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相互碰撞低鸣,气场间相互较量。

    五彩缤纷的光芒不断闪现。

    井上樱渐渐隐去自己的身形,在气场的边缘游荡。

    四人之间配合竟是如此的默契。在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时,每个生灵都会释放自己最大的潜力。

    黑暗之王的影子已经收起了自己的双翼。它没有任何的智慧,只是黑暗之王千万年前留下的影子。它现在所用的招式,也是曾经的黑暗之王赋予它的。

    月儿只是不明白,这样的影子,为什么可以说出她刚才所说的话语,而且语气是那样的相像。她不禁想到,那时的他曾在这个影子的身上留下了怎样强烈的情感。

    井上樱突然出现在月儿的面前,隔着黑色的气场,对月儿说道,“跟我来!我知道那边可以让你们进来!”

    月儿和小不在气场的外面跟着井上樱。他们整整饶了大半个王庭。

    井上樱停了下来,看着月儿说道,“就是这里。这里的气场最为薄弱。我们同时用力,应该可以打开一个出口!”

    小不走到月儿的前面,对井上樱说道,“让我来吧!”

    七彩的光芒立刻包裹着小不,井上樱和月儿已经撤退到一边。

    黑色的气场仅仅是这一处损坏,但整个气场却在下一个瞬间全部破碎。

    黑暗之王的影子也在下一秒消失在空气中,他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

    还不等赵寒他们喘口气,整个森林中到处都是黑暗之王的身影。它们正在肆无忌惮的杀戮。

    不远处,半人马的部落中,早已充满了火光。

    各种生灵在死之前的惨叫声,充斥着整个森林。

    “赵寒,凌风哥哥。汗可!”月儿向他们大喊道。

    三人对望了一眼,在下一刻就分开了。

    半人马可汗在半人马部落中移动。赵寒向着兽人部落的方向移动。汗可向着独眼巨人部落的方向移动。月儿和小不向着幽灵之地的方向移动。井上樱和凌风则一起矮人之国的方向移动。

    他们开始拯救整个黑暗之地。说到底眼前的这场灾难也是因他们而起。

    月儿的目光是那样的坚毅,在小不的帮助下,黑暗之王的影子不断地在她的长矛之下消失。

    这些黑暗之王的影子远没有刚才的那个强大,只是他们的脸上带着表情。高兴,快乐,沉闷,忧伤……不一而足。

    月儿试着对他们使用如梦,但是那根本没有用,他们没有心灵,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是一成不变的。他们显现时,是何种表情,在他们消失的那一刻一样不变。

    看着这些众多的表情,月儿的脸上不禁感到一阵心痛。“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月儿在心中问道。可是无论她怎样的寻求都无法找到答案。

    黑暗之王的影子还在森林中大肆的杀戮,那些刚才已经丢下了武器的士兵,现在早已拿起了最简陋的武器。他们要为保护自己的生命而战,他们要为保护自己的亲人而战。

    月儿刚才的束缚不再有任何的效力,因为当黑暗之王在屠杀他们之时,他们是那样诚心的向着月儿乞求,可是他们看不到一点点希望。

    他们的心中早已被恐惧填满,这就是那个传说:凡是有活的其他生灵走出半人马的领地,森林将陷入毁灭之中!

    “如果这是末日,那么我们改向谁乞求?”森林中充满恐惧的生灵,不禁问道。

    月儿他们还在拼命的努力。月儿的心中多么希望能救下更多的生灵。可是黑暗之王的影子的数量,是那样多。给人的感觉,就像杀之不尽。

    就在月儿到达幽灵之地的边缘时,他突然向小不喊道,“我们去北边,找寒!”

    “找赵寒?”小不不明白的问道,“对,如果是她的话,一定有解决的办法!”小不立刻带着月儿向着北面兽人的部落飞去。

    在前行的过程中,她们尽量避开与黑暗之王的影子交战。

    前往矮人之国的路上,井上樱就跟在凌风的身后。面对这些有着同样面容的自己,凌风甚至有些迷茫了。

    他在心中不禁想到,前世的自己究竟是怎样的,竟会流下这些无聊的身影?

    可是井上樱并不那么认为,这些表情在现在的凌风身上根本就看不到。井上樱想到凌风的前世一定相当的孤独,不然怎会一个人做出这样多的表情。

    当她看懂一个黑暗之王的影子一直是做鬼脸的表情时,她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灿烂,就像是窥见了凌风偷着做这个表情一样。她的大意,也让她的身上,留下一个黑色的疤痕。

    如果不是凌风及时赶过来救她,她恐怕真得会丧生在曲墨剑之下。

    “小心!”凌风在救她时,轻声的向她说道。

    而对于那些表情,凌风就好像视而不见,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表情。

    半人马的领地中。半人马可汗看着那些被屠杀的族人,一向高傲的他,在不知不觉间竟流下了泪水。

    在与黑暗之王的影子战斗中,他不禁一点点的回首自己的经历。他是经历那么多困难才爬上现在这个位置。而为了能保住自己的这个位置,他又付出了那么多。是的,不断地征战,已经让他感觉到疲倦了。今天将会是他的最后一场战斗。

