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一路安静的行驶。

    伊伊从上车开始就也没说过话。

    藿廷遇朝她看了眼,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慕白说要吃过午饭才能把谚西送回去,现在时间还早,不过既然都出来,就吃过饭再回去吧。踺”

    伊伊也不想这么早就回家了,之前呆在医院大半个月,都快把她憋坏了。

    “但现在才十点半,离午饭还有一个多小时,现在干什么?”伊伊看了眼时间,扯了扯唇角看向身旁的男人,

    “这里离公司不远,刚才宋清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有两份文件急着要签,先陪我去趟公司吧。”藿廷遇淡声道,

    伊伊一愣。

    虽然不是没去过他公司,可也就那次给他去送衣服,在楼下大厅呆过一小时,这正儿八经的去他公司,还真是头一次。

    得不到回应,藿廷遇扭头看她,“怎么样?半个小时应该就可以结束了。”

    “嗯……好吧。”伊伊想了想,答应,

    之前还猜想过不知道他的办公室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去看看好像也不错。

    车子一路开进地下车库,两人进电梯,藿廷遇刷了卡,摁好楼层,直达顶楼。

    知道藿廷遇要过来,宋清已经准备了文件在楼上等了,不过他并没有呆在办公室,而是在秘书台和琳琳,安娜聊天。

    “宋特助,你什么时候再去法国啊?上次你给我带的那个面霜人家都快用完了,还等着你再去的时候给带呢。”

    “我的也是,我的眼霜,精华也都快用完了,可等着您给补货呢。”

    宋清笑,“我也想去啊,那也得总裁点头批假才成,不然,你们俩替我跟总裁说说好话?”

    琳琳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宋特助就知道埋汰我们俩,谁不知道你上个星期才给企划部的小杨送了一大堆法国化妆品,怎么到了我们这儿,就还得指望我们帮你了?”

    “琳琳,你这就不懂事儿了吧?你哪能拿咱和小杨比呢?谁不知道那小杨就是咱宋特助眼里的白月光,胸口的朱砂痣,咱俩算个什么事儿呀。”

    “哎呀!可不是么,咱俩啊,对宋特助而言,就连大米粒和蚊子血都不是。”

    听着两人一唱一和的,宋清实在招架不住,求饶,“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丫头,我看哪是我埋汰你们,就一直是你们俩欺负我才对!你要面霜是不是?”

    琳琳笑,点头如捣蒜,“恩恩,还是那个牌子的。”

    宋清指着安娜,“你要眼霜和精华?”

    “嗯,然后,我的润肤霜好像也没了。”

    “这么说起来,我的那支防晒霜好像也快用完了。”

    宋清:“……”

    藿廷遇和伊伊上楼的时候,就看到宋清靠在秘书台前,拿着笔在记什么,而两个秘书则眉开眼笑的说着一大堆护肤品,化妆品名字。

    “宋清,你在做什么?”

    冷不丁的一道声音从背后冒了出来,宋清正奋笔疾书,头也不抬道,“还能做什么,给这俩小姑奶奶记下要买的化妆品呗。”说完,宋清笔尖一顿,怎么觉得这个声音有那么点耳熟,抬眸,就看到琳琳和安娜两人已经屏息敛气的站直了身体,

    目光直接越过他,朝他身后的人三十度鞠了个躬,异口同声道:“总裁好。”

    宋清唇角狠狠一颤,飞快放下笔,扬起一抹大大的笑容,回头,声音洪亮:“总裁,你来了!”

    视线却在看到藿廷遇身后站在的人时不由一讶,随即笑道:“太太你也来了。”

    宋清的这一称呼,着实令琳琳和安娜两人都是狠狠一惊,太太!?哪位的太太!?

    视线顿时咻咻咻就朝伊伊身上盯了过去,不过她们可也不敢表现的太明目张胆,毕竟总裁还在这儿呢!

    只是,为毛这个女人看起来那么眼熟呢?是在那里见过吗!?

    伊伊浅笑着朝宋清摆了摆手。

    藿廷遇迈步走向秘书台前,拿起桌上那张几乎写的密密麻麻的纸,淡扫一眼,黑眸凉凉射向宋清,“你还蛮清闲的,看来我平常给你安排的工作一点也不多。”

    虽然这话是对宋清说的,可琳琳和安娜两人听完,还是觉得后背一绷,因为毕竟她俩也参与其中,顿时有种想要跟宋特助立马划清界限的冲动……

    宋清哭,他那还叫不多吗!?

    摊上一个工作狂样的老板,他的工作都能抵人家别的企业两倍的事儿了好么!?

    宋清立马朝伊伊抛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看在住院那会宋清给自己送了几本不错的小说份儿上,伊伊就勉为其难的帮他一回吧。

    上前,直接从藿廷遇手上把那张纸给抽了过来,垂眸扫了一遍,眉梢一挑,指着其中一个对藿廷遇道,“我之前用的洗发露就是这个牌子的,国内都没有,我也要买。”

    知道她有意给宋清解围,藿廷遇轻瞪了她一眼,后者假装没看见,微微侧过身子,在他身后小声道:“反正你要是不给我买,我就去买上回孙护士给我用的那瓶玫瑰味的。”

    藿廷遇:“……”

    有像她这么帮着外人对付自己老公的吗?

