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始鬼说话的声音很大,旁边的人也都听到了,惊愣地看着我们。
我也不知道始鬼这是什么意思。巴涛勇拿出来了,还说什么让我吃了,就和之前让我吃鬼婴一样。
"你什么意思?"我看着始鬼说了一句。
始鬼盯着我,脸上看不出表情。说道:"我就是不想让你解开鬼吻禁术,我不想离开了,如此而已。"
我沉着脸,看着始鬼一会儿,又看看旁边不知道为什么停下里的鬼魅,问道:"这些鬼魅和你有关系?"
始鬼摇头,开口道:"和我没有关系,不过是我把他们引过来了。你如果不答应我,这些鬼魅会吸你的阳气,在你的身体中留下鬼气。到时候你必须靠我把你身体内的鬼气吸出来,你还是离不开我。"
始鬼的目的就是不让我破解鬼吻禁术。想要留在我身边,不过这些鬼魅因为始鬼的出现而停了下来,这就有问题了。
"你··你··手上的是···是真正的塑像。"鬼域鬼王的声音从黑雾中传来,旁边的小鬼看着始鬼手中的塑像颤颤惊惊,十分害怕的样子。
"你认识这个?"始鬼侧头,看了黑雾一眼,开口说道。
"在鬼域中有一个塑像,和这个一样,不过这个塑像给我的感觉不一样,它··应该是真正的塑像吧?"鬼域鬼王刚才还十分嚣张,但是现在看到了塑像,它却是害怕了,甚至忽略了鬼吻气息的影响。
我听到鬼域鬼王的话,心中明白,在鬼域那边也有一尊仿制的塑像,而且是仿制的这个塑像,鬼域鬼王对这个塑像十分熟悉,也知道它的强大,立刻就害怕了。
看来我还是小瞧了塑像的能力,陶俑被骷髅娘娘一下子封印住了,我对它的力量没有确切的认识,以为它和大鬼差不多,甚至不如鬼王,恐怕不是这样的,不是陶俑不厉害,而是骷髅娘娘更加强大。
"哦。"始鬼只是轻轻应了一声,它对塑像的强大没有兴趣,看着我继续说道:"这里面有一个魂体,我可以给你拿出来,你吃了之后好处很大,怎么样?你能不能不要破解鬼吻禁术。"
我拿不定主意了,倒不是对始鬼开出来的条件动心,而是我怕始鬼在这里对我们出手,到时候让这群鬼对付我们,我们恐怕就难出去了,何况现在还不知道始鬼到底有什么手段。
"林辰!"一个清脆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
楚芊芊!
我们刚和她分开没有几天,我一下子听出了这个声音就是楚芊芊的,我又想到了刚才在二楼上看到了那个红衣舞女和楚芊芊样子是一样的,我对楚芊芊的身份不确定了。
这里鬼气弥漫,按理说一般人是找不到我们的,但是楚芊芊就径直走向我,仿佛能够看到在鬼气中的我。
"芊芊,你能够看到我们?"我也不知道孟小白在二楼看没看到那个红衣舞女的样子,他看到楚芊芊向我们走过来,好奇的问了一句。
楚芊芊轻轻一笑,说道:"当然了,这里虽然有鬼气,不过有娘娘给我的这个东西,我能够看到你们,也能够看到鬼。"
娘娘?我心头一颤,看到楚芊芊手中的东西,我更加惊讶。丰上宏。
那竟然是一个塑像,和始鬼手中的塑像一样差不多,只有样子不一样,这不是仿制的,而是真正的出自无名庙的塑像。
"林辰,娘娘让我告诉你,不用怕这个始鬼,这群小鬼就算吻了你,留下了鬼气,你也会没事的。"楚芊芊来到我身边,抱着我的肩膀说道。
我皱起眉头,轻声问了一句:"娘娘是骷髅娘娘吗?"我几乎是凑在楚芊芊的耳边说的。
楚芊芊点点头,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好像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骷髅娘娘这样说一定有道理,可是它让我不用担心,也没有来救我,难道已经准备好了什么后手?让尸王出手?不对!难道是····
我想到了一个可能,然后紧紧握了握拳头,看着始鬼,眼睛眯了眯。
"晴柔,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但是你应该是一个鬼菩萨,我解除鬼吻禁术不仅对我有好处,你也会恢复原来的样子,不再是一个工具,希望你能够理解我。"我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要找到鬼菩萨塑像,破解鬼吻禁术。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你知道没有了我,你生不如死!"始鬼现在就只有鬼吻禁术,它是一个工具,为了保住鬼吻禁术的存在,不昔一切代价。
"你们去吸他的阳气,去吧!"始鬼就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它又对着手中的陶俑开口道:"我解开你的封印,你去对付那群人,无论死活,拦住就行!"
