……”出租车司机回头对白芳芳说道。

    白芳芳朦胧的双眼睁开,从包内拿出钱,交到出租车司机手中,说道:“不用找了……”白芳芳就走下了车子。

    警局门口停满了车子,不仅单单是警车,还有各色公车。警局大门进进出出的人群,看起来显得格外繁忙。

    白芳芳走进大门,她便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掌声自不必说,她看到警局内现在已经摆设成一场记者招待会的布置,其实就是记者招待会,许多记者就在这里。施华生看到白芳芳来了,连忙站起来,摆手道:“芳芳,来,坐这里!”

    施华生在主席台的正中,身旁分别是向洛克,隔着一个空位置,之后则是游戏王,那么很明显这个空位置是留给她的。白芳芳走过去,坐了下去。

    “还好,赶上了,发布会还有五分钟就开始了。”施华生抬起手,看了一下表说道。

    虽然施华生、向洛克和游戏王都在这里,确确实实是活生生的人,可是看着却显得那么的陌生,陌生的有点让人可怕。

    新闻发布会正式开始了,开始后,突然发生了可怕的事情,那就是现场都没有了声音,这是从白芳芳的感觉来说,只能看到人张嘴,却听不到声音,他们在说什么?怎么听不清,是我耳朵出问题了吗?白芳芳揉了揉耳朵,但是依旧没有好转。

    而她看到施华生把话筒递给自己,她站了起来,接过话筒,从施华生的口型中能看出他说的是什么。他应该是想让自己说几句破案经过,可是自己又不知道详细的经过,稀里糊涂的就破案了,让她说也说不出来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小芳!小芳!醒醒!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