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马蒂身边的温蕾妮绝对是帝国表现最出色的完美淑女。

    一身清雅的淡紫色乔其纱高腰迆地长裙,将她亭亭玉立的优美身段烘托地更加出挑,乌黑的卷发松松绾了起来,露出她白皙修长的脖颈,藕段般均匀白皙的双臂,葱白般细嫩纤长的手指,此时正在灵活地忙碌着。

    温蕾妮亲手端出一碗新熬好的杏仁露,献宝似的递给马蒂,大大的眼睛期待地望着。

    “这是我自己磨得杏仁熬出来的,马蒂,你尝尝好不好喝?”

    马蒂刚刚又吐过一次,脸色还有些苍白,神情郁郁寡欢,看到温蕾妮期待的眼神,强笑了一下,搅拌着汤匙,小心翼翼地闻了闻,“嗯,浓稠细腻,蕾妮,你做的很好!”

    温蕾妮顿时喜笑颜开,“希望你喝了不会吐才好!马蒂,以前你最喜欢杏仁露了,试试喝着看看,杏仁露会不会吐!”

    马蒂小口喝了一勺,皱了眉强忍了良久,终于没有吐出来,却推开了小碗,不敢再喝。

    看着温蕾妮失望的眼神,马蒂微笑了一下,“谢谢你,蕾妮,可能是杏仁味道太重了,我现在受不了!这个孩子以后肯定是个捣蛋鬼,就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

    马蒂亲抚着小腹,脸上充满着母爱的光辉,“当年小姐怀着你的时候,也是吃什么都吐,眼看着人就瘦了下去,那个时候,小姐每次吃饭索性边上放个盆,吃几口就吐,然后簌了口接着吃,看得我都急死了,小姐却仿佛渐渐习惯了似的,我知道她难受,就是怕你的营养不够,才强忍着不停的吐不停的吃……”

    回忆起温蒂亚伯爵小姐,马蒂又开始拭泪,温蕾妮听着也红了眼眶,“我果然是个不乖的小孩呢,每一位母亲都是最伟大的!”

    怀孕的女人情绪都不太稳定,马蒂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似乎越来越伤心,竟然哭个不停起来,温蕾妮有些慌了,“马蒂,别哭了,不然老师看到又要开始担心了,想想老师,马蒂你得坚强哦!”

    一说起修恩,马蒂的眼泪流的更多了,“我知道,他为我承受了很多压力,到现在朱利安法圣大人还不肯原谅他!我配不上修恩,我破了相,身份卑微,还没有魔力,我生的孩子也可能是个没有魔法的普通人,修恩是那么伟大的魔法师,他的后代若是出现没有魔法天赋的孩子,我就是罪人啊……”

    温蕾妮张口结舌地看着马蒂,她没有想到自从恢复记忆一来,一向乐观开朗笑容明媚的马蒂居然内心深处隐藏着这么多彷徨跟不安,破相的打击原来还是根深蒂固的压抑在马蒂的心中,难怪怀孕以来,马蒂重新戴上了她许久不曾戴过的面纱。

    “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一个隐含怒气的声音在门边响起,修恩老师回来了!

    心事被听个正着,马蒂有一丝慌乱,着急地抓起挂在耳边的面纱,试图遮掩自己的脸。

    修恩看着彷徨无助的马蒂,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大步走到马蒂身边,将她日益清减的身子搂入怀中,“马蒂,你是我最珍视的马蒂,你担心的那些从来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中,我的生命里,有你,还有我们的孩子就够了!”

    说着修恩向温蕾妮伸出了手,温蕾妮连忙凑近马蒂,握住修恩的手。

    修恩看着马蒂的眼睛,将温雷妮的手放进她的手中,“至于孩子的魔法天赋问题,我告诉你,我从来都不在乎!我已经有了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学生,一个能完全继承我的衣钵,将全系魔法理论发扬光大的学生,她就是你以前最心爱的孩子温雷妮小姐!马蒂,我的心,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自从踏出帝都那一天起,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去,那个侯爵府早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马蒂哽咽着,羞愧地低下了头,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思,老是会患得患失的忧心忡忡。

    修恩轻轻抬起马蒂的脸,低头吻去她眼角的泪珠,用手指摩挲着马蒂脸上那道几乎已经淡化到不明显的伤疤,抬手在他们两人的身上放了一个结界,然后轻声在她的耳边开口,“马蒂,若不是你的伤,我可能一辈子也没勇气那么近距离的接触你,更加不会了解你的美好,若不是我早先为你治伤看了你的身子,你也不会接受我,对不对?不要自卑你脸上的伤,那是我们的媒人呢……”

    马蒂的脸顿时羞得通红,挣扎着,“蕾妮还在边上呢,你居然……”

