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沈威!你……你竟敢出现在这里?”那正拿着剑指着少夫人脸的黑衣女子,不由咽了口唾沫,声音有些打颤的说道。

    “芷寒妹妹,我还可以这样叫你吗?如果我没有看错,你手中持着的应当我当初送你的碧水剑吧?为什么……不久前我们还在以兄妹相称,饮茶论道。可是今天,你却是拿着我送你的碧水剑指着我的妻子,你的洛婴嫂子?我真的有哪里对不起你吗?”沈威转过头看向了黑衣女子,声音平静的道。

    黑衣女子闻言不由浑身一颤,脸色一白,握着宝剑的手微微地颤抖了起来,一点点地离开了洛婴的脸,缓缓地垂了下去,脸上的表情无比纠结,紧咬着红润的嘴唇,向后退了几步。

    其他人却是谁也没有动,一双双带着迟疑与惶恐的眼睛全都不约而同地盯着沈威。一些人的身体更是紧张得不自禁地微微颤抖起来。

    沈威--武隆十少之首。年轻一代当中绝对无敌的强者!甚至与他齐名的武隆十少,都从来没有人在他的手底下走过三招!

    他的突然出现怎么能让在场的所有人心生畏惧?谁也没有想到,一直在仓皇逃匿的沈威怎么会突然现身出现在这里。

    尤其是四大家族、五大门派传下令来说,沈威竟然一知道修炼了什么魔功,会施展那魔修之法变身成残暴的魔狼,吞食人肉、吸食人的鲜血。如同重锤一般的拳头,一击之下便可以将同级对手的身体直接轰爆!甚至连那实力堪比天元境界后期强者的大地熊王,都被他所变成的魔狼所杀!

    现在的沈威,绝对就是恐怖、凶残、可怕、狂暴的代名词!一想到各种可怕荣誉每每想到这一层,这些人的心头便忍不住一阵阵的战栗。

    年轻一代的俊杰眼力自然高人一等,他们当然知道,刚才沈威身体外面那层看似不起眼的红芒是什么,那可是只有天元境界才能够做得到的罡气护体!虽然目前这护体并不算强,但却是宣告着沈威已经是一个天元境界的强者,远远地超出了他们目前的层次。

    天元境强者对上地元境,那绝对是瞬间秒杀。刚刚所有人中仅仅有一半受了轻伤,绝对是沈威手下留情的结果。

    不过,与众人的惊恐相比,却是有一个人在此刻终于松了一口气,那就是洛辰。他站在人群后方,抬眼看着那虽然有些憔悴却仍然霸气十足的沈威,口中轻声说道:“沈威,别让我失望!这一次我只能保证洛婴没可,可是能不能救走小沈浪却全要靠你自己了……”

    ……

    沈威的成长,绝对称得上是武隆年轻一代的传奇。

    他出身在位处武隆郡四大家族之首的沈家。从开始修练时起便爆发出了无穷的修炼潜力,一年之后便在同辈之中绝无敌手!一年前更是步入了半步天元境界,创造了武隆郡以最小年纪突破到这一境界的纪录。他不仅修炼速度极快,战斗实力更是变态,常常可以越级挑战并战胜对手。

    不过,近些年来沈威的表现却是很低调,经常一个人外出历练,在荒山阔野中寻找妖兽进行厮杀,提升战斗力,平日倒是很少出现在世人面前。

    不过,就在一个月前所发生事情,却是彻底的改变了沈威的命运。让他从一个人人爱慕尊重的武隆第一少、修炼天才的崇高地位上一落千丈,直接变成了一个嗜血的恶魔!甚至除了沈家之外的四大家族与五大门派合力围剿。

    一个月前,武隆郡古家的年轻弟子在前往万兽岭深处试练时,意外地发现沈威竟然修炼魔功!残杀人族弟子,以人血修炼!一行二十几名年轻弟子,全部被他所杀,就连他从小到大的最好的朋友,同为武隆十少的古夜都差一点命丧他手。