    权利如何?领地又如何?森林之王的称谓有如何?不过是过眼云烟。半人马可汗认为自己的一生,是失败的一生,他并不喜欢争权夺利,更不喜欢杀戮。可是他却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通往独眼巨人的路上,汗可在快速的移动。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龙枪,是那样的霸气十足。

    汗可看着这些消失在自己枪下的凌风的身影,脸上居然没有丝毫的表情。现在的他只想尽快赶到独眼巨人的领地。

    现在的森林中,到处都是鲜血与残缺的肢体,就连地下人也无法避免。黑暗之王的影子到处都是。它在屠戮这里的一切。

    “赵寒!”月儿在解决掉一个黑暗之王的影子之后喊道。

    赵寒回过头来,看着月儿,一脸的疑惑。

    “雪儿,雪儿你快出来!”月儿对着赵寒的胸口喊道,声音是那样的急促。

    小不和冬树在抵挡那些黑暗之王影子的进攻。

    雪儿从赵寒的怀中飞出来,扫视了一眼周围,对月儿说道,“我也没有办法!除非……”

    “除非怎样?”月儿看着雪儿说道。

    “除非,兰儿在这里,或者等我完全恢复!”

    “需要多久?”

    “最快两个月!”

    月儿不再说话了,两个月?两个月之后,这里早就已经是地狱了。

    “还有没有其他方法?”月儿不死心的问道。

    雪儿摇摇头。

    看着一脸失望的月儿,赵寒轻轻的说道,“没事的,只要我们坚持下去就好!”

    多么蹩脚的安慰话语,坚持?谁也无法坚持两个月不间断地战斗。

    “怎么回事?”小不看着向着黑暗之地外围飞去的黑暗之王的影子说道。

    赵寒也是一脸的惊奇。不禁是赵寒,整个森林中的所有生灵,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无数的黑暗之王的影子,扇动着自己的黑色的双翼,向着森林的边缘飞去。整个森林被飞起来的影子笼罩在黑暗之中。

    雪儿一脸凝重的说道,“刚才还奇怪,怎么一直没有见到他,原来他在那里等着我们。”

    井上樱站在凌风的身边几乎说道是同样的话。

    “是谁?”赵寒和凌风时同一时刻问道,他们虽然不在一个地方,但却像有着某种默契。

    “魔王凯!”雪儿看着赵寒和月儿说道.

    “凯!”井上樱看着凌风说道。

    汗可看到这一切之后,就开始跟着这些影子进行。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却有着一探究竟的勇气与胆识。

    在黑暗之王的第一个身影消失的那一刻,魔王凯身上的石头就已经完全的掉落。看着只剩下的三个魔族骑士,以及为数不多的被魔化的生灵。

    他们还在不断地进攻,即使发现魔王凯已经醒来,他们也没有丝毫的退缩。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了。

    三个魔族骑士还在苟延残喘,即使是已经达到战神级的他们,也抵挡不了这么多魔族生灵的同时进攻。

    他们回头向着魔王凯投来求助的目光,魔王凯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到一样。

    他们还在被迫的战斗,无论如何他们都无法背叛魔王凯。

    魔王凯举起自己的双臂,黑暗之王的身影就像是得到了某召唤,不断钻进魔王凯的身体中。魔王凯的气在一点点变得强大,整个身体也在不断地变大。环绕着他的气场更是比以前更加的纯净。

    凌风和井上樱时第一赶到这里。他们来到的时候,魔王凯根本没有时间理会他们,他正在忙着吸收这些黑暗之王的影子。

    当井上樱和凌风走出黑暗之地的那一刻,那久违的力量立刻回到他们的身体中。井上樱更是达到了灵级。黑暗之地中所有的疲倦在那一刻全部消失。

    接着是汗可。赵寒,月儿,小不,冬树也紧跟着赶来。

    就在走出黑暗之地的那一刻,月儿轻轻的漂浮在空中,这是仙级的标志。

    汗可手中的龙枪隐隐约约中发出一声龙吟,紫色的光芒是那样的耀眼,此刻,汗可手中的这把龙枪已经充满了灵气,她可以和汗可进行沟通。是白龙的声音。

    冬树身上的黑色火焰也在这一刻显现。他奋力拦下一个黑暗之王的身影,把它吞进去。之后他身上本来的铠甲,在一瞬间碎裂,接着长出一层黝黑的战甲。冬树已经获得新生。在黑暗之地中,他已经被束缚了太久。

    小不用七彩的气场把众人包裹起来,就像在蝴蝶谷中一样。

    雪儿也从赵寒的怀中飞出来。现在他们要一雪前耻。

    “哈哈哈!”魔王凯的笑声在整个瑞映仙山上响起。

    那些原本早已陷入疯狂的被魔化的生物,现在已经清醒,可是他们发现自己已无处可逃,整座山都在魔王凯的掌握之下。

    仅剩的三个魔族骑士,来到魔王凯的身边。魔王轻轻挥动自己的手,三个魔族骑士就像再次感觉到了新生。他们感到自己的体内中充满着力量。

    双方都互相打量着对方,就像是第一次相见,他们都在寻找最好的出手机会!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