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意的和王大年握了握手,楚平从祥龙银楼中老了出木,心许龙银楼共有七层,除了一楼和二楼是用于经营外,地下室和三到七层都是用于加工各种的银饰品。这王大年没有说大话,那些在银楼工作过数年十年的老师傅的确是有一手,那些用之于聚灵阵法之上的纹路,繁多而各不相同,以精密机床都难以刻出来,但到了这些老师傅的手中,却是轻轻松松的就完成了。

    不过这些纹路虽然可以用手工刻出来,但在一无模具可用,二来数量繁多。所以要等到全部的纹路刻录完毕,至少还需要二十天的时间。这已经是楚平出了一大笔加班费之后,能够争取到的最快的速度了。

    行出到店门。楚平按了一下车钥匙,正向车子行去时。忽然就听到了大街之上的人看着旁边十多米外折一个酒店的楼顶,“啊呀”的大声惊叫起来。楚平心下一惊,转头往那个酒店的楼顶看去。正好就看见了一个,人从顶楼上一跃而下!

    “砰!”在地心的引力之下。这个从楼顶跳下的人狠狠的砸到了地面上,发出了一声如同放鞭炮般的大响。那种声音,让整条大街上的人都是一片惊叫。

    “我拷!又一个。跳楼的!”楚平不由的摇了摇头。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十一月底了。据一些预言,在这十二月的二十一日,也就是冬至这一天,太阳下山后将不会再回来,世界永恒的陷于黑暗之中。这些预言随着一些人的反复演染和传播,越说越逼真,影响了很多的人。这些深受影响的人易喜易怒,一语不合立即就是拔刀相向。失去了文明人应有的理智和涵养,导致了犯罪率大大上升。

    对种茫然无助,消极灰色,又充斥着恐惧的心态,心理学家称之为“末日综合症”这“末日综合症”的迅速泛滥。使得一些宗教有了可乘之机,于是世界各地一下子多了很多的末日神教,一些教徒四处的袭击商店和政府,不时的组织大型的宗教活动。更增添了这末日的恐怖气氛。

    在华夏,虽然在政府的强力压制之下,没有出现什么神教,但网上的一篇篇的自杀指南却也让人触目惊心。比如流行的一个帖子《天堂在召唤  末日来临前的一百零八种死法》里面,足足的列出了一百多种死,法,并在死法的后面详细的说明了这些死法的特点和优劣,评出最酷的死法、最舒服的死法、最风光的死法、最豪华的死法等等。受这些帖子的影响,很多人在事业不顺,或受到什么挫折后,立即就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据说这些人是这样想的:反正这世界末日也快到了。自己选择一种喜欢的死法,”

    除了这个,帖子之外,网上流行的还有一篇篇的末日生存指南,一篇篇的末日流。甚至在一些隐秘的和贴吧中,更是有人建立了一个个的末日自杀群,供网民们讨论末日怎么死。

    越说越逼真的消极言论,让世界各地的自杀率和犯罪率都迅速的提升。在这犯罪率和自杀率上。华夏还算是比较好的,但就算是如此,每天自杀的人仍是络绎不绝,到了十一月下旬,自杀都不算是新闻了,报纸和电视也都懒得报道。

    远远的看了一眼被巨大冲击力砸烂成几块的尸体,楚平摇摇头。径向车上走去。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自己的生命自己就要珍惜。如果因为感情或事业上的挫折,就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楚平是一丝都不会同情。

    打上了火,楚平摁着喇叭慢慢向前开去。在路过这个跳楼而死的人的时候,楚平敏锐的精神力忽然就捕捉到空间中的一丝很怪异的波动。

    这种波动显得冰森森的,大异于楚平平时接触的各种能量。楚平微微一怔,心里立即就明白了过来:这种能量,恐怕就是那属于灵魂的能量了。只可惜自己现在只有炼气二层的修为,精神力不够强大,否则定可以用精神力束缚住这股能量,再细细的研究一下。

    遗憾的摇摇头,楚平正打算返回到铁笔峰炼制上几炉丹药时,忽然就接到了方五的电话:“老弟,刚刚我看到你的车子了,你在车子里吗?”

    楚平听到方五的语气很急。心下暗暗奇怪,答道:“我现在正在西南省省城的永安街上。你有什么事?”