    冷眸蓦地朝宋清射了去,后者脊背一凉,本能的站直了身体,就听到藿某人冷淡道:“你有要买的,自己告诉他,钱的话报到财务。”说完,藿廷遇拿起刚被宋清搁在秘书台上的文件就直接朝办公室走了去。

    在场,除了伊伊,其余三人顿时呈目瞪口呆状。

    看着离开的背影,伊伊笑,转头,朝宋清指了指纸上的一个牌子,“听到没,这个牌子的洗发露,我要三瓶,钱的话报给财务。”说完,将纸往秘书台上一放,伊伊冲两位年轻美女微微一笑,迈步朝总裁室走去。

    看着再度合上的办公室门,

    安娜和琳琳这才再压抑不住内心的震惊与狂乱,两人一人一边拽住宋清的手臂,激动道:“宋特助,刚才那个女人,你叫她什么!?太太?难道她就是总裁的那位妻子!?”

    “还有,为什么我觉得她看着好眼熟啊,是哪家的名媛吗?还是明星!?”

    “对对对,我也有这个感觉!就是没想起来是谁!”

    宋清:“……”

    *

    藿廷遇的办公室,比伊伊想象中的更无趣。

    因为除了一张黑色办公桌,一套黑色沙发以外,就什么东西也没有了!简直比他的书房还冷梆梆。

    不过其实他现在的书房,已经没有最开始她看到时候那样单调了。

    因为她偶尔也会去里面,所以她总不时就丢点东西在里面,比如娃娃靠枕啦,她的波西米亚披肩啦,或者HelloKitty的毛毯,最后连摇椅都直接摆到了书柜前,周末她在家无聊,就可能会去他的书房翻翻书看。

    起初藿廷遇对她那些东西还是满嫌弃的,总会让佣人收拾干净,但三回四回以后,他就也随她了,因为就算清理干净了,她总还有法子给他全都弄乱的。

    还有就是书架上的书,藿廷遇以前都是有顺序的摆放的,自从某人进来以后,他的那些书,就再没回到过规定位置。

    藿廷遇从一进办公室就开始看文件了,伊伊只用了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就把他的办公室看了个遍,无聊,坐在沙发上,茶几底下摆着的也是财经杂志,伊伊不想看。

    朝办公桌前的男人看了眼,伊伊撇了撇嘴,半个小时比她想象中的好像还要久。

    伊伊拿出手机,原本还想问一下他办公室的无线密码是多少的,才发现竟然不用密码,所以伊伊很快就连上了无线。

    微博热搜榜第一名竟然是厉颍川。

    他怎么又上热搜了?

    好奇心使然,伊伊忍不住点开,第一条跳出来的竟然是霖城电视台官方微博发布的一段视频,而上面赫然写着——厉氏少东家节目首秀宣传片!

    伊伊一怔。

    之前台里还商量过,这次的宣传片是准备在节目开播前一个星期才公布的,怎么现在就已经放到网上了?

    伊伊皱眉,怕影响藿廷遇办公,开了静音以后才打开的视频。

    ……

    一直到看完整个宣传片,伊伊还没反应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整个宣传片,和她之前设计的完全两样的!?

    关了微博,伊伊飞快给杨梅发了条微信。

    ——杨梅,访谈秀宣传片是怎么回事?我在电台的官方微博看到了,之前我做的那条审核没有通过吗?

    只是就算那条没通过,那这条片子,又是谁做的?

    等了一会,杨梅也都没有回复,伊伊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忙。

    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给她打这个电话,一会她看到消息,应该就会回她。

    “走了。”

    伊伊还在愣神,藿廷遇已经将外套挽在手臂上,站到了她面前。

    伊伊一怔,起身,“这么快就好了?”

    快吗?

    藿廷遇看了眼腕表,刚好半个小时,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淡笑,“最近耐心好像变好了。”

    “嗯?”伊伊还没反应过来,藿廷遇已经自然的牵过她的手,“想好一会要吃什么没?”

    刚才只顾着想节目的事,哪还想到吃什么。

    不过经他这么一提,伊伊才想起,自己好像都大半个月都没吃过什么好吃的了。

    每天不是排骨汤就是鸡汤,不然就是鸽子汤,她感觉自己都快被喝吐了!

    而且今天好像还是她回霖城后,他第一次单独和她吃饭吧?不好好宰他一顿,怎么都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

    “嗯……我想吃法国菜!”伊伊笑的眉眼亮晶晶的,

    藿廷遇原本是想让她吃些清淡的,但想着她这段时间恐怕都已经吃厌了,终是没有坏了她的兴致。

    点头,“这附近就有一家不错的法国餐厅,厨师和老板都是地道的法国人……”

    ……

    伊伊和藿廷遇到达的餐厅的时候,里面人还不多。

    诚如藿廷遇所说,这家餐厅真的不错,至少在环境方面,伊伊还是挺喜欢的。

    法国人一向追求浪漫,所以在环境设计上自然也会比一般餐厅有情/调很多。

    至于味道嘛……

    别看藿廷遇这个人平常吃东西看着挺随意的,但其实刁的很,有些东西,他如果不喜欢吃,出于用餐礼节,他并不会点明,但你只要看他,一样东西吃过一次就再不碰了,就说明他不喜欢吃。

    所以如果连他都能说不错,那味道自然不会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