    修恩不为所动,坏坏地笑了,“你不乖,我只好这样做了,你哭得我儿子都开始难过了,我也不能再顾忌他****面子了。”

    温蕾妮虽然听不到修恩跟马蒂在说什么,但是她看到马蒂突然通红的脸,以及娇嗔的表情,似乎雨过天晴了,不由松了口气,还是只有修恩老师才劝的了马蒂。

    马蒂的担心都是因为爱吧,她是真的爱着修恩老师,才会想这么多!想到修恩苦苦追求马蒂的那些日子,马蒂一直表现得很冷静,甚至显得有些无情,想必那个时候的马蒂也是在挣扎犹豫着吧。

    温蕾妮悄悄退到门边,将空间留给修恩跟马蒂这对爱人。

    一退出房门,就看到邓肯菲力跟琼森达罗探头探脑张望的样子。这两个机灵鬼,肯定是也听到了马蒂的话,怕她尴尬,才躲着不出头。

    “师母没事了吧?”达罗透亮的眼眸中充满浓浓的担忧,他对马蒂的感情最深,不止是马蒂救助了他的妹妹,还因为马蒂的宽和大度。

    “嗯,看样子已经没事了!马蒂也就是胡思乱想了一小下。”温蕾妮神色间还有些郁郁,虽然语气轻松的安抚达罗,但更像是在自我安慰。

    “别担心,老师说的都是认真的,你应该比我们更了解,他从来都不是会在意这些的性格,只有马蒂夫人才是老师最牵挂的人!”菲力似乎看出温蕾妮的不安,柔声安慰着她。

    温蕾妮点了点头,她从来都没有担心过修恩老师,她是担心修恩跟马蒂之间身份地位、血统贵贱的差距,因为她知道有很多事,往往都是身不由己的。

    反正她相信修恩老师有能力守护马蒂,就是她自己也会拼尽全力守护马蒂的。

    温蕾妮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打起精神,踱步回到起居室,给菲力跟达罗一人倒了一杯杏仁露,开口,“说说你们今天跟卡特管事见面的情形吧。”

    菲力微笑着端起杏仁露,“一切都出奇的顺利,冰箱的价格对方开价很低,几乎半卖半送似的给我们试用。另外,蕾妮小姐,您是不是认识他们的主家?”

    温蕾妮放下杯子,皱着眉头,“我连他们的主家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认识!”

    菲力的表情显得格外慎重,“今天跟着卡特管事来的还有一位客人,蕾妮小姐,我之前见过他,亲手卖给他咱们的烤火鸡,当时我也看走了眼,还以为他只是一个仆人,看着他上了那辆豪华马车。直到卡特管事态度谦卑的介绍之后,我才知道他是来自主家的代理人,居然他本人还是来自吉特家族的空间系魔法师!就连咱们正在筹备的魔法传输阵,那位热心的吉特先生也答应出手相助,我们只要出材料费就够了!另外,更奇怪的就是,那个吉特先生似乎对您很好奇,话里话外都在打听您的消息。”

    原本一连解决两个难题的轻松感,都在菲力最后一句话之中烟消云散。

    温蕾妮一听就明白,这位吉特先生肯定是一位更高级别魔法师的魔仆!魔仆跟一般的追随者不同,追随者效忠自己的主人,签订的契约只是忠心,往往还伴有年限甚至某些制约条件,但是每个追随者都是独立自主的;而魔仆不同,魔仆签订的是生命契约,也就是说每个魔仆的性命都是掌握在主人手里的,而一位稀有的空间系魔法师居然甘当魔仆,这个家族的实力可想而知了,难怪菲力的表情格外郑重。

    “这么说,他是帝都来的?是听说了伯爵府当年真假伯爵千金的事,特意过来打探内幕消息的?”温蕾妮嘴角挂着讽刺的笑容。

    “吉特先生不是来自帝都,他来自蒙顿郡!蕾妮小姐,您还不知道吗?卡特管事的主家不是帝都的大家族,不过也是出自大家族的子弟,就是那位帝国著名的天才大魔导师龙景行子爵阁下!”达罗大惊小怪地脱口而出,口气中对龙景行满是崇拜之情。

    “哐当”温蕾妮手中的杯子应声落地,她失神地看着达罗,“为什么没人给我说过?!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卡特是来自龙家的仆从!”

    菲力反应迅速,手指轻弹,飓风术拂过温蕾妮脚下的地面,便抢救了那只价格不菲的骨瓷茶具粉身碎骨的命运,达罗则迅速摊开手掌凝结出一颗水球包裹住温蕾妮杯子里洒落的杏仁露不至于沾染她的衣裙。

    温蕾妮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龙景行,这个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的人,居然就这么突然的闯入了她的生活中,还是以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令她防不慎防!rs