始鬼好像疯了一样,竟然让陶俑杀了孟先生他们。
始鬼虽然这样说了,但是它站在那里,群鬼没有一个敢动的,在鬼域里那尊没有成型塑像的威力它们十分清楚,现在面对始鬼拿着一尊真正的塑像,它们又怎么敢动?
始鬼说完之后,将手中的塑像放到地上,然后就消失了,回到了我的身体中。
塑像上面出现了一团古怪的黑影,正是我之前看到的"大仙"。
始鬼消失了,塑像面对孟先生他们,而群鬼也渐渐平静下来。尤其是鬼域鬼王,虽然害怕旁边的塑像,但是它对始鬼更加惊骇,竟然能够指挥塑像,所以刚才始鬼的话它不得不听,而且鬼魅嗅到的鬼吻气息越来越浓,就是塑像拦着恐怕也压制不住它们身体中的冲动了。
群鬼向我冲过来了,我紧握着桃木心剑,看了楚芊芊一眼,道:"芊芊,你拿着这个塑像,去救出孟先生他们,快点!"
楚芊芊手中有一个塑像,群鬼一定不敢动它,而始鬼现在在我身上,所以楚芊芊是最安全的,而且有能力逃出去。
楚芊芊还没有答话,鬼域鬼王和小鬼冲了过来,我拿着桃木心剑左右挥舞,一只只小鬼被我灭掉,但是一瞬间,我整个脸都冰透了,这是被大量的鬼吻过的迹象。
我的脸几乎没有知觉了,但是头脑十分清晰,不像之前鬼气多了之后,我会感觉到头昏脑涨。
我发现这个之后,对付小鬼也不怎么卖力了,而是在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
渐渐地,我发现身体也开始发凉,不过骷髅娘娘给我的那张人皮却是好像一张毛皮一样温暖。
我刚才的猜测没错,骷髅娘娘可能早就想到了这种情况,我想破解鬼吻禁术,晴柔会出现阻拦,而我最忌惮的就是鬼魅,它给我这张人皮就是防备这种情况。
我想到这里之后,对正在帮助孟先生他们的楚芊芊喊道:"芊芊,带道长他们出去,我有办法脱身!"
现在也顾不上鬼菩萨了,就算是要找,那也要先把孟先生他们送出去,他们在这里反而会成为我的障碍。
我当时也是信心倍增,甚至是有种练手的感觉,把从茅山学来的招式挥舞的有模有样,看上去十分厉害。
看到我面对那么多鬼魅还说话自如的样子,楚芊芊一愣,以为我有什么手段,所以答应一声。楚芊芊拿着塑像,只是用来拦下陶俑发出的攻击,简直把陶俑当成了盾牌。
陶俑其实也没有用全力,它好像认出了楚芊芊手中的塑像,只是做做样子,不让孟先生他们去帮我。
楚芊芊带着孟先生他们慢慢的离开了,陶俑在地上恢复了平静,好像要把自己隐藏起来,让我们忘记它,它再找机会逃走。
我不管鬼魅吻我,一边练手一边灭鬼,过了十分钟左右,小鬼被我灭了不少了,周围的鬼气浓度也少了很多。
始鬼一直观察着这一边,它是鬼吻禁术的工具,一旦我死亡了,它也会随着鬼吻禁术的消失而灭亡,所以它不会让我被鬼吸死。
它发现了古怪,从我身体中出来,一边看着我和鬼相斗,一边问道:"你身体里的鬼气去哪里了?为什么我感觉不到?"
始鬼在我身体中的原因之一就是能够清楚的察觉出我身体内鬼气的多少。
我冷哼一声,当然不会说出鬼气都被我穿着的人皮吸走了,不过我也很好奇这个人皮为什么能够吸走鬼气。
始鬼眯着眼看了我一会儿,依旧没有发现人皮,紧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在群鬼包围中,灭鬼的时候越来越顺手,单单是茅山的招式,我实践起来恐怕比孟小白还要熟练,我灭的鬼至少一百了。
"鬼王,你们也吸了不少阳气了,带着你的小鬼回去吧。"正在我"意气风发",准备将这里的鬼都灭掉的时候,一个声音让所有的鬼魅停了下来。
我立刻向远处看去,看到了黑暗中一对闪烁着青光的眼睛,不知道是人还是鬼。
鬼域鬼王化成的黑雾立刻包裹起剩下的小鬼,带着它们回到了鬼域,一句话也没有说。
不用想,我立刻猜到了说话人的身份,三阴绝地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