    事情一出,整个武隆王朝为之震动,甚至修炼者人人感到自危,四大家族、五大门派更是联手下达了追杀令,派出了无数的强对沈威展开了空前绝后的亡命追杀,但是却屡屡被他奇迹般地逃脱。

    直到有一次,各门派中三个天元境界的长老与沈威将他困住,不敌之下他终于诡异地发生了魔变,变身成了一头全身血色、狼首人身的恐怖魔狼怪兽,凭着一己之力,硬生生抗住了三个天元境界长老的合击,虽然身受重伤,最后却是成功地逃脱了出去。

    世事难料,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绝世的天才,武隆王朝潜龙榜前三强,年轻一代第一人,武隆十少之首,最后却偏偏走上了这样一条不归路,成为了一个以人血修炼的恶魔,成为了整个武隆王朝的全民公敌!

    自古正修与魔修不两立!

    可铲除恶魔,是每一个正道修炼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可是当沈威真的出现在在这些年轻俊杰的面前时,他们的内心之中却还是生出了一丝丝不同寻常的冷意!

    那是从沈威的身上不经意间流露而出的杀气!

    面对二十几个人的虎视耽耽,沈威面色丝毫不为所动,用极为平静的声音冷冷的问道:“刚才我好象听到有人要打我夫人的主意呢?不知是哪个?敢不敢站出来说话?”

    目光在每个人的面上缓缓的移动而过,先前那个神情猥琐、瘦小枯干的年轻男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身形快速地向后暴退而去!

    唰!

    他的速度不可谓之不快,甚至众人只感觉一阵风指过,他便已经从原本立身之处窜出去了足有十丈之远。

    可是蓦然之间,那疾速窜出的身影却是再也无法向前移动半步了!整个人的身体已经离天了大地,忽然间悬浮在了半空之中!

    “啊!”

    终于,瘦小的男子发出了一生中最后一声惊呼,随即脑袋永远地耷拉下来。在临死的那一瞬间,看见了自己胸前露出的半尺长的冷冷的枪尖,直接洞穿了他的心脏!

    瞬杀!

    狄墨--武隆十少排名第九,仅仅一个照面,直接被杀!

    咔嚓!

    一道更回粗大的闪电划过!

    噼啪……

    乌云翻滚之间,大雨倾盆而下。一瞬间,天地万物,尽被滂沱大雨所笼罩。

    浓烈刺鼻的血腥气息在雨雾之中漫散着,渐渐地淡去。

    或许大雨可以洗刷掉血迹,可以冲淡些血腥气息。可是,再大的雨却也冲洗不净深刻在心底耻辱与仇恨!

    雷霆穿梭,暴雨如注。

    所有人全身的衣衫在瞬间完全湿透,冰凉的雨水,顺着头发、衣衫如注流下。可是所有的人却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暴雨浑不在意。此刻,所有的目光却全都集中在了那个挺拔如山的背影之上。

    没有人说话,耳畔哗啦啦暴雨声与不时轰鸣的雷声。

    “沈威!你还是快快束手就擒吧!难道你真的希望自己的妻儿就这样死在你的面前不成?”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蓦然间回荡在沈威的耳畔。

    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一直陪伴了他二十几年。以往是那么亲切的声音,而今却变得如此的陌生、如此阴险、如此的冷漠,让他的心头都忍不住有些发冷。声音不大,不过在沈威来说,却似乎盖过了天上滚滚的雷霆!

    “你当真如此的恨我吗?甚至连我的女人与孩子也不肯放过?”

    沈威无须回头,脑海中却是清晰地知道身后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对于这个与他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实在是太过了解了。

    他知道,古夜一定是趁着自己出击的这一瞬间,亲自将自己的妻儿挟持,甚至用剑抵在了她们的身上。

    胁迫!要挟!历来是古夜最擅长施展的手段!

    直到现在,沈威也不太明白,是什么让自己这个最好的朋友会这般仇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