    方五说出了一个,地址。然后苦笑道:“我知道老弟你是个有特别本事的人,希望你过来帮我看看。唉,这段时间真是烦死我了”

    楚平按方五所说的地址来到了省城的一栋别墅内。在这别墅内。楚平一入门,目光立即就落到了一个卷曲在

    这个女子看上去年纪约为三十多岁,瓜子脸极美,整个人美艳而带有着一种书卷气息,看上去楚楚动人。只不过此时她的长发看上去有些枯干,而双目也是无神,将她的美丽形象削淡了许多。

    方五将楚平拉到了室外,悄声对有点疑惑的楚平说道:“这个是我的前妻。

    “哦?”楚平不由的来了兴趣。说道:“就是在体育学院当体育老师的那个?话说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方五出身极是不凡,但他有一段时间,却是苦心跑到一家小小的体育学院去当体育教师。这件事曾让楚平疑惑了许久,直到小楚不间断的收集信息,而楚平自己又和不少的学院的老师聊过天后,楚平这才知道。这方五甘心当一个体育教师,竟然是为了一个女人。

    楚平虽然不是八卦之人,但对于这个女人和方五之间的事,楚平还是很乐于知道的。只可惜方五显然不想说出与这个女人间的故事 他瞪了一眼楚平,没好气的说道:“老弟,我这叫你来,是希望你能帮助她从这种怪异的精神状态中脱出来,不是让你刨根问底的。”

    “呵呵!”楚平连忙转移话题道:“她现在明显是在精神上有问题。你和她看过精神医生了没有?还有啊,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

    方五叹了口气,说道:“最近全世界都在说这世界末日,不断的有人自杀。这个你知道吧?”

    楚平点了点头,说道:“我最近虽然不上网,也不看电视报纸。但这些东西还是知道的。不过这别人自杀与她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方五叹了一声,低声道:“她的父亲是一个大学教授,专门就是研究这心理学方面的。最近有不少的人向她的父亲求助。希望得到心理辅导。她的父亲不断的听那些病人诉说,不断的开解那些的着末日综合症的病人。时间久了,结果他自己的心理上都有了问题”

    说到这里,方五摇摇头说道:“作为一个心理学家,如果自己的心理都出现了问题,这是非常难以解决的。因为,就算请另一个专家来给他开导。那也是没用了。就这样,他父亲的心理病越来越严重,做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终于在五天前,他父亲在看到一个相熟的病人跳楼自杀后。他自己也跑到楼上去,跳楼自杀了,

    方五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恐惧的神色,接着说了下去:“在他跳楼的时候,秀儿正好从楼下走过。她的父亲这一跳,正好就跳到了她的面前,身体给砸成了一团肉泥就这样,秀儿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得到了她父亲去世的消息后,立即赶来帮忙处理后事,但这后事容易处理,这一跳给秀儿带来的精神创伤却是怎么也无法消除。我都已经让她看了几个的精神病专家了。但这些专家都是束手无策。而最著名的催眠师,也无法通过催眠,去除她心中的恐惧和创伤,”

    说到这里,方五盯着楚平道:“实在是无计可施之下,我想到了老弟你。我可是记得老弟你有着一些常人无法想像的本事的,现在这点事情。应该为难不住你吧?”

    “这个,嘛”楚平沉吟了一下,说道:“如果是让她忘记一切。清除她的所有记忆,这个我可以很容易就办得到。但如果是有选择性的清除一部分记忆,这就很难了。嗯,现在关键是她的思虑不通,念头不畅,怎么开导她,这才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法”

    远远的看了这个叫秀儿的女子一眼,楚平说道:“为了稳妥一点,我想知道她的一些爱好和习惯。否则不好施展这催眠之术。”

    “她的爱好很简单,就是看书和旅行。”方五说着,把楚平带到了一间书房中,道:“她最喜欢的是印度和中国的古文学,喜欢佛经。每天入睡前都要看上一段才能睡去。你年地。现在她的书房中。还有着大量的印度古书”

    楚平的目光从那一排排的书本上掠过,忽然他的目光定到了一本书上,上前一步,将这本书拿了下来。方五看了一眼书名  《罗摩衍那》。

    楚平翻看了几眼手中的《罗摩衍那》,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说道:“走吧。我们去开解一下她。”

    谢谢兄弟们的月票,谢谢你们!!!!!!!!!!!!!!!!!今晚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