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大家好,青云龙门刀想你们了。
垂钓的老者满脸布满了皱纹,布满皱纹的脸充满了忧郁。
秋风扫落叶自言自语道:“想到这荒无人烟鸟不拉屎的地方还有人钓鱼,有人钓鱼肯定就会有村庄,有村庄自己何愁讨不到饭吃。
秋风扫落叶就把满天星放到一块岩石上,没想到秋风扫落叶刚把满天星放下去,满天星却一屁股坐了起来。
秋风扫落叶吓了一大跳,秋风扫落叶问满天星:“你这是什么毛病?“
满天星说:“师傅我闻到了饭香。”
秋风扫落叶说:“你真不愧是个变色龙,要早知道这样我就不用背你走这么远的路了。”
满天星不解地问:“师傅这是为什么啊?”
秋风扫落叶说:“你一听说有饭吃就醒。”
满天星说:“问题我们现在谁都没吃饭啊!”
秋风扫落叶说:“是啊!”
我得问问前面的那个糟老头是不是肯给我们饭吃。秋风扫落叶说。
满天星说:“师傅这个不用你操心了。√♂,”
满天星隔着河对前面垂钓的老者大声说:“老伯我们是过路上,请问这里有没有村庄?”
老者没有理会他们继续望着水漂。
秋风扫落叶说:“徒儿,你别瞎了点灯白费蜡了,我看这个老者是个聋子,当初我在家乡就是隔了座山,从这山头喊那山头喊那山头的人都能听到,他怎么听不到呢?”
满天星说:“是啊!一河之隔咋能听不到?不是聋子我看也是个哑巴。”
秋风扫落叶四处看了看,一拍大腿说:“徒儿,有了不远处有一座竹吊桥,我们踩着竹吊桥过河去。”
两人来到竹吊桥一看都傻了眼,这是什么竹吊桥?高高地悬在两个山涧里,竹排早就腐烂,再向河面望去,只见一朵朵荷花依偎着碧绿的,滚圆的的荷叶,在黄昏阳光的沐浴下,显得更加雅洁,妩媚,清秀,那一朵粉红色的荷花在风中摇摆着,一些蜻蜓立在那含苞欲放的花骨朵里,和几根露出水面的木桩上。
满天星说:“这山涧的风景真不错。”
秋风扫落叶说:“可惜这里的庄民们也真太懒了,一座吊桥却几十年不维修,都烂成这样,难道他们就不下河去采莲子?不到对面的河流去捕鱼吗?”
满天星没好气地说:“这些村民可能都死光了,不然这么多年却连这座吊桥都不修。”
秋风扫落叶说:“徒儿,不能随便问人,随便骂人,跟随地大小便一样连人讨厌。”
满天星被师傅这一骂,心里有气都不敢放。
满天星说:“师傅你看这桥怎么过?别说是个人就是连只狗走在上面都会掉下去。”
秋风扫落叶用手拉了拉那粗大的绳索说:“徒儿,我先过给你看看。”
只见秋风扫落叶将衣衫扎紧,打了一个武术套路,将筋骨活动开后,扎了一个马步,微闭双目,双拳变成双掌,呼气,双掌同时向下慢慢压,然后双掌同时向上翻,手心朝天,吸气,再将双掌慢慢地向上提,直到真气提到丹田,只见秋风扫落叶双目一睁,一个飞疾,双脚快似雨点,再这烂吊桥的竹排上来回走了两趟,如履平地,烂竹排没有断一根,秋风扫落叶过烂吊桥的真功夫,看得满天星目瞪口呆,没真功夫早就掉到河里喂鱼了。
秋风扫落叶来到满天星面前说:“徒儿,我的功夫怎么样?”
满天星伸手竖起大拇指说:“师傅真功夫。”
秋风扫落叶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笑了笑说:“徒儿,你也是个身怀功夫的人,师傅想看看你过桥的功夫。”
满天星急忙摆了摆手说:“师傅,在我家的饭馆里你又不是不知道被你打了个屁股着地,脚手朝天,现在想起那件事,我的屁股还都痛咧,师傅你看看你瘦得跟干柴似的,我,满天星不好意思地扭了扭胖呼呼的屁股说,我有师傅三个这么大,师傅那样子看着风都能把你吹走,过桥当然轻松,为徒儿像块巨石般,不把桥给压垮掉才是奇迹。师傅我真的不敢过啊!”
秋风扫落叶说:“徒儿,你说我身轻啊?!现在师傅要背上你过此桥?”
满天星将嘴巴张得跟河马似的:“师傅你见气啦,你可不能拿我们的性命生气啊,要是我俩都掉到河里,河里正好有一群饿得慌的鳄鱼,哪我俩可成了鳄鱼的点心了。”
秋风扫落叶说:“谁跟你生气,我说的是真的,我背着你过河。”
满天星仔仔细细地看着秋风扫落叶的脸,还真见秋风扫落叶,一脸认真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