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文艺女青年校花谭君子的话,高强不由得笑道:“哎,这位美女,不好意思,我有女朋友了,表白什么的,就免了吧。”

    “哇哈哈哈哈……”

    场下立刻一阵骚动,高强这小子太不冷酷无情了吧,面对这么有气质的美女校花表白,竟然当场就给拒绝了,这叫人家校花怎么下得来台嘛。

    谭君子闻言,俏脸微微一红,一脸妩媚地白了他一眼,笑着道:“我想高强同学应该是误会了,我对你的仰慕,只是因为你的知识才学,你这才语文都能考满分,实在让我震惊和佩服,所以,我今天准备从诗词曲赋等几个方面挑战你一下,你准备好接招了吗?”

    高强淡淡一笑,点头道:“本来是不用准备的,但既然是仰慕我的美女向我提问,那我当然得好好准备准备了。”高强说着,清了清嗓子,然后正襟危坐道:“好了,准备好了,你可以开始了。”

    文艺校花谭君子笑着点点头道:“那我现在出一道最简单的关于诗的题,请问,我国当代诗人有一首一个字的诗,你知道这首诗的名字和内容吗?请回答。”

    高强挑了挑眉,淡淡笑道:“哎美女,这是不是超出考试大纲了啊?”

    谭君子浅笑嫣然,道:“高强同学这么优秀,相信不只是一个考试工具吧?”

    高强笑着道:“按理说,今天的挑战乃是挑战我的考试能力,若是超出考试大纲,我有权力拒绝回答。不过嘛,既然谭君子同学是我的粉丝,那就不能和他们几个相提并论了,所以我给谭君子同学这个机会。”

    “是么,那小女子真是感觉荣幸之至啊,那就请高强同学回答我的问题吧。”谭君子盯着高强,笑着说道。

    高强淡淡一笑,道:“虽然我看的书不多,不过谭君子同学的这道题我却恰好知道,你说的这首诗,应该是当代诗人北岛所作的那首《生活》吧?该诗全文只有一个字——网。虽然只有一个字,但却淋漓尽致地描写出了生活的真相,非常精辟。谭君子同学,不知道我说得对不对啊?”

    谭君子微笑着点点头,道:“没错,你回答正确了,那我出下一道有关诗的题了,有一首诗里有这样一句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诗流传很广,请你说出他原本的意思和出处,以及这首诗的全文。你行吗?”

    高强淡淡一笑,道:“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原著中本是来歌颂战争中战友的友情,描写战士间的互相勉励、同生共死,令人动容。后来,这句诗也被用来形容夫妻情深。至于出处嘛,出自《诗经·邶风·击鼓》篇,而至于全文的内容,我虽然作不出来,但背诵下来却不是什么难事。”

    高强说着,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双手朝身后一背,顿时起了一股豪迈的英雄范儿,朗声道:“诗经·邶风·击鼓。击鼓其镗,踊跃用兵。土国城漕,我独南行。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啪啪啪啪啪啪……”

    高强一背诵完,台下立刻响起热烈而激动的掌声,很显然,刚才高强声情并茂的背诵,很是感染了不少人的情绪,一部分怀疑高强的学生,此刻已经转换了角色,变成了高强的粉丝。

    “很好!”谭君子也拍了拍手,笑着道:“高强同学,我下面一道题是关于词的,有一句很著名的句子,‘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请问这句名句出自哪首词,这首词的全文请背诵出来。”

    高强呵呵一笑,道:“谭君子同学,你是不是太仰慕我了,所以准备给我放水啊,这么简单的题都问出来了?”

    谭君子淡淡一笑,道:“那你倒是回答啊。”

    “好吧,这首词出自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高强淡淡笑着,负手而立,朗声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高强一边踱步一边背诵,当他念出最后一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时,却是猛地扭过头去,眼神带电地盯着谭君子。

    谭君子被高强的一双高压电眼睛盯得很不好意思,羞涩地低下了头,心跳速度明显加快,白净的俏脸上一片桃红。

    看着谭君子脸上的羞红之色,高强心中嘿嘿一笑,心说你是文艺女青年,那哥也陪你玩一回文艺,让你知道,必要的时候,哥也可以变身文艺男青年。

    谭君子低头片刻,却是抬头妩媚地瞪了高强一眼,道:“高强,你很厉害,不过下面的题就没那么容易了,我要考你有关曲的题了。”

    高强淡淡一笑,道:“你是准备考我元曲么?”

    谭君子闻言,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我考你唱歌的实力!”

    “啊?”高强一脸诧异道:“此曲非彼曲,完全跟高考没关系,我可以拒绝回答。”

    “谁说和高考没关系?学习累了唱唱歌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是很有必要的!所以你必须回答,我顺带也帮朱天宇继续考考英语,怎么样,你敢接吗?”谭君子巧笑嫣然地问道。

    “难道你所说的曲,还是英文歌曲?”高强挑了挑眉,道:“你不是考我语文么,怎么又考我英语来了?”

    谭君子笑着道:“谁说我就只能考你语文,我的英语也是很不错的,我要考你的英文歌曲就是阿黛尔的《rollinginthedeep》,我给你起个头,你要是男人,就给我接下去,你刚才可说了,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

    高强闻言,却是淡淡一笑,大步来到谭君子面前,看着谭君子艳若桃花的俏脸,高强笑眯眯地道:“谭君子同学,我可以和你握握手吗?”

    “哦?当然可以呀。”谭君子笑着说道,然后主动伸出了纤纤玉手,与高强握在一起:“不过我想问问,你为什么和我握手?”

    高强笑着道:“因为我感觉,谭君子同学肯定是我的铁杆粉丝,否则绝不会知道我的歌堪比天王巨星,也绝不会想方设法给我营造这么一个在全校师生面前一展我天王巨星般歌喉的机会,我谢谢你啊!”我擦,哥会个屁的英文歌,不和谭君子同学握握手,我咋知道那首歌咋唱啊?先是念诗诵词,现在又来唱歌,哥还真要把文艺玩到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