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望无垠的草原,蓝天白云飘过,马羊成群奔跑,一个个欢快的骑手挥舞着马鞭,在自在的大地上策马狂奔。

    高南望着身前要分别的唐僧师徒,抱拳道:“小子就送到这了,唐长老,诸位哥哥,一路顺风!”

    “阿弥陀佛,多谢高施主一路相送,所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等就在此分别吧!”

    “嗯,唐长老切莫保重身体,遇到妖怪就大喊。”高南一片真心的说道。

    唐僧点头,然后目不斜视,回道:“有时候大喊也是白费,但凡遇上女妖怪,他们不到妖怪翻脸是不会来救贫僧的。”

    “咳咳,师父,俺看时候也不早了,还是赶快上路吧。”

    猴哥很尴尬,谁让死和尚老是让他们变成美女跳舞压惊呢,所以有女精怪来,正好让这帮彪悍的女权主义者好好收拾他,嗯,每次都有点报仇的快感。

    唐僧翻着白眼,但还是很能听从意见的翻身上马,清清嗓子,唱起了拿手的小曲,刚开头第一句,就让高南两眼发黑。

    表要闹好不好,自己夜深人静唱的十、八、摸怎么到了唐僧的嘴里,而且唱起来时而淫那啥,时而又带有空灵的意境,实在让人有点飘飘然啊,没想到十、八、摸被唐大师演绎,竟然能淫啥跟天籁结合,简直听得人难以自拔,冰火两重天啊……

    猴哥嬉笑一声,手指点天,意思小心天庭,随即也翻身追上唐僧,担着铁棒向着西天行去。

    沙僧也挑起行李,右拳郑重的放在胸口,对着高南道:“南弟,我一定会参悟透的。”

    高南感觉眼睛又有发黑的迹象,急忙摆手:“沙三哥保重。”

    沙僧点头,斗志昂扬的背着小九九跟上白龙马,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自从背了小九九,沙老三的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八戒与高南同时收回目光,又同时长叹一声,然后相视而笑。

    “姐夫,一路保重,我们一家人等你团圆。”

    “南弟,你也保重,待到我西行取完经,便是助你抗天之时!”

    “可是……”

    “没有可是,老猪不是有多大理想的人,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只有亲人才是我最看重的,一定要等到我回来!”八戒人生第一次在人面前表露出他的心意,当然也收起了好色与猥琐。

    望着郑重其事的姐夫,高南咧嘴笑起,跟他再来一个熊抱,道:“姐夫,我们也等你回来!”

    “嗯,昨晚说的那些千万记住,天庭也不是真的坚若磐石,只要能活下来,积攒够实力,在天庭大军正式杀来的时候,给予迎头猛击,天庭的决策者立马就会分为两派,而这也是你唯一得脱的机会!”

    “姐夫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后面的话无需再说,两人皆是明了于心。

    “南弟,走了!”

    “姐夫,保重!”

    高南望着八戒的身影越行越远,迎着草原吹来的清新微风,转身离去,六耳猕猴翻上云朵,不知想到了什么,在云头大笑不已。

    没有搭理这神经错乱的家伙,高南背负双手,踏云而行,很有高手的风范,只是三日后,突然发现装叉的风范不管用了,因为他,被一群凡人山贼给大劫了!

    “小子站那别动,否则可别怪我们对你动粗。”一名小队长模样的家伙手按长剑一步步逼近。

    高南翻着白眼,深感又遇到了白痴,而作为一名品行纯良的青年,有义务提醒一下他,清清嗓子道:“那个,我是修行者!”

    一群山贼回应他一个很鄙夷的目光,就跟看二傻子一样,气得高南差点暴走,不由加重语气:“我说我是修士!”

    这一下白眼更多,而且那名按剑走来的小队长更是白眼翻转不动,对着高南喝道:“你小子脑子秀逗了,没看见我们就是专门打劫你们这些修士的吗?”

    靠,真是见鬼了,还有这么奇葩的一群武者!

    修为才刚迈入蕴法三阶的小队长,按着剑柄站到了高南身前,上下打量完毕,伸出了手掌:“看你这穷酸样,应该也没多少东西,一口价,十块上品灵石,三枚丹药,两件法宝,交出来你就可以走了!”

    高南又是呆了,这是赤裸裸的打劫吗,不应该是全部交出,否则男女通杀得吗?

    “听清了没有,赶紧的交出来,还有后面那只猴子,没事别到处吐桃核,不知道爱护环境啊,真是,当我们改造这座山头容易吗!”小队长刚想吐口唾沫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但一个激灵又想到了上面的命令,喉结一动,又咽了回去,看得高南突然有了想呕的感觉。

    “这位大哥……”

    “屁的大哥,赶紧交东西,我们还等着回去交差呢。”小队长根本不留情啊,骂骂咧咧的冲着高南喷唾沫花子。

    高南抹了一把脸,身为山贼超级大头目的他,已经起了火气,不是因为这帮人的无理,而是因为他们实在太让山贼这职业蒙羞了,出来打劫居然只是骂骂咧咧,而没有气势压迫。

    “该死的,你们会不会当山贼,知道怎么打劫吗,说话一听就是老兵痞,山贼应该是这样的。”高南狠狠的训斥他们,然后瞪起眼珠,杀机凛然,一柄长刀在掌心,不断的拍打另一只手掌,山贼的气息不用张口就展露无遗。

    “呃,你是真山贼出身?”小队长低声问道。

    高南骄傲的昂起头,道:“必须滴,在下手底下万把山贼呢!”

    哐啷

    高南话音刚落,就见所有兵士全都兵刃出鞘,战场上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山贼出身的修士,定不肯交买路钱,兄弟们,干掉他。”

    随着小队长的一声大喊,所有兵士排成奇异的阵法,气息贯通,头顶血气凝聚,一步步逼近高南。

    看到他们造成的气势压迫,高南突然起了兴致,能将一群武者操练成这样,甚至是足以跟一些修士抗衡的存在,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做到的,而自己手下那么多山贼,若也得到同样的操练,那不就代表着高老庄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可以对付修士的大军!

    越想越是激动,高南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火焰,在见那人之前,就先试试这套阵法到底能有多大的威力吧!

    嘭

    周遭空气一震,高南握紧拳头,拉开架势,欺身扑上。

    对面的小队长目光如冰,仿佛刚刚那多嘴的人不是他,而他就只是一名合格的军人,长刀出鞘,猛然一扬,暴喝道:“杀!”

    阵法运转,所有人的法力贯穿一道,厚重如山,硬抗了高南试探一击,竟然分毫无事,虽然这并不是高南的全部实力,但也足以令高南兴奋不已。

    而接下来的事情,更让高南心头火热。

    只见小队长扬起长刀,踏前一步,整个阵法轰然颤动所有的法力被抽调一空,全部没入了长刀之中,十丈长的刀芒悬于天空,对准了高南,一斩劈落。

    这是他们小队最强的一击,即便是蕴法三阶巅峰的人都不一定能撑过,更何况只是一个来自山贼群中的小小青年,虽然嘴上说是修士,但在他们这群兵痞眼中,就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年轻而已。

    结束吧,属于我的胜利!

    嘭

    地面尘土飞扬,想来那个小年轻已经倒地吐血了吧,唉,给钱还是挨打,这是一个问题?

    小队长很无奈的摇头上前,可只走出一步,就挪不动步了,那个可恶的小年轻竟然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而劈斩出的刀芒就在他抬起的手掌下,化为了片片散落的光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